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你说,大溪湖旁的黄凤花开了,你就回来。那夜,我梦见了大南院后的那棵老树,它又活了,那重活的树叶子,好绿,好嫩,那树上居然还有了鸟。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就常在这树下玩。可是后来,它死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张叔在今年初春的时候,殁了,再没人爬上大堂屋为我们捡风筝了,你知道吗?张叔走后的那晚上,我哭了一晚上。爱我的人又少了一个。⋯⋯你怎么还不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