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同学,我看你天赋异禀,骨骼惊奇……”

  张助人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大爷,而大爷正说得神采飞扬、不亦乐乎。

  “大爷,我要两串烤面筋。”

  “……想必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

  这位大爷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红润的,显得神采奕奕。他熟练地一手翻烤面筋,一手刷着酱料,双眼却看着张助人,嘴里不停地念着《功夫》里面的台词。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张助人拍拍自己的额头。

  在刚刚结束的夏天之前,张助人结束了他的高中生涯,并考上了西纺大学,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说起大学,大一的新生们最开始,也是最深刻的印象就要数军训了,张助人也不例外。

  在军训的最初几天里,他积极努力,动作规范,于是被教官看中选作通讯员。

  通讯员是个好差事,在别人站四十分钟军姿的时候,张助人只需要站十五分钟,就可以四处走动给其他人纠正动作。

  现在军训马上要结束了,明天军训汇演过后,教官们就要回驻地了,同学们决定给教官买件礼物,而挑选礼物的重任就被大家交给了通讯员张助人。

  晚上的训练九点结束,张助人回宿舍冲盆凉水换个衣服,去了钱包直奔吊堡。

  西纺大学旁边还有一个西科大学,吊堡就是两个学校之间的村子,张助人他们第一次听说的时候,真心觉得这个村子叼爆了。因在两个大学中间的缘故,吊堡里面小吃、服装、礼品、网吧各种店铺一应俱全。

  到了吊堡已经快十点了,张助人觉得自己肚子有些饿了,正巧瞧见旁边有个烤面筋的摊子,便去买两根面筋垫下肚子,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大爷,你是卖烤面筋的,不是算命的!

  “我这里有本秘籍,见与你有缘,便宜点,十块钱卖给你了。”烤面筋的大爷浑不知自己已经被人拿去和街边算命的比较上了,把手一伸,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本泛黄的书,还是线装的。

  还真有秘笈!

  张助人乐了,接过书一看,顿时脸就黑了,只见封面上六个大字,《中华料理大全》。

  他把书塞回给烤面筋的老头,“大爷,我就想买两串烤面筋,不想对抗‘黑暗料理界’。”

  “什么‘黑暗料理界’,同学,你《中华小当家》看多了吧?”大爷鄙视之。

  “大爷,你也知道《中华小当家》?”

  “那是,我看了足足十遍!”大爷仰起脑袋。

  张助人肃然起敬。

  “比我还多一倍呢!”

  “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要你继承我的衣钵。”

  “大爷,我只是想吃烤面筋而已,对抗‘黑暗料理界’的事儿,还是您自己搞定吧。”张助人坚决拒绝。“您要是再这样,我可就去买那边儿的煎饼果子了啊。”

  “别!”大爷左右看看,向张助人招招手,示意他把耳朵靠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是一个神仙。”

  张助人扭头就走。

  “你莫急着走,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老头拽住张助人的衣袖。

  “行啊!你要是真能证明自己是神仙,这秘籍,别说十块,一百我也买了。”张助人嗤笑一声,停了脚步。

  “不用,说十块,就是十块!你我有缘,再附送你两根烤面筋。”

  “少废话赶紧的。”张助人觉得自己是遇到了骗子。

  “行,你可睁大眼睛看清楚,别以为我老人家是在骗你。”

  大爷关了火,取出一根没烤过的面筋刷了酱,撒上调料芝麻,拿在左手。伸出右手食指对着张助人一比划。

  “看仔细喽。”

  老头的食指一晃悠,嗤的一声,只见冒出一撮明黄色的小火苗,跟蜡烛似的。

  “咦~”张助人讶然。

  “还没完呢。”

  老头说着,火苗逐渐转变成酒精灯焰般的淡蓝色。他屈指一弹,火苗落在左手的面筋上蔓延开来,包住整根面筋,看起来就像包了一层蓝色薄膜。

  数秒之后,蓝光像是被面筋吸收了一样,缓缓消失,与此同时,一股香味传进了张主任的鼻子。

  “尝尝看吧。”

  老头看着张助人惊讶的表情得意一笑,将面筋递给他。

  张助人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鲜美的滋味在他的味蕾上传递开,香气顺着喉咙涌上鼻腔。

  好吃!

