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各知道我爸妈近来对移魂这件事很抵触,故意没有去我家说,而是趁我在学校的时候去找我。

  我们就趁机去吃了烤鱼。(楼主:太开心了,我就爱吃烤鱼。)

  席间仪各大师提出了移魂计划,首先我们要铲除秦楚这个危险品,让他彻底远离东紫;然后要说服我爸妈同意尽快实施移魂。可是哪步都不容易,吃到这里我仿佛被鱼刺卡住了嗓子,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秦楚…要怎么对付才好?”。

  仪各大师把靠近他那边的鱼肚子肉全都夹到他自己的碗里,然后从身上掏出个小本子,不紧不慢的说:“最近没和你联系,我自己去调查了一下秦楚的背景。他家里开了个小公司,家境还算殷实,父母性格也不错,家里除了他还有个姐姐,但是嫁的也不错,估计以后不会分走太多家产。”

  “又不是要相亲,调查这些干什么……”我听得满脸黑线,联想到爸妈之前跟我说的让我照着他找个男朋友,还不是没有道理。老人们看人还是颇有些经验的,可是他们怎么没看出秦楚这个家伙是个大坏蛋呢?

  “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他家这么有钱,可是根本没查出他所说的风水世家的传承。他祖父母家里都是商人,公私合营之后就当了工厂的厂长;外祖父母分别是知识分子和小军阀家庭出身,后来都当了大学老师。我仔仔细细的筛了一遍,周围做风水的师傅没有一个跟他们家有来往的,这家人怎么看都跟风水这种事情八竿子打不上,我怀疑他那块玉都是从古玩市场地摊上买来的。”

  “这样啊。你说他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爸妈同意他跟东紫的事儿故意瞎说的啊?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梦魇和娃娃又怎么解释?”

  “这就是疑点了。对了,最近他去看东紫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啊,东紫平常跟我们不大说话,他来了情况还能好点呢,跟他说话挺多的。哦,就是他脖子上那块玉,好像越来越红了。”

  “坏了。怕是要出事,我得马上去你家看看。你回学校保护好自己”仪各说完三口两口吃了碗里的鱼,夺门而出。

  我看着剩下的鱼又坐了一会儿,可怎么也吃不下,嗓子里被扎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回到学校我发现,我真的被鱼刺卡住了嗓子,还卡得很深。试了各种方法都咳不出来,感觉嗓子渐渐肿起来,没办法只好去医院。

  医生把鱼刺从我嗓子里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没吃晚饭的我觉得整个世界的美食都在向我微笑。我三步两步跨入电梯下楼。进电梯之后我发现了一件特恐怖的事情,这就是害我得了梦魇的那个电梯。

  电梯角落上贴着一张黄色的符咒,大概就是仪各大师的杰作吧,看到有符咒,我的也安心了许多。

  我好奇的蹲下身去看那道符,上面画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字的符号,右下角用朱砂写着几个小字……辛未壬辰丙辰丁酉。这好像是什么人的生辰八字?

  我拿出小本本认真的把这几个字抄下来带回宿舍上网查了一下,果然是……汤悦姐的八字。这也就难怪了,大概是帮助她早日转世的符咒吧,我顿时也就不太害怕了。想到汤悦姐我的心里总会突然冷一下,被困死在那件屋子里,会是多么绝望的感觉呢……

  不知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天晚上我又梦到了汤悦姐。她还在上次我梦到她在的那间木头的屋子里,这一次她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指了指屋子的门,然后就流出了眼泪。我看到屋门心中一惊,醒了过来。

  那屋门上贴着今天我在电梯里看到的那道符。一模一样。

  越想越害怕。难道是仪各大师把表姐关起来了?没道理啊。但如果是秦楚的话……人都死了还不放过,表姐未免也太可怜了。

  第二天我约了仪各大师出来想试探着问问看表姐的事,仪各则说正好他要跟我说说东紫的情况。

  “你有没有觉得东紫近来很不对劲?”仪各大师开门见山,“我昨天去你家看了,她整个人很没有精神,就像掉了魂一样,你觉不觉得?”

