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声息,几道黑影一闪而过,带着呼呼的破风声。

  别院的屋舍内,一名少年,正在酣睡,身子侧翻,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突然,一点寒芒而至。瞬间,少年头颅飞起,落在地面,原地打转。

  “任务完成,退。”

  声音低沉有力,四道黑影不做丝毫犹豫,向别院外轻轻一跃,转眼便不见踪影。

  只是,在四道黑影退去后,清幽的别院内,却是异变突起。

  整个别院内,充斥着淡蓝色的光芒,其中,屋舍内最为耀眼。蓝芒不断闪烁,原本在地上打转的头颅居然腾空而起,在蓝芒的牵引下,缓缓回到尸体之上,一道淡蓝色光圈在接口处形成,转眼间,伤口消失。整个别院内,再度幽静下来。

  ......

  陆辰清醒时,已经是正午十分。窗外,阳光倾下,杨柳微微下垂,带着几丝凉意的轻风拂过,说不出的惬意。

  “少爷,少爷,你醒了,怜儿可是遵从了少爷您的吩咐,没有吵醒你哦。”说着,少女的小嘴向前一撅,欢蹦乱跳道:“怜儿服侍你更衣。”

  “怜儿?”

  l酷;~匠、网首发Qw

  “更衣?”

  陆辰双眼朦胧,听到娇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视线顿时清晰了起来。

  眼前是一位看上去不过十四五的少女。黑发秀丽,如同黑瀑般飘洒下来,散发着说不出的活力。浓眉下的明眸皓齿,更是摄人心魄。使人无法自拔。再加上肤色胜雪,一袭青衫,将胸前优美的线条勾勒出来,曼妙的身躯在薄如细丝的青衫下,显得若隐若现。妩媚与青涩的矛盾结合,犹如九天仙阙般不可方物。

  陆辰来不及环视四周,视线已经被这位妙龄少女所吸引,瞬间跳下巨大的柔丝床,同时失声道:“美女等下,马上就好。”

  “我靠,这铜镜是不是坏了。这猥琐男是谁啊”。

  铜镜前,陆辰破口大骂。同时双手在身体上左摸摸,右摸摸。铜镜上,人影同样也是左摸摸,右摸摸。

  陆辰见状,惊骇欲绝,一下子跳了起来。:“这尼玛是我?”。

  “这是怎么回事?”陆辰一怔,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少爷,你没事吧。”一旁的怜儿似乎被陆辰的怪异举动吓住了,怯生生的问道。

  陆辰稳了稳心神,轻拍额头,转过身,露出一副可耻的微笑,询问道:“怜儿,,这里可是紫辰大陆?”

  “是啊,少爷问这些干什么。”怜儿疑惑道。

  “紫辰大陆,难道,我重生了?”

  “唏,”陆辰吸了一口凉气,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是的,没错,陆辰活了,准确来说,陆辰重生了。

  “紫辰大陆,紫辰历二八五年。星帝陆辰携手紫帝紫霓裳抵御天地暴动,以生命代价换来紫辰大陆七百年平安。”

  陆辰看着窗口斜挂的竹简,脑袋一热,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在脑海里一一浮现,陆辰记忆的最后一幕,便停留在这里。

  “紫辰历九八五年。我已经死去七百年了吗。”

  窗边的紫辰历在窗口倾下的阳光下微微泛着金黄色,而陆辰稚嫩的脸上,仿佛多了几分落寞。一代星帝,时隔七百年,竟然重生。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既然活着,还得向前看。不是吗?”

  想到这里,陆辰转过身,嘴角上扬,看着铜镜里的人影,微微一笑:“虽然看起来是个小白脸,不过。还真是帅啊。”说着,用手捋了两丝头发。露出浓浓的剑眉,剑眉下的双眸透露出无比的深邃,再加上薄薄的嘴唇,给人一种锋锐的感觉。青衣加身,整个人在添几分神秘。

  “不过,这身体,还真是弱啊,皮肤白皙,脚步虚浮,这货,简直是肾虚到极点啊。”