  张助人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面筋,喷涌的感情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直冲而起,火柱之上赫然是两个大字:“美味!”

  老头见他如此神色,哈哈一笑,说道:“怎么样少年,心服口服了吧?”

  “咳咳”张助人咽下最后一口面筋,清了清嗓子嘴硬道,“面筋确实很好吃,不过就凭这一手魔术就想称神仙,那神仙也未免太好当了吧?”那你如何才肯信呢?”

  “自然是重来一遍,不过我要先检查一下才行。”

  “就依你,怎么来我老人家都不含糊!”

  张助人也不客气,拉住老头的双手摸摸捏捏,卷起老头的袖子,确认都没有机关。又亲自挑了一根面筋出来,还尝了一下确定它确实是生的。

  “检查完了?”

  老头大大咧咧的让张助人尽情检查了个够。

  “嗯,这次你要是还能成我就服你。”

  就算不是神仙,这一手绝活也是狂霸酷炫叼啊,学到手不仅能变魔术耍帅泡妞,更能自制美食,绝不吃亏。

  老头嘿嘿一笑,依样画葫芦又来了一遍,只是这次的火焰变成了红色。

  接过烤熟的面筋伸到嘴边,张助人轻咬一口,这次的烤面筋和上次又不相同。

  鸡肉味,嘎嘣脆!

  居然还能变换口味!

  “怎么样,少年,你服气了吗?若是不服我老人家还有别种口味,任你挑选,哈哈。”老头拍拍双手,取出《中华料理大全》递过来。

  “我服了,心服口服。”

  张助人接过《中华料理大全》夹在腋下,又从口袋中摸出十元钱,双手将钱展平,恭恭敬敬的递给老头。

  老头收了钱,突然一指点向张助人的胸前。老头出手快如闪电,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戳中了胸口。

  张助人胸口挂着一片家传的龟甲,据他爷爷说可以趋吉避凶,所以他一直挂在脖子上从不离身。

  老头这一指就点在了龟甲上,一丝淡蓝的火焰顺着老头指尖没入了龟甲。

  龟甲上浮现出了许多细小的符箓,绕着龟甲涌入他的胸膛。

  不过这些张助人统统没看见,因为他已经像武侠小说中被点穴的人一样动不了了。

  他眼前的老头和摊位慢慢变得模糊,并最终消失不见,只有老头的声音还残留他在耳边。

  “记住了,老人家我是仙界食火神,秦逸之是也。今日喜见故人之物,送你一场造化,你需谨记:与人为善,便是于己为善。”

  话音落下,张助人感到胸前传来一阵热流,虽是在九月中旬,这热流却不让他觉得燥热,而是温润的感觉。随着热流传到周身,他又恢复了行动能力。

  眼前已经没了老头,哦不,是食火神和他的烤面筋摊。

  张助人扭头看看左右,四周围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仿佛这一些就是自己的做的一场梦一样。

  难道是自己太累发癔症了?像这种遇到老爷爷送奇遇的事情只有小说中才会发生吧。

  嗯,我肯定是小说看太多了。

  张助人这样想着。

  “同学,麻烦你让一下好吗?”

  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是两个女生,被张助人挡住了路。

  “好的好的。”

  张助人连忙向旁边让开。

  “啪”

  一本泛黄的线装书掉在地上,封面上六个大字《中华料理大全》。

  6酷匠_网唯w一正版pv,其他?都“是h盗版

  原来真的有老爷爷送奇遇!

  但为什么我的老爷爷是卖烤面筋的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冰心vicious说: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