仙灵山上,无数弟子来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东南角一处大殿张灯结彩,墙角屋檐挂起了大红灯笼。一排排成双成对的青衣弟子抱着一个个穿着红绸的男婴女婴,往殿中涌去,大殿的正上方高悬三个红色大字“姻缘殿”。

  仙灵山下,四十多岁衣衫褴褛的中年妇人拉着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女童在那里和守山弟子说着什么。

  “这位小哥,你行行好,让咱们仙灵洞天的仙师看看我这孙女能不能入咱们仙灵洞天。前些日子,我家里出了点事情,错过了仙缘大会的时间。”

  守山弟子张松笑着说道:“老人家,实在不好意思,仙缘大会已过,山上便不再招收童婴。”

  妇人神色略一迟疑,旋即立马俯身拜了下去,哭喊着:“小哥,我这孙女命苦,自幼父母双亡,跟着我,也没能力给她一口饭吃,小哥,你行善积德,菩萨会保佑你的。”

  张松立马上前要扶起她,奈何这妇人死活不肯起来,张松叹了一口气:“大娘,咱们仙缘大会上选出的男婴女婴是有一定数量的,我真没办法帮这个忙,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

  妇人泪眼婆娑,“那我等到明年送她过来?”

  张松连忙挥手,“万万不可,咱们仙灵洞天收的都是一岁以内的婴孩儿,等到明年,还是不能接受的。”

  妇人大失所望,她也知道强求是没有用的,因此起身,准备拉小孙女回去。

  可一转身,身边的小孙女却没了影子。

  妇人焦急大叫:“小雨,小雨。”左右仔细寻找,这才发现孙女在一个背着大葫芦,酒糟鼻老者的身边。老者一手拉着小雨,另一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口中啧啧称奇。

  妇人急忙上前,一把将小雨拉了过来,双目怒视老者:“你这老不休,怎的这般无礼,女孩儿是能这样让你摸的!”

  老者闻言不由一窒,片刻之后笑眯眯地望着她:“你是这女童的家人?”

  这老者的双眼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妇人一看之下,眼睛再难移开,下意识轻轻点头。

  老者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对妇人说道:“看你也是穷苦之人,要养这女童怕也是困难万分,我给你点银子,维持你今后的生活,但这女童跟我走,你看怎么样?”

  妇人下意识点了点头。

  老者将银票塞于她手中,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坠子戴在小雨身上。只见小雨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坠子,两只小手在上面擦擦又擦擦,粉嘟嘟的小脸笑了开来。老者轻轻拍拍小雨的头,似是自言自语:“小雨?以后你就叫张雨了,为我飘渺真人的亲传弟子。”

  说着,老者又看了眼身边那四十出头,却满脸皱纹的妇人,他身上飞出两粒蓝色药丸,飞向妇人口中,飘渺真人身上蓝光大作,妇人不自觉张开了嘴巴。瞬间,妇人身上漾起一团蓝光,在全身游走数圈之后,才缓缓隐于骨骼之间。

  那守山弟子张松看到眼前景象联想先前老者说的话,顿时大惊失色:“蓝云丹,飘渺真人,你是飘渺真人?”。

  老者冲张松微微一笑,张松再看,附近哪还有飘渺真人,和那女童的影子。

  姻缘殿上,横放着一个长十丈,宽五丈的红木台子,大木台周围,又环绕了上百只小木台。男女弟子分别抱着男婴女婴站在两侧,从殿中一直排到院内殿外。几名素衣老者在殿上相谈甚欢。

  “玄空,我听说今年的这些孩子根骨都不错。”左侧一慈眉善目的老者微笑说道。

  居中那名老者连连摆手:“还不错,不过天龙,你那孙女,肯定是这个。”玄空竖起个大拇指。

  天龙真人微微一笑,向左侧一名女弟子怀中看去,一个睫毛长长,肥嘟嘟的的女婴正在其中酣睡。

  玄空看了看时辰,清清嗓子,向左下方一手持拂尘的弟子略微示意。那弟子运气精力,声音浩若洪钟:“时辰已到!”

  左右两侧的弟子排成一排,将婴儿按顺序放在了红木台子之上。

  远处空中一道人影疾驰而来,玄空道人微微眯眼,大殿的氛围顿时凝重起来。

  “小玄子,先别急!”那人尚未赶到,声音便是传了过来。不过这对玄空的称呼,倒是让人哭笑不得。

  玄空面庞的肌肉抖了抖。大殿之上的弟子都是强忍笑意,一些女弟子着实忍不住,便用手捂着嘴,转身过去轻声笑着。

  玄空站得笔直,神色肃穆,大声喝道:“恭迎掌教真人大驾!”

