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表姐鬼被策反了!

  在我开始向仪各大师拜师学艺的这一周,秦楚却出奇的平静老实,只是在宿舍里好好养病,刘一橙去看了几次,向我回报的情况也是说每次他去的时候秦楚都在宿舍里躺着,并没有什么异常,他去占便宜吃豆腐也是老老实实的随便他摸。“我觉得——他可能都有点喜欢我了,”刘一橙嘿嘿的坏笑了一下,“我逗他的时候,他就跟个小姑娘那么老实着躺床上,那害羞的样子哟,嘿嘿,想想我就觉得心都麻了。我刘一橙掰弯直男的手段,那可不是吹的,只要是让我给看上了,还真就没有一个上不了手的。你再给我个把月,保管他对我服服帖帖的。”

  H看,h正版章、节上9)酷}匠!网G8

  仪各大师这边的事情似乎也都进展得十分顺利。大师偷偷的和汤悦姐联系了几次,汤悦姐都说事情在掌控之中,现在在用灵力控制着秦楚让他生病,保证他什么坏事都做不了。

  事出反常,必为妖类。眼前的事情太顺利了,或许之后就会有太大的不顺利等着。

  自从我听话顺从仪各大师好好学艺以来,大师就非常认真的教我各种法术。我从来不知道之前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仪各大师居然会这么多邪门歪道,不是,神奇诡谲的法术,所谓真人不露相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这天我一大早就出门去往仪各大师家中,今天大师要教给我的,是如何远程操控血灵的本领。就是说,今天仪各大师要在我面前演示他如何跟汤悦姐联系。大师家住在城郊,我要先坐地铁到尽头的一站,下了地铁再打车,一个起步价都到不了。

  真不知道大师平常有事的时候是怎么那么快出现在我面前的,大概是会平行移动或者筋斗云之类的法术,以后一定要让他教给我。坐在地铁上,我这样想着。“孟南熏,”一个男生的身影突然闪现在我旁边,着实吓了我一跳,“这么早出门要去哪里啊?”

  慕宇是我的高中同学,上学时坐在我后排,跟我关系十分要好。他学习成绩非常好,去了F大读书,大学期间一直不在本市,所以渐渐有些疏远,也是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啊,我去给朋友送个东西,他急着用所以出门比较早。你怎么也在J市啊?”我晃了一下神,慕宇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是个挺阳光的男孩子,高中时我暗恋了他很久呢。其实,他倒也说不上帅,只是瘦瘦的,皮肤很白,细细长长的丹凤眼,鼻梁挺拔,嘴略大,但笑起来可以露出又白又整齐的牙齿,让人看了说不出的舒服。

  “你个小没良心的,有了男朋友就把朋友们都忘了对吧,连我回来了也不知道。”原来,大学四年级后,慕宇在J市找到了工作,又因为提前把课程都修得差不多了,所以一直在公司上班,只偶尔回学校去考考试什么的。“什么送东西,大清早的这么积极一看就是去跟男朋友约会。你要考研可得好好考啊,别因为谈恋爱误了正事,你看我们这些上班的,天天累死累活挣那点钱,可是不容易着呢。”

  提到谈恋爱,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应该说什么,在好朋友面前也不太能强颜欢笑得出来,只好点了点头。慕宇看到我的脸像个包子一样皱在一起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到了临近CBD的一站,慕宇下车了。他走前我们互相加了微信,慕宇又说有空要常联系,等他发了工资一定要请我吃饭。

  就这样折腾着到了仪各大师家。大师倒是起得早,我进到院子里的时候,他正在打一套奇怪的拳法。屠苏师兄蹲在旁边吃狗粮,当大师的狗真是不容易,连个懒觉都不能睡。

  “师父早!”我还沉浸在早上遇到了帅哥的兴奋当中,情绪非常好。

  “早啊丫头,”仪各大师做了一个像螳螂一样的勾手动作,然后就停下了拳法的练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面犯桃花啊,是不是秦楚那个小子回心转意了?”说完这句,大师自己也觉得这玩笑开得有些过了,赶紧转移话题:“吃过早饭了没?”

  大师家的早饭并不丰盛,别看大师平时在我家吃饭时经常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其实他自己在家时是个十分自律的人。都说没有怪癖的男人不算是男人,大师就有很多奇怪的生活习惯。大师偶尔喝酒,但一定会用小杯,而且喝得非常慢。他经常吃鲫鱼和米饭,但每餐吃得很少,至于大葱、韭菜这些辛辣的“荤”物,以及太咸太酸会伤害身体的东西,大师从来都不吃。仪各大师还喜欢吃芦根、萝卜这样的根状菜,说是这种菜可以保养身体。

  今天早上我们在大师家里吃的早餐就是凉拌萝卜和白米粥。白米粥热腾腾的,喝下去很舒服,但和萝卜放在一起就会有神奇的功效……那就是,会顺气。

  吃饱喝足之后,我和大师洗了手焚了香坐在堂屋里,屠苏师兄就在门口守着。大师从柜子中拿出一个小盒子,从中取出汤悦姐的照片和一个布制的小锦囊。“这个里面是汤悦的头发,我们能和她联系上,就是因为手中还有她的一些身体组织,她的一点点魂魄留在这些头发上,我们就用留下的魂魄和在玉佩里的魂魄交流得到信息。”

  大师将照片放在供桌上,又围着供桌撒了一圈水,他自己也站进了圈中。随后将香炉放在照片前,而锦囊放在香炉前,用照片和锦囊把香炉夹在中间。大师点燃一炷香,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香的烟先是直着向上飘,飘到了某个高度后,就像遇到了盖子一样忽然飘向侧面,变成了围绕大师用水撒成的圈子的内侧边缘飘。大师被围绕在香烟之中,似乎有些微微发光,很是好看。我不知道大师和汤悦姐交流得怎样,只是在旁边默默看着,大师的表情从舒朗慢慢转为紧张,许久,香快要燃尽了。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刚要出声提醒大师,大师自己睁开了眼睛。

  “汤悦被秦楚策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