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风南至,紫气东来。我的双胞胎妹妹叫孟东紫,我叫孟南熏。

  传说,人如果叫了超过自己命中所能承受福分的名字,就会招引来无妄之灾。我和东紫大抵就是这样。

  所谓熏风南至,初起于帝王之气;紫气东来,始现于圣人之行。父亲为我们起名字时想要为我们借来的天时,却从故事最开始就成就了我们俩生命中最大的玩笑。

  虽说长相几乎一模一样,我和东紫的性格却截然不同。

  从小到大,活泼的东紫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青睐,男女老少都十分喜爱她。爸妈的同事朋友似乎也能默契的看出东紫在家中远高出我的地位,来串门时送给东紫食物玩具衣服往往是我的几倍。就连我小时候暗恋了好几年的表哥林虎,每次到我家来的时候也只是带着东紫出去玩,好几次家里没人,还被我撞见他们在东紫的房间亲亲,我也只能低着头假装没看见过快速走开。

  古龙说,爱笑的姑娘运气总不会太差。这样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在东紫的人生中,遇到的困难总是比我少很多,似乎对她而言一切顺利都是理所应当的。与之相反,内向木讷的我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好友,甚至一直都没有交过男朋友。

  在家里,东紫也同样会受到家人更多的优待。好看的衣服、新的玩具,她想要的东西总是会得到,而我则是一直只能跟在东紫屁股后面捡她不要的东西。

  那种眼巴巴看着别的小朋友吃东西玩玩具自己却没有的感觉真是让人刻骨铭心,我至今都记得四岁时我站在东紫放“好吃的”的小柜子门前想要偷拿一点时受到的妈妈的呵斥。明明是满满的一柜子,为什么不能让我吃一点,无可言说的沮丧占据了我小小的内心,如果不是我和东紫长得一样我一定会觉得我不是妈妈亲生的。然而现在的我对此毫无怨言,因为——东紫活不过24岁。

  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为什么爸妈对东紫那么好。同样是爸妈的女儿,东紫就可以去少年宫学跳舞,我就只能在少年宫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她进去上课,等她下课了跟我一起回家。

  那时候她穿着好看的小裙子,因为练习舞蹈而长得修长的腿和纤细的腰身已经初具形态,小公主一样迷得周围的小男生们看她看得眼珠都错不开……真是让我羡慕得不行,可是妈妈每次都说:“学舞蹈贵得很,家里哪有那么多钱,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

  就这样一直让一直让,从好吃的到各种机会,从小到大都是给东紫的,虽然很委屈,但从小就是乖孩子的我也没办法向爸妈反抗。直到初中毕业升要入高中那年,我和东紫中考考了差不多的分数,爸爸妈妈托人送礼把东紫送进了市重点高中,我却只能读一所普通学校。

  这下我可不干了,这种涉及前程的事情也要让真是太偏心了!我拿着水果刀,用自杀向爸妈威胁。妈妈这才把我拉到一边,背着东紫向我道出了原委。

  原来,我们出生七天后,我忽然开始不住地哭闹,而东紫却是像生病了一样恹恹的没有精神。身体检查一切正常,爸妈不知道怎么办,医院的医生也束手无策。

  邻居里有个年长的老太太,大家都叫她做王奶奶。王奶奶一辈子带大了五个儿女和三个孙子,邻里中谁家孩子出了头疼脑热的小病小灾不知道怎么治的都会来找王奶奶帮忙。王奶奶过来看了看我们,断定我和东紫是被什么东西“吓掉了魂”,一边张罗着让我妈煮几个鸡蛋在我们头上滚一滚,一边让我爸去找个“大仙”来给我们俩喊魂。

  爸爸听了慌忙出门去找“大仙”,刚走到胡同门口,正巧就碰到了仪各道长。仪各道长本是个游方的道士,那年刚巧在离我家不远的纯阳观挂单。他本不是纯阳观的道士,也就少了很多拘束,并不太在观里待着,只是早晚课和吃饭时回去,平日里就在周围晃荡,倒是很爱在我们胡同里看个下棋什么的。

  仪各道长人十分开朗,和胡同里的邻居们关系也就都还不错。俗话说谁这一辈子还不得遇上两回下水道让鬼给堵了的事儿啊,交个道士朋友总归没错,所以我爸跟仪各道长的关系也挺好的。

  仪各道长看我爸着急忙慌的往胡同外面走,就赶紧追过去问干什么。我爸把事情的原委从头到尾跟他说了。仪各听了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有这事儿你干嘛不找我啊……这可是咱的老本行,放心吧,这事儿有我在都能解决得了!”

