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啊!

  自己没有从山崖上掉下去,也没有被天打雷劈,更没有在电脑没插网线的时候点击屏幕上莫名弹出的对话框,居然也得到了这样的奇遇。

  张助人心中暗赞,老爷爷们也在与时俱进啊,这真是极好的!

  打今儿个起,我也成为了小说主人公似的人物了。

  张助人仿佛看见了无数金钱美女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啊。

  嘿嘿嘿~就在张助人傻笑着憧憬未来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这才回过神,一手捡起地上的《中华料理大全》,另一手擦擦口水,接了电话。

  “喂~”

  “雷锋同志,你干嘛呢?宿舍快关门儿了你知道不?东西买好了就赶紧回来,麻溜儿的。顺便帮我带包烟,十块的娇子,谢了啊。”

  接起电话,里面传出了一串天津话,这是张助人的舍友刘天。

  雷锋是张助人的外号,取自他的名字,助人为乐活雷锋。

  “得令~马上就回去。”

  张助人一看时间,十点快半了,赶紧走向礼品店。礼品店名叫“布吉岛”,在街道两边对门开的两间店面,一间卖饰品,一间卖礼品。

  给教官的礼品张助人早就想好了,他原本想买个精致的打火机,但之前问过教官,教官说不吸烟,于是他打算买个剃须刀。

  “同学,想要什么随便看看。”

  进了店,圆脸老板很热情的招呼张助人。

  “我想看看电动剃须刀。”

  得知他要买剃须刀送教官,老板就分别向他推荐了几个不同品牌价位的,同时还表示可以免费给他办理会员卡,有打折优惠。

  “那就这个三头的吧。”

  被老板的热情所感染,张助人爽快的买了一款飞利浦电动剃须刀。

  “同学,我再送你两张海报好了,以后要常来哟~”

  海报?正好可以回去贴墙,干脆多买几张好了。

  张助人欣然跟着老板去对面的铺子挑选海报。

  “我刚进了一批新货,品质绝对优良,随便挑啊。”

  老板拉出两个大箱子,里面全是动漫海报,估计不下三四百张,不论纸质还是色泽确实都称得上是优良。

  不过张助人不怎么看动漫,这些人物没有一个认识的,他按照自己的喜好随便挑了几张拥有瀑布般长头发的美女海报。

  挑了海报付了钱,赶紧到超市买了包娇子往宿舍跑去。

  看看表,十点五十了,糟了,这样下去赶不回宿舍了啊。

  张助人加快脚步,在学校环道上跑起,好在或许是突逢奇遇的缘故,他感觉身体十分舒坦,军训一天的劳累全都不翼而飞,跑起步来腿脚格外有力。

  这样下去还是赶得上的,张助人松了一口气。

  转过一个弯,树后突然走出一个人来,张助人,收不住脚眼见就要撞上去了。

  那人反应倒很快,侧过身就把张助人给让过去了。

  张助人本拟这下要撞到人,谁知撞了个空,心里没有准备,踉跄几步扑向路边的花坛。

  那人见状,伸手一拽张助人的后领子,把他拉住了。

  “同学,你没事吧?”

  那人问道,声音浑厚,很有质感。

  “唔。”

  张助人涨红着脸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先把手放开。那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提着对方的后领子。

  “哦,不好意思啊,一时没注意。”

  那人不好意思的松开手,在张助人背上拍拍,帮他顺了顺气。

  “没事没事。”

  张助人喘匀了气,这才打量起来人。

  来人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身形魁梧,比能自己高出小半头,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就是皮肤略有点黑。他身穿一身白色练功服,手提一刀一剑,身后还背着一根齐眉棍。

  “你也是大一的啊?”

  那人也在打量张助人,看见张助人还穿着军装的裤子。

  “恩,是啊……咦?你也是?”

