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惊世之战“莲妹,你小心些。”

  青斛山下,一道叮咚流淌的小溪旁,身高七尺,相貌堂堂的英伟男子刘展,脸庞黝黑,剑眉星目,抬眉动唇之间,一股淡淡的威严散发而出。轻扶身侧女子手臂,小心翼翼地向前挪行着,轻声说道。

  女子脚下踩着河中央凸起的鹅卵石子,往小溪对岸走去。女子模样姣好,淡眉凤眼,瑶口琼鼻。黑色发丝在一只青玉步摇之上缠绕出一道美丽的弧形。身形曼妙,一件素色轻衫将那美妙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正是瑶池仙子,白莲!

  在生下孩子之后,白莲体型平添一份丰腴圆润,愈发美丽动人。她怀里抱着条虎皮毯子,一个闭眼嘟嘴的月余婴儿包在其中。忽而,婴儿皱皱鼻子,打了两个可爱的小喷嚏。女子淡淡一笑,葱指在他鼻子上轻轻一刮:“小家伙。”

  白莲转过身来,含情眸子看着身侧男子:“展哥,你看这青斛山如世外桃源,我们若是能在这里有一间茅屋,带着孩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该多好。”

  刘展嘴角动了动,威严的脸庞添了几分温柔:“也好,虽然妖族强盛,万界山战事频繁,不过我族青年俊彦甚多,各大门派底蕴雄厚,想来击退妖族,是早晚的事。便如你心愿,咱们就在这里过一过那不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白莲把头靠在刘展怀中,“展哥,你真好。”

  不远处林中,一道寒光闪过。

  一头戴碧玉簪子的玄衣女子双手紧握,青筋隐现,眼角眉梢尽是愤恨,太过气愤致使身子不住颤抖,她的嘴角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好得很,好得很呐,奸夫淫妇,总算让我找到你们了!”

  只见这女子眼中寒光一闪,素手一翻,捏出拈花指型,口中默念:“月神典,妖月神针。”

  天色一霎那间暗了下来。数以万计牛毛细针从四面八方爆射而出。细针快如闪电,在空中引发出一阵阵音爆之声,溪水被偌大的声势劈成两道水浪。

  刘展猛一回头,大声怒喝,似有仙兵天降之威:“仙灵钟!”

  一高约三丈的古朴大钟瞬间凝了出来,将二人罩在其中。妖月神针转瞬而至,一道道银光刺在仙灵钟上,发出一阵阵黄钟大吕般的长鸣,仙灵钟圣光大减,堪堪挡下。

  玄衣女子娇喝一声:“赤羽扇。”一只庞大的红扇出现在空中,遮天蔽日。赤红色的羽毛随风摆动,煞是好看。那羽毛散乱无整的排列,却似在扇面上刻了无数玄奇奥妙符文一般。在空中散发着无尽威压。

  赤羽扇缓缓扇动,一道紫色火海涌了出来。紫炎过处,出现一个个飞速旋转的黑色旋涡,在空中疾声呼啸着,天地间的光华似乎都被吸了进去。空中的水汽在那一瞬之间似是被蒸干了,片刻,青斛山便被灼的草木干枯,溪水干涸。

  刘展神色一变,大声呼道:“碧玉葫芦,收!”

  一个墨绿色晶莹剔透的小葫芦从他腰间飞出,那葫芦变大变大变大,顷刻之间,便与那赤羽扇相差无几。紫色火海袭了过来,那碧玉葫芦平飞到紫色火海之前,缓缓转动起来,壶嘴处似有无限引力一般,将那火海完全收了进去。

  一击不成,玄衣女子自林中旋身而出,素手迅速结印,太阳悄然隐去,一道紫色的上弦月悬于半空,射出清冷的光。

  随着玄衣女子的印记成型,上弦月亦愈发凝实:“奸夫淫妇,你们受死吧!月神典,偷天换日,妖月斩。”玄衣女子话音一落,那上弦月便从空中旋着飞了下来。紫色上弦月仿佛一个黑洞,把天地间的光华完全集中在这诡异弯月之上,所到之处,空间湮灭。