  于是我爸随着仪各大师回到道观里。仪各大师把让我爸在院子里等他,自己进房间焚香洗手,还拿了个布包,神神秘秘的包了几样应用之物,又和我爸一同到了我家里。

  说起这位仪各大师,倒真真儿不像是会喊魂的人。当时他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一米八几大高个儿,瘦的跟麻杆儿一样,风大了出门都能给他吹天上去。高鼻梁大嘴岔小脑袋,两撇小黑胡,一双大圆眼,还戴个眼镜。仪各大师俗家本性王,但是他这法名实在是有意思,平常也就没人管他叫王道长了。

  可是关于仪各大师的师承来历,就却没有人能说得清了。就连纯阳观里的道士们,也只知道他是个游方挂单来的,具体他打哪来到哪去,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出来挂单,师承何处……这些统统都没有人知道。然而仪各道长在纯阳观倒是地位很高,一般来挂单的道士都要帮道观收拾打扫挑水洗菜之类,仪各却什么都不用干白天只出来溜达。

  据说仪各道长到纯阳观后只和监院私下里交流了几回对道法的理解,不知他们胜负如何,但交流过后,监院就对他十分敬重,也让观里的其他道士尊敬仪各道长。不过在我们这边,二十出头的道士基本上是不会被派出来单独处理法事的,做白事都是要乖乖跟在师父后面打杂。也不知道我爸那天是抽了什么风,仪各道长说他能解决我爸就直接把他带回家了。

  仪各大师还没进我们家院门呢就听见我嗷嗷哭了。他俯耳细听了一下,转过头对我爸说:“你们家这孩子不是魂丢了,这是魂要散啊!你听这哭声,有气无力的,说明魂魄不稳,并且只能隐约听到天魂和地魂的哭声,命魂没有发声,说明命魂可能正在消散,必须马上把命魂稳住,不然这孩子性命不保!”我爸一听觉得仪各道长说得好像还挺严重,赶紧把仪各让进了屋。

  仪各大师三步两步走到窗前,伸手把我抱在了怀里,仔细端详了我的眉眼五官:“你家这孩子从面相上看,将来应当是长寿之人,然而现在眉宇之间却似是有一团乌青,这是性命堪忧的征兆啊。也该着她命大,你们今天找到了我,不然这孩子就保不住了。”

  大师咬破左手食指,用血在我的额头上画了个挺复杂的字。我在仪各大师怀中,头上被画了符,觉得很安心,顿时就不哭了。仪各大师又抱着我去看了看东紫,同样用血在东紫的左右脸颊上写写画画几下,摇摇头叹了口气。

  我爸见状忙说:“怎么你一抱就不哭了呢!我看你比王奶奶还灵呢,要不你上我们家来当奶妈吧!”

  仪各大师说你先别打岔,你们家生的这不是两个孩子,是一个。

  我爸说,大师你眼镜儿是不是该擦擦了……

  仪各大师又细细问了我妈怀着我们时候的情况,沉吟半晌,道出了原委。

  原来,我们俩在母腹中虽是两个身体,却只有一个人的魂魄,另一个孩子的魂魄因为有高人改命求子之类的原因到了别处投胎。一般情况下,这样生出来的孩子就只有是一个活着的,另一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是死胎。

  Z¤酷h匠Q/网首q发}

  然而“我们”或者说“我”的情况十分特殊。

  人都有三魂七魄,“三魂”是指“天魂”、“地魂”和“人魂”。

  其中,“天魂”掌管人的意识,天魂出现问题,人就会精神不济,严重者会疯疯癫癫,我们时常听说的“有人吓得成了失心疯”就是这个人因为恐惧或者惊吓,天魂离体消散了。

  地魂掌管人的善恶,如果一个人的地魂出了问题,就容易出现道德问题,有些人精神抑郁,就去偷东西、去超市捏方便面发泄,这就是地魂不稳定造成的。

  而人魂则掌管人的寿命,如果人魂出了问题,人就会常常生病,活不长,古代小说中常提到书生思念心上人相思成疾,就是因为人魂盘桓在心上人的身边不肯离去,魂魄的主人就会生病。

  妈妈怀着我的时候曾经摔了一跤,把我“三魂七魄”中的人魂摔掉了,这人魂找回去的时候没找对身体,就附到了东紫的身上。就是说现在我和东紫的“三魂”都不齐全,我只有天魂地魂,而东紫只有人魂。我的人魂在东紫身上,所以我魂魄不安,一直哭闹;而东紫的天魂和地魂在我身上,所以她的元气得不到舒展,一直很安静,显得没有精神。

  我爸说,那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孟南熏说:

当当当当昂~我是新书!大家都来撸一撸我呀~~小南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