  一旁的怜儿看着面前的陆辰,明眸中充满了疑惑。似乎整个人,在几个呼吸间,犹如出鞘宝剑,变得锋芒毕露。

  “少爷,老爷还在等您过去,我们快走吧。”怜儿看着如此俊俏的少年,满心欢喜。

  陆辰刻意放慢了步子,一边贪婪的呼吸着怜儿身上散发出的处子芳香,一边消化着这个新的身份。

  龙星镇,有着数以百万计的人口。说是城镇,其实,一般的大型城市都没有如此的规模。

  其中,王家,林家,陆家,便是势力最强大的三大家族,霸占着无数资源,而陆辰的身份,正是陆家的当代族长陆天丰的二儿子。

  “陆家二少吗?”。陆辰嘴角抽搐:“为什么我要当老二。”

  显然,陆辰对于自己的新身份相当不满意,踏出去的半步又收了回来,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怜儿,将脸庞凑到怜儿的樱桃小嘴前,略带玩味。

  怜儿莲步微移,似乎正在沉思中,丝毫微发觉停身转过头的陆辰。

  “噗嗤,”

  两人头部撞在了一起,陆辰只觉得薄薄的双唇上传来一阵柔软,一股沁人心脾的处子芳香传来,令人无法自拔。同时,来不及反应的怜儿一脸呆滞,俏脸瞬间变得通红,酥麻的感觉令怜儿无法做出反应,充满野性的男性气息不禁使其心跳加速。

  良久,怜儿才反应过来,幽怨的眼光直视陆辰,幽幽的道:“,少爷,你坏死了。”

  哈哈,陆辰心情大好。将怜儿搂在身边。

  前世的陆辰,极其的要面子,尤其是对于美女,向来都是敬而远之,因为在陆辰的潜意识里,勾搭美女,本身便是一件不耻的行为。

  如今已然重生,什么面子,都是狗屁,我不说,谁知道我是陆辰。想到这里,陆辰露出了几分邪恶的笑容。

  时隔七百年重生,又有如此美女作伴,岂不妙哉。

  二人相互作伴,穿过校场,绕过几个池塘,沿着一行松柏,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才到达陆老爷子的住处。

  老爷子的住处十分幽静,笔直的杨柳环环围绕,中间是一个简陋的由紫竹林搭建而成的木屋,很难想象,龙星镇三大家族之一的陆家还能有这样简陋的装饰。

  推门而入,陆辰松开了怜儿的玉手,脑海中,却早已经翻滚起来。

  陆凕,陆家第一任族长,陆家可以说是由陆凕一手建立起来的。其他两大家族都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历史,唯独陆家,由陆老爷子硬生生的从两大家族中杀出一条血路。其中,没有几分手段,显然是不可能的

  三十岁突破凝气九重,四十岁到达星元境初期,六十岁压缩星力,到达星云境初期。成为龙星镇第三名星云境高手。创立陆家。

  这是一份殊荣。在整个龙星镇,只有三名星云境初期的高手。由此可见,陆老爷子的含金量有多重。

  陆老爷子背靠在竹墙上,双手放在身前的书桌上。虽然已经是年过六旬,但须发依旧乌黑透亮,精神抖擞,看着门前的陆辰,吐出嘴里的正在咀嚼的草根,眼神透出精芒。

  “陆.........陆......尘?”。

  陆老爷子的话,断断续续,声音忽高忽低,让人无法猜测。

  陆辰一惊,一改之前的懒散模样,语气中带着几分狐疑,略做恭敬道:“爷爷。”

  陆辰一句轻声的问候,却让陆老爷子心中一颤,这混小子,什么时候懂礼貌了。

  “昨天夜里,你那别院可曾发生怪事?”。

  陆辰一愣,旋即苦笑起来,“少爷刚刚活过来没几个时辰,鬼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当然,陆辰自然不可能如实道出。

  “昨天夜里没发生什么,孙儿还梦见和几个美女操练男女肉搏呢。”说着,露出几分淫荡的笑容。

  之前一声礼貌性的问候居然引起了陆老爷子的怀疑,陆辰只能根据印象中的陆尘,乱说一通。

  果然,陆辰随口的一句玩笑打消了陆老爷子的疑惑。

  陆老爷子脸色一黑,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孙儿好色,没想到居然如此淫荡,不知检点。