  旁边的众多弟子闻言立马整齐站好。天龙、地灵、归命,三位道人也是急忙收了玩笑态。

  近了,近了,那鹤发童颜手抱孩童的道人,不是轮回真人,却又是谁。

  轮回真人将刘明放在众多的女婴之中。

  }酷匠X^网永久免,费V看}小C说#

  这些婴孩在红木台子上爬来爬去,每每有一男一女爬在一起互相玩耍,便有弟子将他们抱到一旁的小木台上。

  刘明东爬爬,西爬爬,时而停下来,捏捏附近婴孩的脸,时而用力推一把附近的婴孩,却没有与一个女婴玩在一起。

  红木台子上的婴儿已经被抱的七七八八。刘明向西侧一看,那边一个脸肥嘟嘟的女婴正在流着哈喇子,吮着手指头。刘明蹭蹭蹭地爬了过去。

  尽是身着红绸的婴儿之中,这么一个穿着白色肚兜的小婴儿爬得飞快,旁边一些相互玩耍的婴儿也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

  只见他爬到那个面容肥嘟嘟,睫毛长长的女婴面前,双手摁在红木台子上,坐了下来,他的两条小腿放在女婴的腿上,那女婴吮手指头,呆呆地看着他。他身子前倾,两只手捏着那女婴肥嘟嘟的小脸,女婴的小脸在他的手下不时变换着形状。他看着有趣,咧开嘴笑了起来,哈喇子蓦地从嘴角流了下来。女婴看着他的模样,竟是“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旁边的天龙真人脸色难看异常,那女婴正是他的宝贝孙女,赵依依。他这孙女,平时宝贝疙瘩得不得了,何时受过这种欺负?这男婴要是其他人,他早冲上去把他丢茅坑淹死了,可这是掌教真人带回来的阿!

  天龙真人强压着火气,对旁边的一名看护弟子道:“你没看他们俩在一块纠缠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快把他们俩……”

  看护弟子急忙把两个婴儿放入了旁边的小台子上。

  天龙真人气得双目圆瞪,看了看旁边微笑点头的轮回真人,把还没说完的“分开”,咽进了肚里。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唉,这小子这会儿就这么可恶,等大点儿了,还不把我孙女欺负死?罢了罢liao。

  刘明和赵依依被抱过去后,赵依依依然哇哇哭个不停,大有哭倒长城的气势。旁边的看护弟子想上前,看了看天龙真人黑着的脸,又退了回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刘明看赵依依哭个不停,楞了一下,然后上去两只手拍了拍赵依依的小脸。倒也奇怪,经刘明这么一拍,赵依依反倒不哭了。

  看到此情此景,天龙真人微微点头,这两个孩子倒也有缘。

  大红木台子上婴儿一对少了一对,到最后,只剩下三名婴儿。其中两名婴儿在满台子转着,一名婴儿坐在台子上,大眼睛滴溜溜地转,左看看,右看看。竟是在观察大殿上的人。不过还没等他看明白怎么一回事,那两名婴儿就碰到一起玩了起来。他,光荣的落单了。

  “咚”“咚”“咚”殿外一名弟子奋力将亭子里大钟撞了三下。

  殿中手持拂尘的弟子一摆拂尘,朗声喊道:“姻缘配。”他看了看旁边落单的婴儿“成!”

  男女弟子将婴儿一对对送入他们新的住所,大殿里只剩下轮回真人,天龙地灵玄空归命四大真人,以及那名落单男婴。

  轮回真人叹了一口气:“万界山上战事告急,各大门派纷纷派出弟子赶去支援。天龙地灵。”

  “在!”天龙地灵两位真人站了出来。

  轮回真人眼睛扫了一下二人:“你们俩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明日,你二人便带天殿地殿精锐弟子,支援万界山。”

  “是。”

  轮回真人捋了捋胡须,看看那名落单男婴,又看看旁边的玄空,归命道人。

  玄空真人心中一转,向前踏出一步:“掌教真人,我看这孩子与我挺投缘,不如便让他跟着我吧。”

  轮回真人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鱼人说:

  新书大家多多支持,喜欢的话,请点击右上角追书和左下角撸撸,您的每一个支持,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