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那男人面前,一把将站着的他按到了椅子上坐着,然后一针扎向了他的百会穴。银针刚一入穴,那男人立马便抽搐了一下,然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柳雨婷问。

  “半小时后他就能恢复正常了。”我一边悠悠的说着,一边把那男人百会穴上的银针拔了出来。

  “你确定?”柳雨婷有些狐疑地看着我,显然她不相信我说的。

  “等半个小时不就知道了。”我懒得跟柳雨婷解释。毕竟没有事实佐证,我就算把嘴皮子给说破了,那也是白搭。

  半小时后,那男人慢慢的醒了,此时他的目光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呆滞了。除了有些虚弱之外,那男人的状态看上去跟正常人差不多。

  “看不出来,你还真的有两下子嘛!”见我让那男人恢复正常了,柳雨婷对我的态度立马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说完这话之后,柳雨婷便开始审起那叫曹斌的男人来了。在半年前,县人民公园后山上,那废弃的水塔里发生了命案,那命案有可能和曹斌有些关系。

  死者名叫蒋国强,发现他尸体的时候,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从尸检的结果的上来看,蒋国强并没有受到别的任何伤害,就是那一匕首,要了他的性命。

  当时,蒋国强的尸体是像婴儿一样蜷缩着的,嘴还咬着食指。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居然搭着婴儿的襁褓,手背上还被人用刀刻了个奶瓶的图案。

  负责这个案件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刑警,对于蒋国强身上的这些反常的疑点他们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像这种变态杀手他们之前也是遇到过的。

  因为凶器还留在死者身上,所以只需要验验那匕首上的指纹,这个案子就能找到线索。只是,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因为那匕首上的指纹和血迹,全都是蒋国强自己的。也就是说,从各方面的证据来看,蒋国强是自杀的。

  就在案子陷入僵局的时候,警方查到曹斌和蒋国强在经济上有些纠纷,因此决定传唤一下曹斌。可是,让警方郁闷的是,他们找到曹斌的时候,曹斌居然已经变得疯疯癫癫的了。

  从警方调查的情况来看,曹斌之前可没有精神病史,而且曹斌在蒋国强出事之前,一直都是正常的。

  曹斌的突然发疯,很可能和蒋国强案有关系。因此,警方给曹斌联系了精神病医院,可是在精神斌医院治了几个月,曹斌仍是一点儿好转都没有。因为曹斌那里没有任何的突破,这个被称为鬼婴案的案子就这么被搁下了。在一个月前,有个退了休的老刑警给县公安局主管刑事侦查的副局长蔡晨提了个建议,说有些案子很诡异,得请懂鬼神的民间高手配合才可能破得了。

  就这么,蔡晨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并把那理不出头绪的鬼婴案交给了专案组,让专案组试试水。因为蔡晨本来就没对专案组抱多大希望,所以就把刚从警校毕业,才分配到局里来的柳雨婷提拔成了专案组的组长,让她全权负责专案组的工作。

  柳雨婷已经审了曹斌好半天了,无论柳雨婷怎么问,那曹斌都回答说不知道。我好歹也是心理学科班毕业的,因此我能判断出来,曹斌什么都不说,并不是因为他不想配合警方,而是他不敢说。

  要想让曹斌开口,像柳雨婷这么问肯定是不行的,我们首先得把他的恐惧给消除,这样他才敢把知道的说出来。

  我对着柳雨婷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柳雨婷在看到我的手势之后,先是白了我一眼,不过最终还是走过来了。

  “你要是信我,我就有办法问出来。”我说。

  “什么办法?”柳雨婷问。

  “你先带我去人民公园后山上看看,我总得先看看案发现场吧!”我说。

  “好!”柳雨婷回答得很干脆。

  柳雨婷带着我走出了公安局,我原以为她会安排一辆警车带我去人民公园,没想到她把我带到了公交站。

  “咱们可是去办案的,怎么坐公交啊?”虽说现在我还没有拿到制服,但好歹也是半只脚踏进了警察队伍的预备警察啊!这警察办案,可都是坐警车去的啊!

  “局里的车比较紧张,我们专案组因为是最不重要的部门,所以没有配车。”柳雨婷很淡然地跟我解释了一句。

  黄老头,你不是说有豪车吗?我怎么当了警察,连破桑塔纳都没得坐啊?我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那忽悠我的黄老头,然后跟着柳雨婷上了公交车。

  虽然接手鬼婴案的时间还不足一个月,但是水塔这案发现场,柳雨婷来过不下十次了。柳雨婷轻车熟路地把我带到了水塔里,我把水塔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要是这案子真跟鬼有关,别说鬼婴案是半年前发生的,就算是两年前发生的,那在这水塔里都应该能查到些线索。这鬼跟人可不一样,人在犯了案之后会畏罪潜逃,再也不回案发地,鬼却不是。正常的鬼是没有大脑的,它当然也不会主动去害人,除非是人先招惹到了它。从水塔的地理位置,以及周围的环境来看,这地方确实是很适宜鬼魂居住的。也就是说,蒋国强多半是惹到鬼了,所以才在这水塔里把命给丢了。

  “蔡国强是几点死的?”我问。

  “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柳雨婷说。

  “那就对了。”我点了点头,说:“你要是不害怕的话,咱们晚上十一点再来这里,你就能知道整个案子的真相了。”

  -酷◎d匠}W网首%W发

  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正好是子时,鬼是最喜欢在这个时间段出来活动的。不过,有一点我没有搞懂,大半夜的,蔡国强没事儿跑到水塔里来干什么呢?

  这个案子,虽然看上去是鬼做的,但是,从蔡国强大半夜来水塔这一点来看,似乎也有人为的因素。

  我可以肯定,蔡国强确实是在鬼的影响下自杀的,不过蔡国强的自杀,绝对是某个人策划的。因此,就算搞定了鬼,也不能代表这个案子就可以结了。

  “快六点了,我请你吃晚饭吧!”不知道是不是我让原本是死局的鬼婴案有了转机的原因,柳雨婷现在对我竟然十分客气了,还要请我吃饭。

  “美女请我吃饭,我会不好意思的。”我说。

  “要觉得不好意思,你就你请我吧!”柳雨婷倒也不跟我客气。

  我把手伸进兜里摸了摸,把四个兜都翻出来了,一共就摸出了四十几块钱。“我只有这么多了,只请得起小面。”我说。

  柳雨婷白了我一眼,说:“你这么穷啊!算了,看在我是你领导的份上,今天还是我请你吧!”

  “领导?你的意思是你要嫁给我,可是我还没想好娶不娶你呢!”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从第一眼看到柳雨婷开始,我就对她产生了好感。因此,我一个没忍住,就调戏起她来了。

  “啪!”

  柳雨婷一脚踢到了我屁股上,她可是警校毕业的,练过家子的,因此这一脚差点儿把我踢了个狗吃屎。

  “干吗踢我?”我一边捂着生疼的屁股,一边对着柳雨婷质问道。

  “自己要乱说话,活该!”柳雨婷恨了我一眼,然后迈着那风情的步子,扭着小蛮腰走了,也不等等我这个屁股和心灵都受了重创的重伤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