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谁是好人

  我在自己房间中听到大门的响声,不知道是不是秦楚告辞走了,怕万一不是,所以也不敢出门去看。

  不多时,妈妈果然也推门进了我的房间,但和刚才满脸愁容的样子不同,看脸色能感觉出,妈妈现在十分高兴。看她满面春风的样子……我倒真希望带男朋友回家的是我。妈妈喜形于色:“小南小南,你妹妹不用死了!”

  “啊……啊?真的吗?”我大吃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这样说。

  “东紫带回来的那个男朋友秦楚是风水世家,说是有办法救你们两个,让你们都活下来呢!你看见他刚才拿出来给我们看的那个有两只羊的玉佩了吗?那个玉佩跟仪各大师给你们两个的那俩玉佩多像呀!就好像是那两个玉佩合在一起的样子一样对不?秦楚说他祖上也出过类似的事情,后来有高人帮助做了法术让两个人都活下来了,那个玉佩就是当时的用到的,那个高人后来还把法术教给了他家里的祖先。后来法术和玉佩一辈辈传下来,刚好这一辈传就给了他。他说看见东紫带着那个羊的玉佩就觉得似乎是跟东紫有缘呢,现在他能救了东紫也是好事情呀。这些可都是刚刚东紫被我支出去买菜的时候他跟我说的,你可别让东紫知道了。”

  “这个……您不觉得挺奇怪的吗?仪各大师都没办法搞定的事儿,咱们之前找了那么些高人都说解决不了,他怎么就能给解决了呢?我觉得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作法的人啊。”我问这些话的时候,妈妈脸上明显不太高兴。但是仪各大师说过要让爸妈发现秦楚这个家伙是个坏人,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最:新◇章d‘节=F上…酷{、匠网、

  “你这孩子,怎么看不过去你妹妹好呢。”妈妈抬了抬眉毛,“咱们试了这么多种方法、找了那么些人都没辙的事儿,这次总算是有些眉目了,这肯定是天意,上天因为我们感动了,所以才会把能救命的人送上门来。秦楚这么好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是坏人呢,仪表堂堂家世清白的。再说了,他要是坏人的话,图什么呢?”

  妈妈这么一问倒是让我哑口无言了。怎么跟妈妈说?说他要弄死我们然后养小鬼成为业界典范?怎么说都会把仪各大师暴露出来啊。

  “啊……这个事情,您问过仪各大师了吗?他怎么说?”我支支吾吾挤出这样一句。这么问不知道会不会对仪各大叔不利……可是也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把他抓出来顶着。

  “仪各老道自己没本事把你们俩的命都保住,最近还老催我们赶紧把东紫的魂迁到你身上……不是我说,他虽说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但是跟咱们无亲无故的,怎么可能出大力帮咱们?还不是怎么省事儿怎么来。人家小秦可不一样,他对咱们东紫,那真是一心一意的,怎么说也是东紫的男朋友,肯定不会害她的。”

  一心一意……我呸!在心里骂了这个家伙三百多次之后,我还是没有跟我妈说出秦楚原来是我男朋友这件事。我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说秦楚对我和东紫是有所图谋,那仪各大叔帮我们又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很识趣的没有在家里吃晚饭,而是偷偷找了仪各道长出去吃。席间我向他汇报了今天秦楚来访的有关情况,并就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进行了友好协商。当然我没有说我妈觉得仪各道长跟我们无亲无故不会尽全力帮我们这样的话。仪各道长也并没责怪我为什么没有上去撕了秦楚的脸然后坐在客厅里撒泼,反而对那个双羊玉佩很感兴趣。

  仪各道长说,这样听来,很有可能这双羊玉佩其实和我跟东紫所戴的两块单羊玉佩是一对。道长说,双羊玉佩本是一对,后来其中一块被他师门得到,另一块不知所踪。被他师门得到的那块双羊玉佩受天精地华,又有各位仙人佩戴修炼,加以加持,后来就有了灵性。及传到我师门中太和真人手上,有次也出了跟你相类似的情况。清朝的文学家袁枚曾经在《子不语》中提及有次他发烧烧得十分难受,听到周围很多人在一起呻吟的声音,后来发烧好了,人家告诉他那便是他的三魂七魄同时在出声。而治好袁枚的人,就是仪各道长门派中的太和真人。当时太和真人已快得道,修炼得道术十分了得。他和袁枚本是好朋友,看到袁枚发烧时三魂七魄散在床上各处,便来帮他。他用双羊玉佩中一只羊将袁枚还在身上的魂魄稳住,又派另一只养去驱逐收复其它魂魄,最后两只羊合在一起,袁枚的魂魄就在身体里合为一体了。从那之后,这两只单羊玉佩因为有了独立的意识不想再在一起,也变成了两个,之后留下来的就成了两只单羊玉佩,也顺便传下了合魂术这种法术。

  仪各大师说得像个故事一样,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的我也觉得挺诡异。仪各大师说,也许是太和真人自己把玉佩给摔了,然后找工匠打磨打磨变成两个了呢,为了不被下面的弟子们责怪才编了个故事来说明缘由而已,但是传下来的这种法术倒还是真的。不过那块没有被他师门得到的双羊玉佩,有没有合魂的贡献就很难说了。这玉的体质本来就很容易引魂进去,可是是不是能把人的魂魄合为一体,还是很难说的。毕竟像太和真人那样有本事的道士并不多见。仪各大师还是认为秦楚大概是在吹牛,我倒也不觉得仪各大师像是因为秦楚本事比他大才这样说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