  英伟男子目光一滞,紫色上弦月在他的视线之中越来越大。

  刘展用力一咬下唇,一丝血丝渗出。双手擎天:“仙灵圣典,仙灵剑。”

  通体雪白,流光溢彩的光剑在空中显现而出。瞬间,英伟男子这片天空便被白色照亮。

  天地被分为紫白双色。只是在无形之中,充盈天地的白色悄悄的淡去着,而紫色,却是愈发妖异。

  刘展浑身绽放着浓郁的青光,只见他手身上蓝光涌动,顺着指尖所指方向,一柄白色光剑飞了过去。与偌大的紫色上弦月轰然相撞。两种色彩各执一方,相交处不断地消散磨灭着,涌现出的巨大能量将周围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连根拔起。“轰隆”气浪把青斛山至中间劈成两半。

  玄衣女子妖月娇喝一声,脚下云气氤氲,青蓝色的云气犹如实质,将她托入空中。

  一旁的白莲看到妖月脚下的青蓝色云气,心中大骇,这妖月,已入蓝云级。今日怕是无法全身而退。

  刘展大手一挥,身下青色云气成型,与妖月隔着那道紫白光幕,遥遥相望。

  。看*v正M版q章节上酷M$匠网

  刘展看着妖月,:“这些年追你的青年俊彦数不胜数,曜日宫马忠,陨星宫陈诚,赢家大公子赢元洪,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胜我百倍千倍。你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何必?这么多年来,对,我身边青年才俊如过江之鲫,家世比你好的,修为比你高的……可是我爱的人是你,睁开眼眼前是你,闭上眼脑海是你!”妖月惨然一笑,话锋一转:“我独自一人在雪山之巅,北海之底,忍受冰霜彻骨之寒,在你们二人相望江山水色,郎情妾意之时,我置身于岩浆之地,遭烈火焚身之痛,为的是什么?”妖月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将白莲那个贱人斩于手下。置你肉身于我月神宫下,将她骨灰抛入汪洋大海,让你二人生生世世不得相见,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刘展摇头轻叹。

  妖月意念一动,紫色上弦月忽然加速前移,将白色光幕迫得节节后退。

  白莲将婴儿紧紧抱在怀中,一脸焦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局势。

  刘展大臂一挥,虎口一张,一丝精血从口中飞出,喷至白色光剑上,精血乍出,刘展脸色霎时变得苍白。只见白色光剑一遇精血,便灼烧了起来,白色光剑上闪起了一丈多的苍白色火焰,,青色剑芒暴涨三丈多高。

  白色光剑终于和紫色上弦月完全撞在了一起。紫白双色交融,巨大的能量从中爆发而出,青斛山的一切在这一瞬间失去生机,溪流水汽被顷刻蒸干,花草树木灰飞烟灭。

  白色光剑终是弱上一筹,在紫色上弦月的撞击之下,轰然消散,紫色上弦月夹着无尽凌厉之气,向刘展斩去。

  刘展心念一动,碧玉葫芦横空飞了过去,挡在上弦月前面,可那上弦月端的是厉害无匹,只是略微一碰,碧玉葫芦便飞了出去。

  而刘展在发出仙灵剑之后,一身精力耗去大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紫色上弦月越来越大,越来越……

  白莲忽的放下怀中的婴儿,身下青色云气氤氲,朝刘展身前冲了过去。

  刘展已经可以感受到那上弦月碾灭空间的巨大能量,无形的风吹得他发丝翻飞,衣衫猎猎作响。

  “啊……”意料之中的攻击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反而是一个柔软的躯体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撞在了他的身上。

  在那千钧一发之时,白莲甚至来不及施展护体功法,便迎了上去。

  紫色上弦月在白莲胸前旋转着,碾压着,白莲喷出一大口鲜血,胸前殷红一片,脸色瞬间苍白,身下的青色云气缓缓消散着,终于,上弦月完全撞在了白莲的身上,白莲以及身后的刘展被撞飞出去,撞碎了残存的青斛山。

