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灰色的由烟雾组成的人行影子,虽看不到五官表情和衣着,然而整体轮廓却是我再熟悉也不过的,那不是秦楚又会是谁?

  师父就这样把秦楚放出来了!

  师父、大师姐、我和慕宇四个人,就这样将秦楚围在中央。灰色的影子,突然动了起来。师父看了看慕宇的样子,又开始念起了经文:“昆仑山上一窝草,七十二年长不老,吾奉师拿来庄天地,诸师邪法搬解了,一二三四五,金木水火土,吾师行令邪法化土,谨请南斗九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下午在师父家没事的时候我也抓紧时间看过那本每章都要提到的《H山符咒法术大全:一本书学会基础法术操作,从入门到精通》。所以知道,这个符咒正是著名的“百解咒”,在许多道教的场合里都会用到的。

  sN酷匠#1网《J永《久5i免费看小(说#

  师父念过“百解咒”后,秦楚整个人就渐渐活泛起来了,慢慢从一团烟雾变成了一整个人的样子,衣服和五官都逐渐显露出来,整个人似乎是从烟雾中慢慢走出来,又像是从水中浮起来一样。

  秦楚看看我们,一脸的疑惑。的确,他认识的只有我和仪各大师两个人,突然间被这样四个人围在中央,他又是魂魄状态,总归有些别扭。我以为他会是情绪激愤,大喊大叫或者出手伤人,然而他没有。

  秦楚一脸疑惑的站在圈子中央,问道:“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

  “我家。”仪各大师先开口。我发现这样四个人都在的状态,我就不用自己一个人面对秦楚了,心里大大的送了一口气。现在身边既有法术高强的师父,又有冷面傲娇的大师姐,还有口才一流的慕宇,我基本上不用做什么就好了。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居然是大师姐先开口问了秦楚。师姐的声音冷傲又清高,一般人听了都会有些害怕,秦楚虽然心理素质极好,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不害怕。毕竟他是个魂魄,被关在木牌子里,周围的这些人,不知道法力如何,但他在那个水圈圈里带着,想伤害到外面这几个人恐怕是很难。

  秦楚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但秦楚毕竟是秦楚,他并不想错失先机,便朗声提问道:“你是谁?你们如何将我弄到这里来的?”

  “我是李小索,仪各道长的大徒弟。旁边那个男生是仪各道长的小徒弟慕宇。你前女友和我师父你都是认识的,我就不介绍了。”大师姐简明扼要的介绍了在场的人,随口又问道:“你是怎么被你师父关到那个沉香木的牌子里面的,自愿的还是他强迫你的?”

  秦楚不发一语。仔细的观察了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

  “南熏!”这一声叫吓得我一激灵。不知如何回答。

  “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楚横眉立目直接看着我的眼睛,我也不知应该说什么来解释,直想要躲到慕宇身后去。

  “是我们从你家里你师父房间把你偷出来的。”慕宇的声音很高亢,但又着实非常沉稳,让人听了心里很舒服。

  “为什么?你们想把我怎么样?呵呵,就算你们要把我杀了,我也不会让东紫死的,你们大可死了这条心。”秦楚倒是对东紫很上心。

  “你师父想把你做成血灵你知道吗。”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出了这句话。“你从一开始就只是仪执的一颗棋子而已。你本来是我和东紫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孩子,只不过你师父为了陷害仪各大师,把你的魂魄勾走,又把我和东紫的魂魄分成了两个而已。”我原原本本的将十强的来龙去脉向秦楚说清楚。

  “不可能!你们只是想要离间我和我师父吧?我早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人,我才不会相信你们。孟南熏,你不就是想要让自己活下来而已嘛,为了自己活,都不惜牺牲自己亲生妹妹生命的人,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秦楚说得很激动,手舞足蹈之间,手臂不时撞在水圈的边缘。那水圈也甚是奇怪,变得好似一个玻璃罩子一般,严严实实的将秦楚的手挡在了圈内。

  后来师父告诉我,那水圈的上面也还有顶端,整个圈子完全是个密闭的空间,只要我们不进去,秦楚绝对没有机会伤害到我们的。

  “认贼作父,执迷不悟。”大师姐冷笑了一声,拉了个板凳坐下来。师父看起来似乎也很累的样子,刚刚作法虽然只有那么几个动作,师父道袍的后背部分却已经隐约能看出来湿透了。慕宇拉了个板凳来给师父坐下,自己也做了下来,我看他们都歇着了,就也径自坐到我背靠着的师父的床边上。

  “你们根本就没有证据这样说。”秦楚一点也不心虚,倒是我有些担心这些家伙会怎么说服他。

  “你听这个。”慕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播放出一段录音来。

  “秦楚那小子不过是我哥哥嫂嫂帮我养大来做血灵的而已,早晚都得死。你只要娶了秦淮,别说公司了,这个家里什么不是你的?你好好的去说服你师父跟我合作,保管以后咱们爷俩吃香的喝辣的,什么都少不了你小子的……”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仪执的声音,有些尖锐,滋滋啦啦让人听着非常不开心。

  秦楚听了脸色大变,情绪十分激动:“我……这……不,不可能,我师父与我情同父子,怎么可能让我去死……我不信,我不信……你把那个关上,快,关上……”

  秦楚大力的捶打着那道水圈形成的透明墙,手伸向慕宇的方向想要去抓他。师父见了赶忙让慕宇停止播放录音,但李小索师姐却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这有什么不能承受的,让他早日见到真相也是在帮他。因为听到了几句真话就激动成这个样子,真是给男人丢脸。他不是害怕听到吗?就偏要让他听,多听听真话没准就能真的长大点儿了呢。”

  “不是,”师父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这个主要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清水阵做的太薄了,怕一会儿被他弄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啊。。南南欠了好多章的样子,按照顺序来吧,这个是前天sqybi打赏的加更(嗯真倒霉赶上了这么个章节名称…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收到的打赏也会加更哒,我今天努力再写点!还有300撸,350撸,400撸和旭囝囝打赏四章欠着,今天争取再补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