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秦楚不是他爸妈亲生的。”

  “何出此言?不会就因为人家爸妈跟你客气了一句说要让你继承公司你就这么觉得吧……”我很是疑惑,但慕宇向来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秦楚家对待儿子和对待女儿的方法差异太大了,你看秦楚在学校待了这么多天都没回家,家里人也没什么反应,可是秦淮都已经上大学了,还是得每天回来睡。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养儿子跟养女儿本来就不太一样嘛。”我觉得挺正常的。

  接下来的几天,慕宇就和秦淮像普通男女朋友一样在交往,秦淮的爸爸妈妈也很支持。慕宇顺势从秦淮口中得到了很多信息。说起来,仪执大师回到秦家之后并没有因为瓶子碎了而不开心,那瓶子本来就是秦家的,于他也没什么损失,只不过他曾经在上面施了法术而已。

  ;J更新最m:快c上》Q酷,匠网Tc

  对于带着秦楚魂魄的牌子的丢失,仪执大师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或者说没有在秦家人面前表现出太大的反映。这样看来,很可能秦家人并不知道秦楚的魂魄已经被放到了牌子里,他们大概觉得在学校里面的那个还是真正的秦楚吧。

  仪执弄丢了秦楚的魂魄,虽然表现得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但是私下里估计也问了秦家人相应的事情。秦淮说,仪执道长问起那个瓶子的时候,秦大业只说是似乎窗子忘关了进来了野猫,并没有说慕宇在的事情。估计也是觉得有些丢人吧。

  周末我又要去仪各大师家学习了,这是我上大学以来第一次这么害怕学习。我就像是没有完成作业的小朋友一样略有些心虚的去看多日不见的师父。在仪各大师家门口的地铁站,我居然遇到了等在那里的慕宇。

  “我跟你一起去见你师父。”听他不容置喙的语气我就知道这事儿没的商量。

  “但是……到了我要怎么说……”

  “用不着你说,我来说。”慕宇非常果断的打了出租车,一路无话,我们到了仪各大师家。

  院门打开首先迎上来的是屠苏师兄,屠苏师兄对着慕宇一阵狂吠,把我吓得够呛。听见屠苏师兄的叫声,仪各大师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慕宇和我一眼,对着屠苏师兄一挥袖子,屠苏师兄这才闭上了嘴。

  “大师,我叫慕宇。”在仪各大师的面前,一向胆大的慕宇变得有些谨慎。

  “我知道。你最近是不是见过仪执?”大师问了个奇怪的问题,倒是把我吓着了。师父怎么知道慕宇的名字的……难道……我想着,背后不禁一凉。

  “是,但是我不是他派来……”

  “我知道。你要是他派来的,根本就进不来这个门。”仪各大师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慕宇背后,口中唱和一声,从慕宇的头发里摘下了一个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虫子。那虫子长得有些像瓢虫,但通体圆圆的,有硬壳。

  看我们一副不知道这是什么的样子,仪各大师笑了笑:“道家的窃听器,传声虫。比什么现在的窃听器高科技多了吧,自己会躲避,睡觉压不到,平常爬到你头发里也没感觉看不见。”仪各大师随手扔在地上用脚踩岁,屠苏师兄就过来把虫子的尸体舔食干净了。“你最近看见他的时候他放你身上的,估计把你当做我的人了吧。”

  慕宇光顾着吃惊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仪各大师转过头来对着我说:“你本事不小啊,背着我干了这么多事。”

  我心里想。完了。刚要开口解释,师父冲我摆了摆手:“就是为了锻炼你一下,年轻人自己能做点儿事情也好。你一举一动我这都能看见,要是生你的气早就阻止你了。不过夜闯秦楚家还是有点危险的,以后别干这么没把握的事儿。”

  大师又转过头对秦楚说:“我那个师弟机灵得鬼一样,他那个房间里面,摄像头就装了几个,你们一进去人家就知道了,你昨天还敢再去他们家,还跟他吃饭。要不是他以为你是我的徒弟,以为你会一点什么本事,你的小命恐怕早就没了吧。不过他也是傻,以为这点小把戏骗得了我,还放了传声虫。”

  “我正是为了此事而来。”慕宇仰起脸笑了笑,对仪各大师说。

  慕宇这个家伙,究竟背着我干了些什么啊。跟着我来师父家里,还不让我知道!

  “昨晚我去秦淮家吃晚饭,终于见到了仪执大师。”慕宇眼睛一亮。“就像您说的,仪执把我当成了您的徒弟,但是没有当着秦家人的面点破。昨晚似乎是秦大业故意让仪执到场的,让他看看我的面相,跟秦淮配不配,他还替我说了许多好话,说我和秦淮是天作之合。饭后他避开秦家人拉我到院子里聊天,让我带句话给您,说他知道那个木牌子是您拿去的,不过也无妨,他愿意跟您合作。事成之后,秦楚归他,东紫和南熏归您。”

  “这是什么意思?他的目标不是南熏而是秦楚?秦楚不是一直在他手里么,还费这么大劲干什么。他要跟我合作是做什么?我不需要跟他合作做那些坏事情,他只不过是想要骗走我手里的玉佩吧。”

  “您不觉得南熏和东紫一个人的能分成两个有些奇怪吗?即使是摔了一跤也不至于如此啊。那么多孕妇都摔过,不是流产就是没事,怎么偏偏孟家就出了这么奇怪的事情?大师,事出反常必为妖类啊。”慕宇看大师不买账,突然抖了个猛料出来。他这是知道什么啊敢这么说,搞得我也十分好奇。

  “你是说……”仪各大师眼神中突然充满惊愕。

  “对。南熏和东紫是仪执故意搞出来的。孟母所怀的双胞胎中的另外一个魂魄,就是现在的秦楚。仪执做的这一切,一方面是为了得到更强的血灵,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出你使用手里的玉佩,把你逐出师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我看到了!150撸了!我会努力再加更的。。。喵。。。大家多叫好盆友来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