  “对呀,不像吗?”那人摸摸下巴,恍然大悟。

  “今天没刮胡子罢了,我其实很面嫩哟~我叫魏龙舟,魏是北魏孝文帝的文,龙舟就是端午节划的那个龙舟,你呢。”魏龙舟伸出手。

  这哥们儿的营养都用来长肌肉了吧。张助人想着,也伸出手来和魏龙舟握住。

  “张助人,张是张冠李戴的戴,助人为乐的助人。”

  “哈哈”

  “哈哈”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你这么晚了,拿着这些东西是干嘛去了?”张助人指了指魏龙舟的刀剑。

  “练功呗,家传的功夫,每天都要练两手。”

  “原来还是武林中人,失敬失敬”张助人肃然起敬。

  “哪里哪里,不敢当。”魏龙舟拱拱手。

  “我对武术向往已久,你们家这个有没有什么不能外传的规矩?”

  “这个倒没有。怎么你想学啊?我教你啊。”魏龙舟拍拍张助人的肩膀。

  “那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张助人喜不自胜。

  两人边聊边向宿舍区走去。

  由于宿舍楼快要关门了,两人也就没有多聊,交换了电话约好改天一起出来交流,就各自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已经十一点了,刚赶上阿姨断电、关楼门,赶紧跑回宿舍,张助人这才歇了一口气。

  大家训练一天早就累了,此时已经上床睡觉了,只有刘天还巴巴的等着张助人买烟回来过个嘴瘾再睡。

  把烟给刘天扔到铺上,又帮他点了火,张助人就去水房冲凉去了,刚才跑了一路,身上又有些出汗。

  张助人冲完凉回来的时候,宿舍的哥儿仨都已经睡了。

  学校的男生宿舍是四人间,女生则是六人间。张助人宿舍的三个舍友除了刘天一阁天津的之外,其余都是本地人。

  此时宿舍里面异常的热闹,一个打呼噜,一个磨牙,还有一个说梦话,此起彼伏,如同交响曲一般。

  就怕你们睡得不踏实!

  这正合张助人的意,你们要是不睡死了,我怎么看我的宝贝秘籍呢?

  张助人坐到凳子上,掏出手机和秘籍,借助屏幕的亮光细细查看。

  张助人才不会相信天上掉下来一神仙,在路边烤着面筋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一菜谱,那不能够呀。

  《中华料理大全》掀开封面,里面第一页,还是这六个大字。

  不会真的是菜谱吧,张助人心里一咯噔。不过他转念一想,神仙放屁还不同凡响呢!就算真是个菜谱,天上的,总该有点门道吧。

  第二页,这次的字小了点,也多了俩——“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我擦!”

  张助人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随后赶紧捂住嘴怕吵醒了舍友,好在打呼噜磨牙梦话声都没有断。哈秋~”

  仙界某处山峰之上,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头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喝酒烤肉吃,忽然打了个喷嚏,把满满一口酒都喷了出去。

  酷E;匠W网R正版n首发*

  “哇!我珍藏的百果酿!这可是我收集了三百余种奇珍异果酿制了五百年的美酒啊,有好多种仙果都已经绝迹了的!”

  老头悲惨的喊道。

  “不对!我已修成大罗仙体,怎么会打喷嚏,是谁在念叨我?不要让我抓住你,可恶!”

  老头闭眼睛掐指推算。

  “咦,一个投影不见了?待我看看是哪一界的。”

  ……

  张助人心惊肉跳的翻开第三页,这一页字更小也更多了。

  “上一页是骗你的,哈哈,十五字十五字”

  哈你妹啊!

  十五字你妹啊!

  神仙也会玩贴吧吗!?

