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碧水寒潭

  夜一片漆黑,大雨倾盆而下,带着狂虐的北风施虐的席卷整个黑夜。雨夜中一年男子带着一小孩在林中奔跑着,手臂上滴滴鲜血不停打落在泥泞的地上。接着不远处紧跟而来的一群黑衣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中年人扑来。

  一路狂奔之下由于盲目的逃亡,却生生的走向绝路,中年人看着眼前的断崖,不禁仰天长叹,当真是天要亡我吗?

  中年人本要抱着孩子折回,奈何紧跟其后的那群黑衣人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瞬间便阻断了他所有的去路。接着从后方走来一位手撑纸伞黑衣的男子,眉心一颗黑痣显得尤为妖异。

  “师兄,交出掌门戒指,念在同为紫云门一脉的份上,我可以留你个全尸,至于你的儿子嘛,呵呵,一个灵根皆无的废物自然会留他一命!”黑衣男子冷冷一笑看着悬崖边的中年男子。

  “哼!秦山,枉我这些年对你犹如兄弟,没想到掌门一仙逝,你便起了歹心,我莫云岂会让你得逞!”中年男子声色俱厉的怒骂对面的黑衣男子。

  “那就留你不得!”说着轻轻地一招手,身后的一众随从便群起而攻之。

  莫云见状脸色轻轻的抽搐了一下,继而手中长剑赫然出手,一道华光化作数道剑光扫向众人。一剑之威竟然硬生生把多数门中弟子击退,一时间众人莫不敢前进半步。

  “找死!”秦山眉毛轻轻一动手中出现一把幽兰色的长剑,借着雨水扫出千万水花向莫云激射而去。

  本就身受重伤的莫云,刚才一击已然耗费了他大半体力,此刻如何能接下秦山的一击,于是只能用身体护住怀里的孩子。

  啊!

  雨水激射而来顿时之间打在莫云的后背上,形成数个血孔并且不停的流血。秦山看罢一脸讥笑道:“师兄,论武功你哪一点比得上我?若你不是掌门之子,就凭你也配和我争?”

  莫云没有理会秦山的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怀里六岁大的孩子,用低沉的声音问道:“天儿,怕不怕?”

  怀里的孩子长相清秀,但却目光呆滞,双目浑浊无光一看便知是个痴呆儿。孩子见父亲问他,便傻愣愣的笑道:“不怕!”

  莫云看着儿子傻傻的笑着,心里却是有莫名的悲凉,自己虽不说天众奇才,但也是中上之姿,奈何却生得如此痴儿。不过这般也好,与其处于江湖纷争的漩涡之中,不如平平淡淡做个凡夫俗子。

  “那好,你我父子今日便死战到底!”说着一咬牙把莫天用大带绑在怀里,提起手中剑便冲入人群之中,一时间剑光流转,血肉横飞,十几人组成的剑阵竟然生生的被吴云撕裂了一个口子。

  就在莫云冲出剑阵将要逃走之时,站在一旁的秦山蚕眉一皱悍然出手,长剑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刺向莫云。莫云躲闪不及后背生生的中了一剑,顿时血流如注。但是这还没完,秦山嘴角诡异一笑,顺势一手回旋剑,不仅挑断了大带还就势刺向莫云怀里的莫天。

  莫云见状心里大吃一惊,赶忙抱起莫天一个转身,用自己的后背抵挡剑势。

  噗!

  一剑穿心而过,莫云看着眼前的剑身,又看了看由于惯性脱手飞出的莫天,露出一丝惨笑。终于结束了吗,也许落入悬崖是天儿的最好归宿吧。总比落入秦山手里受尽凌辱,最后致死要好的多。

  被抛出的莫天傻愣愣的看着父亲被身后黑衣人所刺杀,他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待他友善的师叔,为何要杀自己的父亲。他不禁开始害怕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开始向悬崖坠去。

  而悬崖上的秦山看着缓缓倒下的莫云,没有一丝怜悯,蹲下身来上下其手,搜寻着什么。但是搜寻了很多遍却依然没有所获,秦山脸色阴沉的自言自语道:“莫云,快告诉,戒指在哪?戒指在哪?……”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中剑不断的刺穿吴云的身体,一时间千疮百孔,血溅三尺,就连秦山白皙的脸上也有些许血渍显得颇为妖异。但是莫云活着的时候都不愿给他戒指,死去的人又怎会轻易开口。

  状若癫狂的秦山最后冷静下来,自言自语道:“对,不在你身上,应该在你儿子身上!”想到这里,秦山便吩咐众人随他飞下悬崖,寻找坠入悬崖的莫天。

  而就在这时,急速下滑的莫天痴傻的环望四周,虽是恐惧但不知死亡正在慢慢接近他。随着耳边的风声越来疾,莫天的下滑速度就越快。随后御身飞行而下的秦山,也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而来。

  看着莫天近在咫尺,秦山一个纵身便要抓摄惊恐的莫天。而就在秦山的右手将要抓住莫天的衣襟时,突然从莫天的胸前迸发出一道紫色光芒。这道光芒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是直逼秦山的面门而来。

  “啊!”

