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师父没有为难我,可我却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恐惧。

  我知道,按照仪各大师的说法做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把秦楚拉拢过来,还是把在秦楚身体里的东紫抓回来,我都是最适合的人选,可是我却一点信心也没有。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我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我想逃避。现在我有师父,有慕宇师弟,他们能帮我想办法、能帮我做很多事情,可是那些必须要我自己去做的事谁也帮不了我。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知道必须要靠自己才能争取到生存的机会。我躺在曾经做过那么多噩梦的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好在我现在已经不怕那些噩梦了。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能活下来、才能不害怕不是吗。

  考研已经报名结束,要去现场确认交费和拍照了。最近一直在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复习得也并不好,心里很乱。

  坐在去考试中心确认的公交车上,我随手从书包里翻出师父昨晚给我的书。这本书是昨天在师父家里时,他老人家趁慕宇不注意把我拉到院子里,从屠苏师兄的窝里翻出来给我的。师父把书塞给我让我回去好好的自己偷着学一学,以后蒙慕宇的话也能蒙得一愣一愣的,有个师姐的样子。我没顾得上看,就直接把书塞到包里了。不过这样总算是让我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虽然表面上大师更向着慕宇师弟一点,但是其实还是对我更好的吧。

  昨晚回到宿舍,趁着大家都睡着了我偷偷拿出来认真地择干净了狗毛,又用香水喷了喷想去掉上面的狗味,不过狗味是没去掉,书上的味道反而更……也只能忍了,估计传说中的秘籍大概都是这种样子吧,藏在神神秘秘的地方,越是看着破烂的书越是神奇。

  昨晚太累了,我也就没有认真看书,只是擦干净封面上的土和毛就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了。本想着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收在枕头底下别丢了的,可是一想到那味道……还是锁在抽屉里吧。

  今早出门的时候我特意把这本书放在包里,打算在公交车上看一看的。我抱着极大的好奇心打开了这本书——还是手抄本!上面的字看起来似乎都是仪各大师自己手写的,因为本子还不算很旧,字迹和仪各大师的很像,而且是圆珠笔写的。之前因为包着书皮,所以不知道书名是什么,打开了扉页才看到:《H山符咒法术大全:一本书学会基础法术操作,从入门到精通》。

  我去这是什么书!师父坑我呢吧?这跟地摊上那些十块钱三本瞎编的盗版书有什么不同?

  我翻开书看了看,从目录里看出这本书分为“符箓篇”和“法术篇”,里面的内容看起来还是很浅显的,比如“符咒的使用方法”这章,就分为“洗”“擦”“烧”“煮”“吃”等几种,看了看都能学会,而且挺好玩的。

  反正路还很远,我津津有味的看着这本书,倒也很有意思。书上说道士作法时需要结合罡步,所谓“踏罡步斗”。就是说,古代人认为北斗七星是天空当中永远不动的七颗星星,所以拥有神力。“罡”就是北斗七星中勺柄上最后的一颗星,是指向最明确的一颗星,踩在这颗星上就可以占有吉运。而“斗”则是指北斗七星勺子内部的那四颗,就是说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走步伐,就可以让法术运转起来。

  我看着不觉笑出了声,看起来这么封建迷信的东西,古代人也相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旁边站着的一个大叔突然跟我搭起了话:“小姑娘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我赶紧把书合上塞到了包里。上一站是市中心,上来了很多人。我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虽然坐在一个单独的位置,旁边也站满了人。

  抬头看这个大叔,似乎有些面善,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根本没有见过。

  这么说倒不是因为我精神分裂,说好像见过,是因为大叔长相实在很眼熟,他的五官倒还是很整齐,眉毛眼睛鼻子嘴耳朵单拿出每一样都还算得上好看,似乎是很熟悉的样子。然而这五种放在一起就让人说不出的难受,不知是哪里搭配得别扭,看着他的脸就让人很想吐。说好像没见过就是因为这个,长得这样奇怪的人,我要是之前在哪里见过的话现在一定能想的起来。

  怪大叔三十大几岁的年纪,身穿一件脏兮兮的米黄色亚麻布的中式上衣,下面穿了条不相匹配的屎黄色裤子,脚踩一双黑布鞋。留着很稀疏的半长头发,皮肤黑黑的,牙齿参差不齐,像是常年吸烟的人那样有些黄黄的。

  我看了看没搭理他,只把放着书的包好好的抱在怀里,又扭头看向窗外,心想着师父给我的书可是不能让人家看了去,这个奇奇怪怪的家伙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最新;0章L节$;上酷,匠网

  那人看我没理他,也并没有生气,只是嘿嘿的笑了一下,用手抓了抓头发。头皮屑扑扑啦啦的掉了下来,我都能感觉到头皮屑掉到我腿上了,这个家伙赶紧下车吧赶紧下车吧我快吐了。

  车一站一站前行,终于到了某一站的时候,猥琐大叔向后走不站在我旁边了,我大大的送了一口气。这个家伙终于下车了。出于谨慎我还是没有拿出书来看,想想公交车上这么多人,总归是有些不方便的。

  一路无话,到站下车。考试中心在一个很荒凉的小街,大抵是教育部门也没什么钱。然而不仅地点偏僻,周围竟然也没有标示出具体位置。今天是现场确认的第三天,其实大部分人都已经在第一天和第二天确认过了,今天只是些前两天没带齐证件来补办的人,极少有像我这样拖到最后才来的,所以也没什么人可以问路。

  第一次来考试中心,我果然迷路了,走到一个巷子口,不知应该左转还是右转,周围又没有什么人可以问,我只好掏出手机来翻地图。

  室外光线很亮,屏幕亮度开得低,看地图很费劲,看反映出的周围景色倒是容易得很。我仔细的看了看想找到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却不小心看到了屏幕上我的身后不知何时映出了一张脸。

  刚才车上那个猥琐大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在我写150撸加更的时候,大家已经撸到了250+,深表感谢无以为报!只能继续写去了……看到很多很多加油,谢谢大家!我会使劲写的说~话说这一章的怪大叔会是谁呢?会不会是仪执?还是仪各假扮的?还是谁养的血灵?我会不会有危险?敬请骑待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