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要不要先跟我师父打个招呼啊?”我有些犹豫着,万一出了问题怎么跟仪各大师说,不管怎样仪各大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害过我。

  “跟着我能有什么危险,到时候我会保护你的,放心啦。”小宇哥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事实上,基本上也都是这样的。这个家伙不仅是学霸,而且做各种事情都非常靠谱。高中毕业升大学的毕业旅行,班里十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去山西玩,大家都没操心,从策划行程到买车票订旅馆都是小宇哥一手操办的,妥妥当当。

  走之前我还是给小泽老师打了个电话,她说她爸爸帮忙打听了生意上的朋友,似乎的确有个叫仪执的道士在圈内做风水很有名,但也并不十分灵验,是不是骗人的还有待考查。这个仪执并不是本地的道士,而是在H山白云观修行,似乎白云观的香火并不好,仪执每年总有几个月过来挣钱,就住在秦大业家里。这个秦大业就是秦楚他爸。更多的内容还没有打听清楚,她还会继续帮忙问一问。

  当晚十一点,月光并不明亮,我特意穿了深色的衣服,绕到秦楚家后门,准备爬墙。我心中想着“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这样的句子,十分忐忑不安。只见慕宇轻轻敲了三下后门,门开了。门内站着的是小姑娘秦淮。秦淮向我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带着我们从后门进到了她的房间。

  “今天仪执道长不在,你赶快去他房间找找看,看有没有他从你家拿走的那块沉香木牌子。要小心点啊,千万不能让我爸妈知道了。不过这个时候爸妈都睡了,倒是不会有太大问题。”

  慕宇真是有本事,把小姑娘骗得一愣一愣的。这么瞎的瞎话她也信。慕宇跟小姑娘说的是我是他表妹,我家里请仪执大师作法的时候丢了块沉香木的牌子,挺值钱的,想找找看是不是仪执拿的。不过说起来这个仪执倒也是挺信任他们家的,什么东西都放这不拿走。

  跟着小姑娘偷偷从她房间出来穿过走廊走到了仪执的房间,小姑娘掏出了她从她妈妈那偷配来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我们仨人便偷偷溜了进去。怕被她爸妈发现,我们不敢开灯,只在黑暗中用手电筒的光亮照明。我偷偷在眼睛上抹上了仪各大师的尿,又默默念了咒语,开始找。

  奇怪的是仪执的房间里倒是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到有鬼啊魂啊之类的。秦淮又用钥匙打开仪执床头柜的抽屉,告诉我们说仪执值钱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放在那里面的。

  慕宇拎了手电筒窜过去,看见里面有银行卡和几打现金,现金真心不少,估计是哪个土大款找他刚看完风水还没来得及存起来吧。还有个小袋子,里面放着几块玉石,以及一些金银首饰。可是并没有我们要找的沉香木牌子。我过去看了一眼,这些玉石也都只是些普通的首饰,里面并没有引魂石。慕宇有些着急了,开始四处翻找,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一个架子,架子上的瓷瓶子倒下来摔碎了。

  我赶忙到慕宇身边看了一眼,好在他没什么事,但是那瓶子却像是个值钱的古董。秦淮小声说了句“不好,爸妈听见这声音过来就完了”,拉着我们赶忙从仪执的房间里离开。走的时候慕宇随手打开了仪执房间的窗户,又把窗帘的下摆扔到了窗外,又把刚才拉出来的抽屉塞回到原来位置。好在我们进房间前为了怕被仪执查出来都戴了手套和鞋套,不用担心留下指纹。

  等到我们跑回秦淮的房间躲好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秦楚父母的下楼声。秦楚家有两层,下层是客厅、秦楚兄妹的两个房间和几间客房,上层是秦父秦母的卧室、兄妹俩的书房和秦父的在家的办公室。秦父秦母听到响声之后下楼来查看,要先路过秦淮的房间门口。经过时秦父敲了敲秦淮的门问怎么了,秦淮这才打开灯从床上起了身,开门对她爸爸说好像听到了有东西摔碎的声音,但是因为刚刚已经睡着了所以没听清楚。

  秦父私下里看了看,又去了秦楚的房间,也没什么动静。直到秦父秦母打开仪执大师的房门时我们才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

  秦楚父亲并没有报警,因为他发现好像并没有别的东西丢失的痕迹,只是窗户开着——这也许是外面的猫跑进了院子,又进到仪执道长的屋子里找吃的,不小心碰了架子弄碎了瓷瓶。

  这算不上什么大事,秦楚父母也并不在乎那一点钱。在确定了那个房间没有人之后,秦楚父母又关好了窗将房门锁起来。为了保证安全,还去秦楚的房间看了看,的确没有人。

  秦父还是不大放心,去院子里转了一圈,确认了院中没有人才放心。上楼睡觉前他们又经过秦淮房间门口,秦母手里有钥匙,就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打开了门进来。这可是吓了我们一大跳。

  秦父秦母打开了灯走到床边,叮嘱秦淮几句睡觉要关好门窗注意安全之类的,就转身出门。我和慕宇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秦大业走到门口,忽然转身又走了回来,嘴里跟女儿说着话,眼睛却不时往床下瞟。我心想坏了。

  慕宇被秦大业揪出来的时候很狼狈的低着头,这时秦淮忽然从床上起来跪在父母面前说:“都是我不好,要惩罚的话就罚我们两个吧。”

  秦大业看了看女儿和慕宇,愣了一下,板着脸说:“我本来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想让你跟淮儿多接触接触的。没想到你竟然……唉!你们两个穿好了衣服到客厅来说话!”慕宇默默的低着头跟着秦大业夫妇出了门,秦淮则赶快穿好了衣服跟了上去。

  秦淮直到深夜才回到卧室,看垂头丧气的样子应该是被骂得很惨吧,她没有解释什么,我也没有问她。

  第二天早上,秦父秦母都去公司了,秦淮才把我从柜子里放出来,带我从后门偷偷出去。

  当天晚上我急着知道秦父秦母跟慕宇说了些什么,于是约了慕宇见面。这次他老人家居然没迟到。第一次看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心里还挺高兴的。问了问他想吃什么,他低着头嘟囔了一句:“牌子都没拿到手还吃什么吃,你怎么还有这闲心吃啊。”

  我嘿嘿一笑地摊开了手——你看,这是什么。

  …4更-新N%最e快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今天的第二更哦!我尽量在网站编辑还没下班之前写完第三更放上来~大家别忘了点撸撸哦!追书是只能点一次的,撸撸每天都可以点的说~喜欢的话请推荐自己的朋友们也来看吧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