  ”轰。”

  陆辰被陆老爷子一脚踹了出来。屁股朝天,一旁的怜儿目瞪口呆,莲步微移,将身体颠倒的陆辰扶起,在一旁咯咯的笑个不听。

  狼狈的陆辰狠狠的瞪了一眼花枝乱颤的怜儿,低吼道:“笑什么笑,在笑回去就把你吃了。”说着,陆辰的右手迅速探出,没等怜儿反应,在怜儿高耸的地方揉捏了一下。

  准备擦拭陆辰身上灰尘的怜儿瞬间石化,虽然知道陆尘风流成性,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但是,未经人事的怜儿显然不知道遇见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处理。

  不过,怜儿不知道的是,此时他所服侍的少爷,并不是陆尘,而是陆辰,七百年后,重生的陆辰。

  陆辰很难想象,怜儿如此的娇小可爱,媚态动人,居然还是处子之人,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横空出世:“自己的前身陆尘,这货不会是从背背山下来的吧。”

  想到这里,陆辰发出几声干呕,一旁的怜儿顾不得害羞,在一旁拍打起来。

  直到感觉陆老爷子的气息已经消失,陆辰才直起身子,搂着怜儿,大摇大摆的离去。趁怜儿的不注意,又在胸前揉捏了一把,心里暗暗叫爽。

  陆辰离开竹林许久,陆老爷粗犷的声音方才从简陋的竹屋传来:“灵魂力量接近大成,体内也有了星力的波动,这还是我那个纨绔的孙儿吗?陆老爷子可是记得很清楚,曾经的陆尘,可是纯粹的纨绔子弟,不能文,不能武,唯独在女人方面,下足了功夫。

  清幽的别院内,陆辰盘做,双手划过虚空,凝结出一个个晦涩的手印,在空中呼呼作响。手印愈发的清晰起来,就在关键时刻,陆辰的身体颤抖起来,显然,不能承受太多的星力。

  陆辰咬紧牙关,声声低吼。

  “咔嚓。”手指竟然折断。

  陆辰脸色一沉,有些无语道:“这身体,太弱了吧。连最基本的星力都无法承受,老天,难道你让我重生过来当废物,以目前的身体状况,前世的神决基本无法修炼,只能去武技阁寻找一些低级功法了。”

  陆辰打定主意,便是小心翼翼的调动着微弱的星力,来修复断指,温养虚弱的身体。

  五个时辰后,陆辰身体基本已经恢复,身上有着着微弱的蓝光在不断游动,若是有其他武者在此,一定会惊讶,因为,这正是星力实质化。

  所谓星力,便是天地间存在的能量的总的表现,是天地间的本源力量。但是,星力并不能被人体直接吸收。只有经过修炼功法的炼化,才能引星力入体,成就武者。

  此时,如同潮水般的星力已经将陆辰整个笼罩,由于陆辰身体的太过虚弱,实质化的星力无法被入体,只能不断在陆辰身体进进出出,清除身体的杂质。

  终于,在近乎恐怖的星力洗涤下,陆辰体体内的杂质透过体表,形成一种漆黑的粘稠物质,散发出强烈的恶臭。

  陆辰丝毫没有毫在意,而是将其心神完全沉浸在脑海中。调动庞大的星力不断冲击着识海,识海,便是人体导向星力的地方,既然依靠自然引导无法将星力留下,陆辰决定强行冲击识海。一次又一次,不断冲击。

  “轰。”

  陆辰脑海一声巨响,紧闭的识海终于无法抵御剧烈的冲击,整个识海突然暴动,将实质化的星力全部吞噬。此时,陆辰已经变成一名血人。

  不顾及身体的疼痛,陆辰小心翼翼的将识海内的精纯星力导向丹田,在丹田处凝成气海。

  陆辰咧嘴一笑:“七百年的重生,谁说重生过来当废物,七百年前,我陆辰纵横紫辰大陆,七百年后,亦能。

  气海形成之际,陆辰身体不断颤抖。就连灵魂空间内,也掀起了剧烈的灵魂风暴,与此同时,一道粗狂声音在脑海响起,如若奔雷。

  “凝气一重,成就武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