  秦山猝不及防躲闪不及,这道紫光正中秦山的胸前。强烈的反震将秦山直接弹开,再看秦山之时,秦山的身体紧贴下悬崖峭壁之上,惊惧的脸色苍白望着急速下降的莫天,此刻他不敢再去抓摄莫天的身体,因为方才的紫光已经让他受了重伤。

  `看8正t版y章k%节上J酷8*匠网/

  “二师兄!”

  众人见秦山面色苍白,纷纷止住身形不再追击莫天,因为刚才他们可是在后面看得清楚,以二师兄的修为竟然被硬生生的弹了回来,那他们还是不要如此卖力的好。

  噗!

  秦山一口气没有咽下,便觉得胸中发闷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见秦山行动很是不便,于是几位师弟便搀扶着秦山向山崖上空飞去。就在众人向上飞掠而去时,方才秦山背后的石壁竟然发出清脆的龟裂声。

  山间雾瘴气遮盖莫天的踪迹,莫天的身子以极快的速度接着下降。而就在莫天的身子将要落入山谷之时,突然莫天的胸前又一次迸发出紫光,这道紫光相比于刚才重伤秦山,光芒要强上许多。

  刚才还凌厉的紫光才可却柔和了起来,它缓缓地包裹住莫天的身子,将本来急速的下滑速度减小至最低。

  这是一个山谷,而莫天缓缓落下的下方位置正是一个长形的水潭。砰!莫天的身子落入了水潭之中,溅起了不小的水花。痴傻的莫天经过方才的恐惧,又加上不熟水性,所以一通水淹之后便昏了过去。

  昏暗的山谷中格外宁静,水潭中的潭水透着丝丝寒意。这时莫天身体下沉的位置,突然一道紫光从水中冒出,接着便在水潭的上方散开。

  渐渐地凝聚成一个模糊的紫色身影,这个身影看着潭水中的莫天,又看了看上方,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语道:“看来一切都是天意,若非这寒潭透射着本尊当年的剑意,本尊也不会从沉睡之中醒来。这娃娃倒是天大的造化,灵根皆无却是绝佳的天资,也罢,今日本尊就助你一臂之力,至于将来你能走多远,皆看造化吧!本尊等了数万年,也不在乎多此一举……”

  紫色虚影说着伸手向上形如五指,瞬间在水潭的上方形成一个网状的紫色禁制。随后便又化作一道流光向水中莫天的眉心而去。

  山中无日月,转眼之间三日光阴过去了,可以说莫天已经在寒潭之中浸泡了三日之久。若是换做常人早就身体浮肿气息全无,但是此刻的莫天却是面色红润,并无丝毫浮肿的迹象。不仅如此,随着莫天浸泡的时间越长,莫天的肤色渐渐地变得透明白皙起来,身体周围隐隐有紫光环绕。

  山谷中一只小鸟掠过水面,荡起潭水阵阵涟漪。突然,堙没于水中的莫天突然睁开双眼,明亮的双目变得一抹紫色。就在莫天睁开双眼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似乎被什么力量推了一把,直接将他的身体推出了寒潭,莫天不知所云的被抛出水面,大惊失色之下一个翻身,便轻松的翻到了寒潭岸边。

  这一番情急之下的举动,让莫天心惊之余也是觉得十分吃惊,他不明白自己何时有了这种本领。而当他再看自己的身体时,莫天彻底的惊呆了。因为他的衣服由于太小,而处处被崩裂开来。修长的四肢,让莫天意识到自己竟然长高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成长。

  莫天不敢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脸,急忙对着潭水看着自己。映入潭水的英俊面孔棱角分明,倒是与他之前有着八分相似。

  “难道我真的长大了?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只是一场梦的时间?”莫天依旧对自己的现在的模样不敢相信,直到最后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才证实自己不是在做梦。

  此刻的莫天再也不是三日前的痴傻之人,双眸之中深邃而有神。可越是恢复了聪慧,莫天就更是心痛如绞。曾经他以懵懂无知的眼睛看待世界,如今却是让他觉得世人的尔虞我诈!灵智清醒的他再也不是当初的痴傻莫天,他虽然不知道这三日里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莫天却清晰的记得三日前父亲惨死的那一幕。

  莫天望着比若幽蓝的潭水,双手紧紧的攥着,眼中已然生起了熊熊怒火,似乎可以融化这寒潭的寒气:“秦山!我莫天不会放过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