  “那倒是……可是不是因为她自杀过后心理阴影吗?”

  “我怀疑东紫被人抽魂了。这个人就是秦楚。”仪各大师说,“东紫的魂正在被秦楚一点点吸到他的那块玉里。你上次说每次秦楚去了东紫都能说更多的话就是这样的道理,秦楚在的时候,玉里面东紫的魂和东紫身体里的魂魄在一起,东紫的意识就能清醒一些,他走了,东紫的意识就慢慢模糊了。以后务必要防止他继续抽东紫的魂走!不然东紫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现在在他那里的东紫的魂,我们也要想办法弄回来。现在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要先把他的那块玉偷回来。”

  要把秦楚的双羊玉佩偷过来并非易事。况且还要不让他发现。仪各大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双羊玉佩:“你看这个。”

  “好厉害!看起来完全一样啊,你怎么弄到的?”

  “师父传给我两个单羊玉佩的时候,双羊玉佩的由来、使用方法和图样当然也同时传给我了。这个是我早就准备好的,无论材质、做工都和秦楚的那个一模一样。我师父的遗愿之一就是让我巡回本门的宝物,把四只羊凑到一起,我一早就想好了以后若是能找到双羊玉佩就用这个跟人家换过来,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之前给你们两个那两只羊的时候还觉着自己真是败家子,不仅没找到另外两只羊还把本来有的两只弄丢了。现在看真是好人有好报啊,冥冥中缘分又把那两只羊带回来了。”

  “那你这个玉佩上…那只羊的红色是怎么弄上去的?”

  “双羊玉佩虽然没有帮你们合魂的作用,但却是和两个单羊玉佩同样的灵玉材质,可以吸收魂魄。戴着玉佩的人可以时时感应到玉佩中魂魄的状态,所以如果用一块普通的玉去换,一定很容易被发现是假的。这个玉佩既然说是和双羊玉佩同样材质,自然也有同样的功效。唯一不同的是容量,这个玉佩没有双羊玉佩古老,虽然我用法术帮助它增加灵性,但我的道行远不及制造双羊玉佩的师祖那样深厚。所以这个玉佩只能容纳一人的魂魄。按说放进去一个人的魂魄就会完全红了,为了让它看起来跟秦楚的双羊玉佩一样,我施法术把汤悦挤了挤,装在其中一只羊里面了。”

  “汤悦?你竟然把汤悦姐的魂魄装在这里!”我拍案而起,难怪最近总是梦到汤悦姐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原来仪各真的没有把汤悦姐的魂魄送入五道六桥的轮回中,而是把她囚禁在这里!“不行,我不能接受你把她困在这个里面送给秦楚,你这明明就是害了她!她本身就是因我而死,现在还要我害她不能去轮回,这样绝对不可以!你赶快把她放走!”

  “你怎么知道她不想替自己报仇?”仪各还是不紧不慢的神情。“你以为那样一个大美人我想把她送给秦楚?我能跟她对话,能知道她真实的想法,你行吗?汤悦现在已经死了,我们就要想办法为她报仇。把她放进玉佩里换过去是最好的方法。秦楚害死了她,我们把她放在秦楚身边,她不仅可以把东紫换回来,还能替自己报仇呢。等她把跟秦楚的帐算清楚了,我们再把她送走,也耽误不了太久。”

  “可是……这样不会对她有损害吗?”

  “有我在你还不放心。想想看,因为秦楚,你家里已经死了汤悦一个人。如果不赶快控制住他,可能不仅你和东紫会被他害死,没准还会牵连到你爸妈和你家里的其他人。汤悦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吧?就当她是多留下些日子来保护自己家里的人了也好啊。这块玉佩里总归要放个魂魄的,用汤悦肯定是比用任何人都靠得住的你说对吧。”

  ~L最5新;章:节上f酷@*匠◇U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