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紫割腕自杀了,我们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在床上昏迷不醒了,流了一地血,现在失血过多,在抢救。你来的正好,东紫需要输血,你应该是最匹配的血型。”爸爸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可是这也太奇怪了,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妈妈都在,东紫在抢救,却巴巴等着我来给她输血?

  我不由得斜着眼睛看了看仪各大叔,他轻轻向我点了点头,就倚在墙边开始玩手机。

  我只好随着医生表姐去验血。路上我好奇的问表姐:“东紫现在情况怎么样?特别紧急的话为什么没有抽我爸妈的血?”

  (f酷“P匠N网首发

  “他们年纪大了,血脂高,东紫这样大量失血的情况如果用这样的血可能会有危险。”表姐在白色口罩后低声说,镜片后的眼睛似乎流露出一点哀伤的表情,“东紫还在抢救,但是不用太担心,这样的案例我们医院基本都能救活的。”

  到了验血室,我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仪各大师的短信:“将计就计。她死了你也活不了。”

  我并没有问东紫为什么要自杀,爸妈也没有告诉我。秦楚一直在医院里陪着我们,一刻也不愿离开。手术室外,我们五个人默默坐着,没有人说话。

  东紫救活了。第二天早上,爸妈和秦楚在窗边守着东紫,仪各大叔拉我出去买早餐。

  “看见没有,秦楚的那块玉。”

  “那块玉……怎么了?”

  “其中一只羊变红了,”仪各突然严肃下来,“这就说明那块玉已经不仅仅是一块普通的玉石了,而成了一块‘引魂石’。你,或者东紫,或者其他的什么人,总之有个人的一部分魂魄已经在那块玉石里了。”

  我并没有仔细注意秦楚的那块石头,秦楚整夜都和我们在一起,没有任何异常。抽血之后真的很疲惫,我恨不能躺在地上睡下,还管的了那些。

  “东紫到底为什么自杀啊?”这个时候能回答我这个问题的,也只有仪各大师了。

  “我也不知道,你爸妈没跟我说。就是大半夜的你爸妈就给我打电话说她不行了让我来医院,我也不比你知道多多少。按说她刚抢了你男朋友正是得意的时候,不应该啊。也就只有两种可能了,一是你爸妈把你们俩只有一个人的命的事告诉她了,她发现自己从小到大受到的优待都是因为自己要死了被你们可怜给的,自尊心受不了了;二就是你那个小男朋友使了什么幺蛾子骗你爸妈说要施法术救你们的命,就你那缺心眼儿爸妈肯定信了,最后差点儿把自己闺女给害死。这事儿他们不说,咱们也就先不问,别看咱们俩在这瞎猜,他们现在在医院里也指不定怎么编呢。”

  “哦。”

  “唉,话说你那个当大夫的表姐跟你关系怎么样啊?”

  “你说汤悦啊,她…跟我还算好吧,她那个人跟谁都是不咸不淡的。怎么了?”

  “给我个电话呗,我觉得她挺漂亮的。”

  东紫还没醒,但已经脱离危险了,爸爸妈妈留在医院守着,我回学校准备上课。离开病房前,仪各偷偷塞给了我一道符,让我贴在床边,避免危险。我偷偷留意了一下秦楚,他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现出情绪,颈上挂着的玉佩也收在衣服里。

  出了病房门刚好遇到查过房要下楼的汤悦表姐,便顺路跟她一起走。进了电梯,见左右无人,我悄悄问:“姐,东紫被送来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呀?”

  “手腕上横着割了一刀,失血过多。但是伤口并不太深,说实话并不至于如此。”汤大夫很谨慎,“倒像是本来就贫血之类的。所以我也在向姑姑姑父(我爸妈)建议,等东紫情况好些了给她做个全面检查,看看是不是造血功能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现在观察的症状又不太像是……”

  “啊……”……砰。

  电梯突然快速下坠。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看到自己在一个灰色的屋子里。我躺在地板上,汤悦表姐躺在我身边。屋子很小,四壁空空,只有一扇关着的门和一个小窗户。窗外的天空被窗上竖着的铁条分割成等宽的细窄长条,外面的天是亮的,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五点钟。我摇了摇汤悦,轻声的喊她。她缓缓睁开眼睛,茫然失措的表情说明了她也不知道外面现在在哪里。我去推了推那扇门,是锁住了的。窗很高,汤悦抱起我,我朝外看了看,窗外不远处有一条宽大的河流,河岸两旁都是荒草,并没有人烟。

  我们是怎么到这里的?究竟是谁把我们关进来的?我们又要怎么才能出去?

  借着从小窗里透进来的日光我看到了自己和汤悦的影子,我知道我们并没有死。最后的记忆仅限于电梯的飞速下降,但即使是电梯出了问题也应该会有人来救我们啊。不仅仪各大叔不会让我死,现在这个时候,秦楚也不会害死我,因为我死了东紫也活不成。把我们关在这里意欲何为呢?

  房间地板上又湿又冷,我和汤悦坐做到小窗射进的太阳光能照到的地方。时间一点点过去,我和汤悦并没有商量出逃出去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的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窗口丢进来一个冷馒头和一瓶水。汤悦姐赶快抱起我去窗口看,但丢东西进来的人早就没影了。我们分着吃了馒头喝了水,天慢慢黑了,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几乎摸遍了这个房间墙壁的每一块石头,并没有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入夜,我们在房间的角落相拥而睡。惊恐中度过了在这座房子中的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我睁开眼,居然又是五点钟。一切都和前一天并无二致,除了我左手腕上的伤口。汤悦姐也醒来了,她左手腕上同样位置也有一道伤口。伤口已经愈合,并没有血流出来,但我和汤悦都能感觉到自己非常疲惫。

  “这个伤口……”汤悦姐忽然小声惊呼道,“这个伤口和东紫手腕上的伤口一模一样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喜欢的话请到目录页点右上角追书支持我哦~还有封面下面的撸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