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没见过东紫的伤口,但相信汤悦姐的判断不会错。更重要的是这种头晕晕的感觉,汤悦姐说这是失血过多导致的。

  东紫那天到底遭遇了什么?会不会是和我们现在一样的情况?

  时间在忐忑中一点点过去,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又有一个馒头一瓶水扔进来。每天,我们两个人只有这一个馒头一瓶水,本来已经很难维持生命,加之失血,更是十分虚弱。这样第二天又过去了。

  恐惧中的每一天都是一种折磨,我们就像柳文扬的小说《一日囚》中那个人一样,每天都生活在同样的场景之中;我们又有些地方不像《一日囚》里那样,比如第三天早上我们的左手腕上又多了一道伤口,这次的伤口在比昨天伤口高大约一厘米的地方。无力的感觉更加严重,头昏脑涨,汤悦说,如果我们失血的量和东紫那天失血量一样的话,估计我们活不了几天了。

  这是一场不平衡的博弈。信息的不对等让我感到尤其不安。我不知道对手是谁,不知道如何反抗。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只是慢慢探明游戏的规则:我每天会增加一道伤口,掉一格血。我并不知道我究竟有几格血可以掉,也不知道回血的方法,最重要的是,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对手是谁。比起肉体上的疼痛,这样任人宰割的无力感更能消磨我生存下去的意志。我几近崩溃。

  第三天晚上我们都没敢睡觉。尽管身体已经十分虚弱,我们还是睁着眼睛等待看是谁在我们的手上增加了伤口。可是我们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又一次睡着了,第四天早上五点,我们看到自己的手上有了第三道伤口。

  在这样一场游戏里我似乎永远处在弱势的地位。等待被投食,等待被投水,等待被伤害,甚至……等待被杀死。无形中存在着的那个人就像是死神一样将我们控制于股掌之间。这样一种杀人的方法,就像猫捉到老鼠后先慢慢玩弄、折磨致死再杀掉一样可怕,信心和勇气逐渐被消磨,我手上其他的武器只有四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基督山伯爵说人类全部的智慧就在于等待和希望,然而此刻等待于我只是一种折磨。此刻,我只求速死。

  第四天的晚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和汤悦姐已在白天睡得饱足。分好了上半夜我来值守下半夜换她起来,今晚我们一定要看到对手是谁,即使今夜就死。

  然而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又是第五天的早上五点。手上的第四道伤口像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挑衅般嘲笑着我们的愚昧。希望又一次落空了,早晨五六点的阳光温暖的从窗口射进来,我却觉得这日子过得暗无天日。

  生活中,我们总在无意间用规则打造自己的牢笼。当你把自己锁定在特定的位置上时,也就同时毁掉了其他的可能性。

  受害者和伤人者间,或许只有一线之隔。

  反复折磨猎物而不及时杀死这样的事,除了猫也只有《西游记》里的妖精们才会去做,我们都知道,最终没有一个妖精吃到了唐僧肉。把我抓来的人不杀我,也许是因为……他们杀不了我。

  第五天中午我并没有吃扔进来的水和馒头。把水瓶递给汤悦姐的一刹那,我用反手用水瓶砍在她的后颈上。她并未来得及惊呼出声就晕了过去。我迅速从她身上翻出小刀,以及夹在她衣服内侧口袋里的几片药片——大抵她就是凭借这个抵抗住了水或者馒头中安眠药的成分,得以每夜不至于昏睡,可以在半夜悄悄在我们的手腕上划出伤口。也只有她,作为一个左撇子医生,才能划出深浅恰到好处的伤口,不至于让我过早失血过多而亡。然而暴露她的也是那恰到好处的伤口,今早那道有弧度的伤口,左边比右边稍稍高了一些。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不再恐惧,我手中有刀。

  第一天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过,这间屋子的墙上没有摄像头,也就是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控制着我的规则,或者无形中上帝一般导演着这出剧的那个人,现在并没有在看着我。

  酷匠网1m首发

  那么就由我来当上帝吧。

  汤悦表姐是极少数对我好的亲戚之一,小时候去她家玩,舅舅给了些钱让她去买东西,说剩下的零钱可以买零食吃。汤悦姐嘴上说着:“东西这么多我才不要自己拎,南熏你跟我去帮我提东西。”可是路过肯德基的时候她还是用多出来的五块钱买了一个蛋挞给我吃。我们多出来的钱只够买一个蛋挞,她递给我的时候微微笑着小声说:“这是我们的小秘密,可不要告诉东紫哦。”

  那是肯德基第一次推出蛋挞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吃蛋挞。我们每人一只手拎着塑料袋,我用另外一只手拿着蛋挞小口小口的吃,直到舅舅家小区门口才吃完。到从舅舅家阳台窗子能看得见的地方,她就把袋子整个塞到我的手上,蹦蹦跳跳的先跑上楼了。

  刀刺入汤悦姐胸膛的那一刻,我忍不住作呕,血液喷涌出来,我闭上眼睛,眼前满是红色。我故意扎偏了,我知道那不至于死,可是一瞬间巨大的恐惧还是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从昏迷中转醒,看到汤悦表姐躺在旁边的病床上。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逃离了那个鬼地方。仪各大叔坐在我的床边,看到我转醒过来,在我的手上放了一颗红色的珠子:“朱砂,安神的,放心,你已经逃出来,就不会再被抓去了。”

  “所以那真的是……梦魇吗?为什么秦楚不直接杀了我,他绝对有能力做到。”

  “他不能。你没有命魂,如果你死了,你的魂魄也就会随之消散,东紫就也死了。他就是要一点点消磨你的意志,消耗掉你对生的渴望,让你丧失生的勇气,让你的魂魄不想再待在身体里,这样他就可以顺利的把你的魂魄吸引出来,放到东紫身上。”仪各大叔说。“可是没有人可以救你,在梦魇中没有人可以去拉你出来,只有你自己。现在你的处境就是如此,你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抵御这个世界的恶意。精神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打破规则,从困境中逃脱出来。”

  之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可怕的梦魇。然而即使你知道那是一场梦魇,想要醒过来也并非易事,我并没有《盗梦空间》中的陀螺,必须要给自己足够强大的刺激让自己吓醒过来。

  我不知道汤悦姐梦到的跟我是否一样,也不知道在梦里伤害我让我恐惧的她是出于自愿还是被秦楚控制了,我宁愿相信那一切都只是秦楚造出来的幻境。

  而今我从幻境中逃出来了。就像仪各大叔说的,精神足够强大的人,才能打破规则,让自己从困境中逃脱出来。

  后来汤悦姐再也没有醒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