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头晕晕的,多年没坐过火车,有点受不了这火车的噪音。我要回老家洛阳,去参加一个人的葬礼,母亲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我不记得了。我的名字,也叫洛阳。

  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这个救命恩人。四岁时候不懂事,玩水,掉下河里了,家里没人,他救的。我跟父母去他家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这了,隐隐听说这个人是抗战时期的一个什么团长,反正抗战时期我知道的人都存在于书本上,而且每年医院忙的要死,根本就没怎么来过洛阳。听我母亲说,他叫李建安。

  我本想我应该只是过下场子就够了,毕竟医院让我早点回去,还有几个手术要做的,可是我母亲竟然要我住下了!

  既然要住下我也就住了,住在这个抗日英雄的家里。他家蛮大的,大厅后面是个院子,种了很多花花草草,还有我喜欢的兰花、月季,格局我也很喜欢。忽然,一丝不寻常的声音传入我耳中,28岁的我晓得那是什么声音,只是没想到,这屋主尸骨未寒就有人在这干这种事。本想悄然离去,可惜,撞到了个人。惊动了那翻云覆雨的二人。

  我撞到的是个中年男子,他好像没看到我似的,径直走向那传来叫床声的屋子。

  “李婉曼!你给我出来!”那中年男子很愤怒!

  i最新N章、节{v上/◎酷匠H网$

  过了一整子,从屋里出来一男一女,估计二十几岁,应该还是大学生,女的一脸不耐烦,“爸,你又想干嘛?”“我想干嘛?你看看你,你爷爷还在大厅躺着,外面一大堆的客人!你在这干嘛?嗯?”估计觉得有我这个外人在一边看热闹让这姑娘面子上有点挂不住,横了她爸一眼,就拉着那男的去大厅了。

  这时,那中年男子才注意到了我,或许是故意无视。“抱歉,这是我那不成器的闺女,我是李明彻,这是家父的葬礼,请问您是?”估计李爷爷不会有我这么年轻的战友,我笑了下,“我叫洛阳,是建安爷爷就过的一个人,我是跟我父母一起来的,他们说今天晚上我们要住在这里,是李老爷子说遗嘱里说的。”估计不只是我,很多人都不了解李老爷子干嘛要我一家人住下。

  那人呆立了一会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是洛阳?1986年出生的?老家是这里?”我有的震惊,他竟然知道我是86年出生的,我胡乱的点点头,然后告辞去大厅找我父母。真是奇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