  刘展抱紧了怀中的白莲,脸绷得紧紧的,两道血泪从虎目之中萧然落下。

  白莲靠刘展怀中,冲着刘展淡淡一笑,那凄美姿态,仿佛藕池之中悄然绽放的白莲花,美得让人忍不住叹息,她声音细若游丝:“展哥,我不行了,明明,你一定要保住明,咳,咳……”白莲口中渗出丝丝缕缕的鲜血,双眼黯然无神,不再有往日的灵动,头一歪,便是撒手西去。

  刘展紧紧地抱了抱白莲,轻轻吻了她的脸,将她放在一旁。眼神坚毅,再次凝云飘至空中。

  用力一咬舌尖,数滴精血滴下,刘明面色凝重,双手带着青色毫光缓缓舞动着:“仙灵圣典,仙灵现!”蓦地,一道圣光从天而降,一个身披银白盔甲,肩扛血红大戟的天兵现于空中,五彩丝带在盔甲之上飘飞,神勇无比。

  远处的一座高山之巅,一个鹤发童颜,白色胡须飘飘,面庞如婴儿嫩白的道人徒然睁开双眼,看向东方青斛山处闪起的毫光,喃喃自语,神情若有所思:“仙灵现,刘展?”

  身下凝出一团实质般的蓝云,向青斛山方向极速飞去。

  妖月左臂平伸,衣袖忽然齐肩断下,右手双指并拢,摁在晶莹如玉的皮肤上,迅速滑动,从左臂至手背:“妖月仙典,修罗降。”

  平地卷起一阵狂风,一个罩着血色雾气的修罗应召而出。

  北方妖月宫,最大的一处宫殿之上,一白发老妪脚踏青玉石砖,手扶龙头拐杖,微微眯眼看着天空:“妖月,你还是去寻那刘展了么,你又何苦,唉,罢了罢了,便由着你。”龙头拐杖两眼处忽的一闪,白发老妪站在此处丝毫不动,如同一张画卷,半晌,这老妪渐渐消失,竟然只是一处残影。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修罗血红色的眸子扫了妖月一眼,便带着一阵腥风,朝天兵攻去。

  天兵亦是将肩上的血红大戟一挥,向前劈砍而去,大戟过处,空间都被撕裂开来,砍到修罗手上,暴起一阵金石相撞之声,空中涌出一处处黑色旋涡。修罗单手奋力一握,大戟被他死死地抓住了,修罗漆黑的大口一张,无数血色雾气从中喷涌而出,将天兵罩于其中,在血色雾气的侵蚀之下,天兵银亮甲盔渐渐失去光泽。

  与此同时,妖月的万千分身带着呼啸的风声期身至刘展身前,青蓝光暴涨,片刻便是攻出拳脚无数。刘展见招拆招,抱元守一,丝毫不见败相。

  忽然,众多分身之中寒光一闪,妖月取下头上的妖月簪,如海的发丝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瞬间披散而下,她手持妖月簪往前一刺,刘展周身的青色光华凝聚在右手之上,一掌推向前方,庞大的掌风吹得妖月的头发极速向后舞动,只听“吱”的一声,那妖月簪闪起一道精光,像是刺金断玉一般,缓缓刺入凝实的青光中,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刘展右掌受伤吃痛,左掌向前全力劈砍,那妖月向左一闪,却是轻轻飘飘地躲了过去。刘展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就在此刻,妖月向前一冲,冰冷的妖月簪,便抵在了刘展的咽喉之上,散发出无尽凉意。

  修罗双手向前一探,那双黝黑的大手如插豆腐一般,十指便是插入了天兵的前胸。天兵向前劈砍的大戟静止下来,凝实的身影渐渐虚化,直至消失不见。

  败了,刘展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鱼人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烦劳各位注册一个酷匠会员,点击左侧封面下方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