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不能在陪你了。”这是安然在死的时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安然第一次喊萧然“老公。”

  萧然想要复仇,但只能看着自己的仇人,杀死安然的罪魁祸首逍遥离开,自己去无能为力,萧然从那一刻起开始恨自己,恨自己的无力,前世害了自己的兄弟,现在又害了自己最爱之人。

  从此,萧然不再在军队出现,萧然的天才之名也渐渐被人忘记,取而代之的是废柴,窝囊废,曾经和萧然,安然一起斩杀敌军将首的那支“银虎”小队也解散,回到各自的队伍过着平凡的生活。

  就在刚才当萧然的父亲萧天城说出,自己的仇人已经出现的时候,萧然承认自己原以为一生不在会有波澜的心湖,犹如刮起了狂风掀起了巨浪一般。

  “梦雨”萧然低声唤道。

  “少爷,什么事情?”萧然过去的往事梦雨都知道,甚至可以说是一清二楚,她曾经也是“银虎”小队的一员,自从萧然颓废之后,梦雨就继续回到萧家,做起了丫鬟。

  梦雨很小的时候就被萧然的母亲纳兰若从奴隶场上买下,本以为接下去的生活是黑暗的梦雨,却在萧家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久而久之,梦雨大了,被派来服侍萧然,梦雨也知道,她自己最后是要嫁给萧然做妾的,但却没有任何的怨言,而且萧然对她很好,从来不强迫她做任何事情,能一直服侍萧然到老算是梦雨唯一的愿望了。

  “吹响银虎集结号角,我带你们去复仇。”

  萧然的口气显得有些颤抖,但梦雨可以听出萧然话语之中的那一丝热。

  “好的,少爷,我马上去办。”梦雨行了个礼便走出了房间。

  “少爷,你终于要在此崛起了吗?你不知道我们“银虎”一直等着你再次在我们斩杀敌军。”梦雨走出房间口里低语着。

  梦雨走出房间后,萧然将房间门关闭,房间里顿时显得有些黑暗,萧然从紫檀箱子中取出夹层之中的匕首,轻轻抚摸着说道“破军,你是不是也饥渴难耐了,是不是也想为你主人报仇,来,我带你去报仇。”

  这把匕首算是安然唯一留下的物品了,也是萧然最珍视的物品。

  说完萧然打开已经很久没有打开的一个橱柜,从中取出一套炫丽的铠甲,这件铠甲是安然亲手制造的图纸,并全程跟着武器制造师打造的,是送给萧然十五岁成人礼的礼物。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了。

  “嘟.....嘟.....”

  御龙城之内想起了号角之声,传遍了整个御龙城传到了御龙城之外满是血影剑光的战场之上。

  前线先锋营主将孙铁龙,侧翼副将慕容风天,纷纷留下眼泪,在战场之上这些铁铮铮的赤血男儿,在面对敌军包围弹尽粮绝之时都为留下半点眼泪,在被敌军俘虏受尽折磨未从屈服的铁将,此时却纷纷落泪。

  主将落泪在各个军营之中纷纷出现,一些新兵并不知道其中缘故,在一些老兵的解释之下他们知道,这就是流传在军中的军人之情,也是原本老兵们梦想着去的队伍,不为升官发财不为衣锦还乡只为了这一份战友之情。

  “儿子,你终于明白了吗?”萧天城站立于城楼之上,望向自己府邸之处,不禁潸然落泪。

  雄狮初醒

  “队长好。”

  半个时辰之后萧家练兵场之上,出现了在军营潸然落泪的主将们,在这里他们当初在军营之中的傲气,没有冲杀敌营斩杀敌军的煞气,只有的是那无限却不知从何说出的感觉。

  “萧然哥哥,带我们斩杀敌军,为我姐姐报仇吧。我们一定为你鞍前马后万死不辞。”说话的是安然的妹妹安若雪,是安家第二个女儿。原本也是“银虎”的一个成员。此时安若雪单膝跪在萧然面前请求萧然带他们征战沙场

  “请将军带末将冲入敌军,斩杀敌将,护我国土,我们定鞍前马后万死不辞。”话语之间,萧然面前的这六位军人纷纷单膝跪在萧然面前,请求萧然出征,重新带他们恢复往日“银虎”在敌军之中闻风丧胆的军威。

