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师姐并不怎么跟我闲扯,还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只是在拍完照片离开时忍不住问了我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跟秦楚谈清楚?”

  “我……”我心里也知道师姐说的对,这件事应该是由我来独立承担的,可是怎么也下不了决心去说服秦楚,我没有这样大的信心。

  /(最#_新章~2节上…酷匠&网CP

  “你什么你,这件事你不做的话还有谁能做。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承担,没人救得了你。”这般犀利的言语从师姐的口中说出来,却好似稀松平常一样。“你可是得尽快了,晚了的话没准他也得死了。”

  想想还是很害怕,但是这件事要是跟师姐商量的话,大概她也不能教我多少。慕宇口才好,还是去找慕宇商量商量好了。我心里暗自盘算好,嘴上只得敷衍着说我尽快我尽快。

  一路无话回到师父家中,师姐将我领到偏房,把“轻身术”传给我,只教了一遍,我知道她严厉得很,学得十分用心。学好后师姐又看着我练习了一个小时,从头到尾各个细节都做到一丝不苟了才放我离开。

  我赶紧联系了慕宇商量如何劝降秦楚的事儿。慕宇倒是个爽快人,约了要下班后在餐厅见面。可惜好死不死,我打电话正被师父听见了。师父不知是用了什么法术似的一把从我手里抢过电话,对电话另一边的慕宇大喊着晚上过来吃饭吧师父想你了。

  慕宇这个叛徒很高兴的答应了,来的时候还拎了好几个炒菜,还没迟到!

  慕宇也是第一次见到大师姐,和我一样,刚看到大师姐外表的时候,慕宇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等聊了一会儿天,慕宇就对李小索大师姐充满了敬意和恐惧。

  师父的规矩是吃饭的时候不讨论正事,只一味的专心吃。除了慕宇带来的那几个菜,今天饭桌上的饭菜都是大师姐做的。没想到这种御姐范儿的人做饭的手艺如此只好!我高高兴兴的大口吃着,师父却拦下了我。

  “谁让你吃这么多的。吃太多了身体里浊气上升,等会儿怎么施法?一点节制都没有。”师父严肃的表情就好像在和大师姐说话一样。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等会儿要施法?施什么法?吃饭都不让吃饱了怎么有力气施法啊。况且施法有师父和大师姐在,关我什么事啊。

  “等下吃完饭,就送你去说服秦楚。这个事情怎么也要解决,择日不如撞日。”听了师父这句话,我差点儿把碗边咬掉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不带这样的!今天都已经这么累了,还让不让人活,我好歹才死里逃生一场,现在又要去见前男友?太没有人性了吧!

  “想活命就听我的。”师父看我满脸不满,又强硬的加了这样一句。我知道拧不过他,也只好低头吃饭。想着一会儿要去见秦楚我就觉得委屈,赶紧多吃了两口喜欢的菜,死也要当个饱死鬼啊。

  “等下……我可不可以跟南熏一起去见秦楚?”还是慕宇是我亲朋友,关键时刻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刚要感动得热泪盈眶,他又补了一句:“就她那二了吧唧的样子,我总觉得她自己搞不定,到时候还是要我去给她擦屁股,倒不如一开始就让我跟着一起去了呢。”

  “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先吃饭吧。”很少见到师父如此严肃的样子,我们三个小徒弟也就默默扒完了碗里的饭。当二师姐的好处是不用做饭也不用洗碗,吃完饭跟着擦擦桌子就好,慕宇抢着洗了碗喂了屠苏师兄,师父则把房间里门窗都打开认真通了风,又点燃了去味道的香。

  随后,师父拿了一个白瓷盆,在里面倒入冷水,又倒入沸水,在盆中放入米七粒和盐一小撮。让我们每个人都在里面洗了手,又将水均匀地泼在屋子里的地上。

  “这是消毒的办法吗?”我好奇的问师父。

  “不是,刚刚吃了肉,有荤腥气,所以要清净屋子好作法。”师父解释道。

  “那每天都要这样吗?不是很费米?”

  “不用……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拿个小板凳坐院里跟小苏苏吃。”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有些可怜。他也是个四十多岁跟我爸差不多年纪的大叔了,我们都不在的时候却只能跟一只狗相伴。没有子女、又被逐出师门,天下和他亲的也就现在屋子里的三人一狗了吧。师父过些年也会老,也会死,等到他老的时候,又会是谁陪伴在他身旁呢?

  师父扫洒完毕,在香案前点燃了贡香,屠苏师兄依旧蹲在每次的位置上。师父用红布将香案前方的镜子遮盖好,拿出慕宇所在的沉香木秦淮牌。这次师父没有燃符,只是大声念出了咒语。

  总算有一次咒语是我能听清的了,这次念的是:“赫赫阳阳,现我神光;风火雷霆,守护吾旁;我奉命令,立斩不祥。”

  这是要杀了秦楚?我有些疑惑,但这个时候大概是不能问。慕宇和师姐都一脸严肃的分别站在师父之前安排好的位置上,我也是。

  只见师父念过咒语后,周身出现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并不耀眼,倒有些像是玻璃做的铠甲一样。师父将之前放在供桌上的一碗水拿起来,左手呈剑指状,右手拿水碗,口含一口水透过剑指喷洒在地上,说来也怪,师父就这样喷洒了一圈,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之后,他身上的光芒就消失了。

  师父又在香炉中燃了一柱味道略微有些奇怪的香,然后马上退出了水圈,站到圈外。

  这时,那香的烟飘散的方向忽然变为向下!烟从木牌的正面进入,又从木牌的反面透出来,然后继续向下,落到地上,久久不散,慢慢积累变大,最终成了一个人形!

  那灰色的由烟雾组成的人行影子,虽看不到五官表情和衣着,然而整体轮廓却是我再熟悉也不过的,那不是秦楚又会是谁?

  师父就这样把秦楚放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这是今天应该更的那章!今天三更了~另外谢谢铁血魔衣大大的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