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鹅毛般的大雪落在萧然最爱之人的身上的时候,萧然只能默默的看着,默默地看着她缓缓的闭上眼睛,自己却无能为力。

  当自己最深爱之人为自己而死的时候,萧然只能在一旁看着,却帮不上任何的忙,一个自称为天才的人,如今却成为了最大的废柴,以往站在万人之巅指点江山的雄狮此时却已经变得如同邋遢不堪的疯子一般,每天只对着一幅画了度一生。

  如今诺阳大陆爆发战争,大陆上的各个国家开始不断的发起一场场的战争,百姓民不聊生,而各国在则这场战斗中实力大减,一些新兴势力的崛起,让这场战争变得更加的激烈,每一个势力都想在这场这都中获利,但只能越拖越弱,最终一些无力再战的国家只能灭亡。

  而每一场战争之后,死亡士兵的骸骨被烈火焚烧,燃烧尸骨的烈焰久久不灭,燃烧过后只留下地上那被鲜血浸染成红色的土地,和死者家属收到的一份份军队发的将士战场阵亡的信件。

  酷,匠%(网j正2|版首Y发lb

  正当各个国家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而一个晴天霹雳让这些已经杀红了眼的军事家和部队们沉寂了下来,早已经对人族恨之入骨的兽族开始从北方横断山脉南下,并开始朝着人类居住地前进。看来兽族想要趁人族虚弱之时,一口气将人族拿下。

  人类只得暂时放下了种族内的仇恨和纷争,成立了联盟开始和兽族军队进行战斗,但因为先前的战斗使他们的军队实力大减人类在战斗中屡战屡败,士气沉寂到了极点。

  “少爷。”萧然的女仆梦雨走进房内,手里端着一盆温热的水。秀丽的长发垂直到腰。额前一撮斜斜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半张脸,淡粉色的樱唇在晨光之下泛起亮光,一双深邃的星眸总是闪烁着灿烂的光芒,只是这个拥有姣好身材,貌美如花的姑娘却没有让萧然的眼神从画上撤下。

  “梦雨,你说安然在另一个世界会过的好吗?”萧然站在一副画像之前,背朝着梦雨含情脉脉的盯着挂在墙上的画。

  “少爷,安然小姐在另一个世界一定会过的很好的,还有就是少爷,老爷说让你一会去演武厅找他,有要事和你商量。”梦雨将热水放在梳洗台上,然后开始收拾萧然的床铺。

  “梦雨,你跟着我已经有十年了把?这些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萧然仿佛没有听到梦雨的话只是继续问着梦雨问题。

  “少爷,对奴婢很好,奴婢无以回报只能尽心尽力的服侍少爷。”梦雨收拾完床铺,便站在萧然的身后笑着看着萧然。

  “唉.....,临死之时才能明白最珍惜之物,才悔悟名誉钱财,生带不来死带不走。”萧然感叹一句便走出房门没有理会房间之内正担心着他的梦雨。

  “少爷,你什么时候能解开这个心结,不知何时你才能重现你指点江山的气势。”梦雨看了一眼墙上的画像微微的叹了口气。

  墙壁之上,一副惟妙惟肖的画像挂在墙壁的正中央,一个女生身穿铠甲矗立其中,手持匕首,嘴角勾起的笑容勾了倾世之容。

  “父亲,你找我什么事情?”

  走进饭厅,萧然坐在属于自己的位子上,吃着饭。

  “萧然啊,三年了你打算一直颓废下去吗?现在正是国家危难,你有很厉害的指挥天赋,而且你从小就对格斗有异常的天赋,我准备让你去前线指挥几场战斗,然后送你去羽虎战斗学院去进修后再出来接替我的位子,再娶个好媳妇给我们萧家增个男丁,这样你父亲我死了以后也算对的起列祖列宗了。”

  萧天城放下餐具开始对萧然进行每天一次的劝说,萧天城以上二代都世袭大将军,镇守御龙城,扼守天龙国帝都“龙城”的必经之路。

  萧家军的名声在诺阳大陆之上连兽族和不死族都有耳闻,甚至不敢与其精锐队伍对抗,在诺阳大陆的其他国家军队素有谈“萧”色变的情况。

  而此时让别国军队谈“萧”色变的萧家军的大将军萧天城却磨磨唧唧的对着萧然一顿口水战,萧然却颜色变得越来越黑,显然是对这件事情忍受到了极点。

  “我说,父亲,这件事情能不能不提了,我说过我不会再去前线,我答应过安然要好好的活下去,不会再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了。”说完萧然便将碗筷放在桌上说了句“吃饱了”便要走出饭厅。

  “萧然。”萧天城喊道,却没有让萧然停下前进的脚步。

  “难道安然就像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吗?,难道安然喜欢的是你现在这个自暴自弃,整天活在以前的萧然?”

  可这些话却没有丝毫留住萧然的脚步,萧天城看到自己儿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样子,心中顿时燃气熊熊烈火,朝着萧然离去的方向冷声说道。

  “难道,你不想知道杀死安然的凶手现在在那吗?”

  听到这句话,萧然脚步停顿了一下,但立刻按照先前的步子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是这次兽族侵略部队进攻我们天龙国的主将杀了安然,也就是你当初看到那只满是鲜血的老虎。”萧天城的声音从房间志宏追出,传入萧然的耳朵之中。萧然没有回头,径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萧然走进屋子,梦雨已经不知道何时已经将房间打扫干净,此时正站在萧然的一旁等待着萧然的吩咐,萧然径直走到自己的床边,从自己的床下拖出一个紫色的檀木箱子。

  箱子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在箱子之上写着一行俊秀小字“安然爱萧然。”

  打开紫檀木箱子,箱子之内赫然是现在的热武器,一把做工精细的狙击枪,和两把沙漠之鹰,箱子之内有一个夹层内有很多的子弹和一把锋利的匕首,只是每个子弹上都有一些奇形怪状的花纹,隐隐的感觉有能量在流动。

  萧然拿起自己的狙击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回首往昔,二十年前自己降生在这个世界却带着前世的记忆,前世萧然是地球上的一支很有名的佣兵团的队长,精通武器制造和爆破,但在一次行动中,他们小队却遭到了敌军的拼死打击,萧然看着自己的队友为了救受伤的自己,一个一个的倒下,当只剩下自己的时候,萧然毅然决定和敌军同归于尽,一场爆炸将敌军和自己全部带走,只是当自己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萧然却身处异界,出生在一个武将世家,凭借在地球之上的记忆,萧然从小就天赋异禀,而在萧然十七岁的时候,一切都变了,萧然最喜爱之人却在鹅毛大雪之夜死在了自己的怀里,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