  “我颓废了三年。”萧然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昔日战友,心中百感交集。“三年之中我浑浑噩噩的度日,但在今天我明悟了,血海深仇未报,我又怎么能颓废,现在仇人出现,而且还在侵占我们的家园。我又怎能颓废,这三年里,我愧对兄弟们对我的新人,但在今天我决定带大家冲锋陷阵,为我们死去的战友报仇。”

  “为死去的战友报仇,为死去的战友报仇。”萧家练兵场上回荡着回响着怒吼的声音,萧然环望天空,心里暗道安然我会为你报仇的。

  御龙城之上,萧然站在御龙城城楼之上,肩上背着一杆狙击枪,一双眸子望着城楼之下厮杀着的将士们,右手之中则握着一把沙漠之鹰,白色的枪身在萧然的手里打着旋,而萧然的身后并列站着“银虎”的全部队员,队员锐利的视线让人不寒而栗,来往巡视的士兵不敢直视只能快步离开。而身后的队员们则持剑而立,随时准备立即执行萧然的命令。

  “队长,现在我们还不下去吗?等了三年了,骨头都快生疏了。”孙铁龙站在一旁实在无聊,已经习惯了战斗的他现在突然停下杀戮感觉浑身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只能向着萧然抱怨道。

  萧然装过身子,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孙铁龙等人,虽然在一旁保持着军人的站姿一动不动,但已经对队员们很了解了的萧然自然看出了他们的不自然、虽然他们极力保持自己的站姿。

  萧然收起手中的枪,将自己的枪装在自己右腿之上的枪套里面,这个枪套也是安然亲自给自己缝制的,看到这个萧然顿时觉得一阵心疼。

  又看看面前的这六个人,三年不见,他们已经被时光磨去了当初的青涩和懵懂,就算在地球之上也能挑战一流的佣兵团,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之内还有超越科技的东西,武技和魔法。

  这里的武将世家出身的人家家都有学习武技的人,而贵族的学习魔法,在这里魔法可以制造一些人类做不到的物品可以造成巨大的伤害,最后返璞归真而成神,而学习武技的人则能强身健体,达到顶峰一人可以独挡千军万马,最后超出无界,但不管是成神还是超出无界都没有一个能飞升这倒是和地球上的一些yy异界小说不同。

  “不要着急,我们的主场是夜晚,现在的我们需要保持状态,当然你们现在可以提前活动一下筋骨,但不要受伤,我可不想“银虎”的第一杖就有人缺席。”萧然活动了一下手腕,接着开始做起了俯卧撑,便不在理会身后的队员们了。

  “那队长我们先下去活动活动。”孙铁龙嘿嘿笑了一声,朝萧然行了个礼便和急冲冲的和“银虎”的其他队员一起下了城楼。

  “铁龙还是和以前一样猴急,他们的性子真是一点没变。”梦雨笑着看着正在做俯卧撑的萧然,此时的萧然没有穿铠甲,只是穿着一身的训练服,裸露出来的肌肉随着萧然的运动有规律的运动着,萧然额头的汗水滴在上面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少爷,你真的不担心他们出什么问题吗?”梦雨站在萧然的身边,看着这个崛起的少年,他现在仍像多年以前一样的雄姿英发,一样的挥斥方遒。

  “只要不死,能将人活着带回来这就是身为一个指挥官最大的殊荣了。”萧然站立起来,侧头看了一眼正说笑着说笑着向着战场走去的一行人,嘴角也勾起一丝的笑容。

  “练习就是为了战斗,而且像这些杂兵还不能让我们“银虎”小队的人受伤,因为他们不配。”但这丝笑容很快消失,替代其上的是满面的冷漠,萧然冷哼一声,淡然说道。

  “我饿了,梦雨你去给我煮碗面。”说完萧然卸下背在肩上的狙击枪,将狙击枪架在城墙之上,透着镜头萧然狙击枪的视线一点一点的跟着孙铁龙一行人移动。

  梦雨摇了摇头心里感叹道“少爷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口上说不担心,内心还是害怕他们受伤。”梦雨望了孙铁龙一行人,摇了摇脑袋,便走下了城楼,只留萧然一人站在城楼之上,时刻护卫着在下面浴血奋战的“银虎”小队。

  ao酷匠网A@永T5久…免v费看D-小'A说+…

  不过自从三年前就很少在见到少爷笑过,也不知道这次少爷的醒悟是福是祸。梦雨叹了口气,便朝着萧府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