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橙在男生宿舍门口走来走去,虽然我仔细地跟他解释了全部事情,但是他还是不太能接受现在的秦楚其实是东紫这件事。但是好朋友就是这样,就算是不能接受,他还是去了。

  经过一周,秦楚的烧已经退了,但是感冒还是没有好。之前也去上了几节课,大四课很少,学生会那边也几乎没有事情了,他只要安心等着退休就好,所以也乐得在宿舍里待着。今天他好不容易出去了,刘一橙才来他们宿舍串门。

  现在是晚上,实习的也都下班回来了。宿舍里哥儿几个都在打游戏,一橙把水果放桌子上,坐在秦楚的座位上,假惺惺的问了句“秦楚没在啊?”就开始跟大家攀谈。

  “秦楚最近恢复得怎么样了呀?好几天没来看他了。”一橙递了个苹果给郎克。

  “装什么装啊,前天才来过。”郎客坏笑了一下,“你最近可是跟秦楚走得挺近的啊。”

  “秦楚女朋友跟我认识,她现在身体不好不能老来学校,让我帮忙盯着点儿,怕他去招惹别的小妞。我觉着他从病了之后好像总不大对劲儿的,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我可是答应了人家女朋友帮忙看着的,总得仔细着点儿。”

  “哦,好像是啊”郎克想了想,“他从病了之后细致多了,以前厕所有人洗澡什么的哥几个直接进去上厕所都没事儿的。前天他洗澡的时候我推门进去尿尿,他好像挺害羞的还背过去不让我看。有什么可看的啊以前哥儿几个一块洗的时候摸都摸过了。”

  “是吧,这可是挺奇怪的,还有么?”刘一橙听了似乎也觉得不对劲儿。

  “别的也没注意,他本身也不玩游戏不看妹子的,跟我们在一块的时候也少,老忙他学生会那摊事。”

  刘一橙在宿舍打听秦楚的事儿,我则回家了。爸妈都在,谅她汤悦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况且是不是汤悦也还不一定,总不会就这么把我收了吧。

  吃饭的时候我偷偷打量了东紫一下,她并没有什么异常,看精神甚至比往常也要好些,爸妈也都很高兴。爸妈也知道秦楚最近生病了,问起我有没有在学校看到他,问他身体如何。我只说刘一橙和秦楚宿舍很近,听一橙提起说秦楚的病已经大好了,可以去上上课什么的,烧退了只剩下感冒。爸妈高兴自不必说,东紫却一句关于秦楚的话都没有问,爸妈还笑着问她怎么这样不关心男朋友,对自己男朋友还没我这个做姐姐的上心。

  午饭后爸妈和东紫各自去卧室睡午觉,我留在厨房洗碗。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背后有一阵一阵凉风冒出来。

  “我知道你们发现了。”我正在洗第二遍,用水把碗里洗洁泡沫冲下去,忽然一个声音在我脖子后面响起。我想回头,又不敢。

  “我知道你们发现我背叛你们了。”是汤悦姐。“秦楚说,你还找人去查他了。”

  我不知道这时候我应该说什么,其实我腿都已经软了,还说什么啊,能不坐地上就不错了,我都没敢继续冲盘子,手按在水池边上撑着呢。好在没摔了碗,不然把爸妈吵行了就不知怎么解释了。

  “那天仪各来的时候我看到他了,我也有心理准备会被他发现。但是我不能继续帮他做事。”汤悦姐声音有些激动,“说,你为什么要杀了我?”

  “不……不是我。”我并不能平静下来,“我没有杀你,那只是个梦。那时候我也在梦里,我梦到了你要杀我,你在我手腕上划和东紫自杀时一样的伤口想要吓死我!我没有要杀你,我梦里那个不是你,不是不是不是!”我有些歇斯底里,但也努力控制住声音不让爸妈听到。

  “但是用刀子捅死我的人是你啊。”汤悦面无表情。

  “什么?”我惊恐至极,难道我梦里的那个……真的是汤悦姐?还是现在这个不是汤悦只是秦楚派来吓我的鬼魂?

  酷匠网@唯0?一a*正版Q,G其他/都+/是盗版

  “我梦里,我们醒来就在一间屋子里,屋里空空的,只有紧闭的一扇门和一个高高的小窗。每天中午都有个人从窗口丢进来一个馒头和一瓶水。我们两个分着吃了那些馒头和水,可是到半夜的时候,窗外有人哈哈大笑,还听到有人惨叫的声音。最后那个大笑的人对着窗口说,还有六天到你。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日期一天比一天临近。直到最后一天傍晚,我们都真的快要死了的时候,你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来,用刀子捅了我,大声跟我喊说就算是死也不能害怕他们。”

  汤悦姐的梦竟然是这样!跟我的不同,但是很像是外婆的那个梦!

  “然后呢?然后你是怎么被仪各抓到的?”我顾不上害怕了,用手摇着东紫,或者说是汤悦的肩膀问她。

  “后来我就死了。我记得我的葬礼,和在一个下雨天下葬。葬礼的时候我看到我身上并没有伤痕,我觉得很蹊跷。后来仪各在我的葬礼上作了法,阴差来看了看我,似乎是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就离开了。我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往何处去,这时仪各又在午夜在我们医院召唤我。他告诉我说我死于秦楚的妖法,所以不能投胎转世。为了防止我被秦楚抓走,让我暂时待在他的引魂石里。他会找机会让我去杀了秦楚,等到秦楚死了,我的诅咒就破了,也就可以去投胎转世了。”

  居然是这样!

  “后来呢?你被派到秦楚那边之后为什么又帮了他?”我不知道应该替仪各隐瞒还是告诉表姐真相,只能继续听下去。

  “我刚到秦楚那他就发觉了。那天晚上他执意要回去,其实是回了家,回家作法跟我说话。”汤悦脸上流露出温柔的神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