  没想到这老神仙,还是个老太监,该不会是当年在人间写书没写完就飞升了吧。张助人忍不住腹诽到。

  张助人激动之下手一抖差点把书撕了,不过这书虽然看着黄旧,倒是十分结实,还有一点弹性不像是纸。

  张助人又加点力扯了一下,没事。

  再加点力,还是没事。

  “还怪结实,等下再收拾你,要是没球用,就拿你擦屁屁。”

  张助人也不敢真下大力去撕,怕万一撕坏了。

  不管怎么说,起码自己不用当太监了。

  翻开第四页。

  这一页开始没有了字,是一幅盘坐着的人体图,人身上有一些点和线,估计是穴位和经脉,不过旁边没有注释,张助人也看不懂。

  总算有干货了,不过没注释可怎么练,难道还要去学中医?学就学吧,虽然很麻烦,但总不能辜负了这番奇遇。

  再往下翻,也都是一些没有注释的人体经脉图,不同的是,这些人或站或卧姿势都不尽相同。

  眼见快翻到底了,全部都是这些图画,张助人不由感慨,看来真要去学中医了。

  就这么一口气翻到最后一页,这一页倒不是人体图了,而是一个八卦,在八卦旁边还有几个非常细小的字,由于手机光线比较暗,张助人只得把脸贴过去辨认。

  “正……文……开……始”张助人小声念出那几个字。

  这尼玛是玩儿我呢吧?!张助人心里刚升起这个念头,那八卦突然从纸面浮了出来,狠狠的印在了他的额头上。

  张助人只觉得脑门儿像是中了人一棍子,惨呼一声,整个人从凳子上翻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而凳子翻倒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张助人的三位舍友。

  “哼~~~呼~~~”这是呼噜声。

  “咯兹~咯兹~……”这是磨牙声。

  “……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谁也逃不离……”说梦话的这位还唱了起来。

  在这一片‘交响曲’中,张助人额头上的八卦和胸口的龟甲同时发出微弱的光芒,一红一蓝,慢慢融入他的身子……

  仙界,老头睁开眼睛。

  “原来是匠火神萧安那死鬼的传承,说好了一人执掌火神位五百年,如今超了四百年这死鬼还不来接我的班,不会是被我死鬼死鬼真的叫死了吧,那可怎么办,我老人家岂不是没有休假的时候了。唔,这个小鬼头得了我和萧安的传承,以后不就可以接我的班了?”

  老头笑了起来,忽的又一皱眉。

  “不过这小鬼得了我的好处还敢念叨我,不出了这口气,实在不是我老人家的作风。”

  他两眼一转,想了个主意。

  “有了,他现在正在接收我和死鬼萧安的传承,就给他找点乐子吧,哈哈。”

  老头屈指一弹,一缕淡蓝色火焰没入虚空不见了。

  “成了~”

  老头拍拍手,哼起小曲儿继续喝酒吃烤肉。

  ……一缕淡蓝色火焰从虚空冒出,在张助人身上来回飘了几圈,他额头的八卦和胸前的龟甲便分出许多光辉融入了蓝色的火焰。

  融入了红蓝光辉的火焰由原本的蜡烛焰大小火苗变成了一个拳头大小光球。

  光球颤了两下,分出八个蜡烛焰大小的小光球,飞射向四周不见了踪影,光球又晃了晃,飞向书桌,落入了一堆海报之中。

  ……

  与此同时,某座火山脚下一栋石屋内,一个盘坐在地身着黑袍火纹的老者睁开双眼。

  他拍拍双手,一个同样黑袍火纹的年轻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面前,单膝跪地行礼:“长老。”

  老者发出嘶哑的声音:“天界神火降临,请圣火令与护令使!”

  “是!”青年又一行礼,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了。

  ……

  张助人做了个梦,他梦见一个肌肤如雪,长发如瀑布般的少女站在他面前,说可以让他许个愿望。

  他瞬间想起了《我的女神》,这是他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动漫之一,于是他许愿说:“我希望有个像你一样的美女可以陪着我。”

  女神答应了他的请求。

  张助人高兴的蹦了起来。

  呼~的一声,他坐了起来,原来是一场梦啊。

  这时,微微的光芒从张助人身侧传来,他扭过头,一张海报正发着微光漂浮在他右边,海报上面正是他刚才梦见的美少女。

  美少女仿佛在在海报中活了,她双手捧在胸前,轻声说道:“少年,根据你的愿望,我如约而至。”

  张助人愣住了。

  原来真的有女神。

  但为什么我的女神是画出来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