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鬼婴案

  黄老头走向了那女人,然后拿出银针在那女人的身上扎了几针。

  “她再睡会儿就没事了。”黄老头说。

  “这女人是谁啊?”我忍不住好奇,问了这么一句。

  “你仔细看看。”黄老头说。

  我走到那女人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女人是乡场上那个女疯子。女疯子流浪到我们龙冈乡已经好几年了,成天到晚疯疯癫癫的,住在乡场旁边那个废弃的观音庙里,过着东家讨一口,西家要一顿的生活。

  女疯子刚到龙冈乡的时候,乡派出所的民警因为问不出她到底叫什么,家在哪里,因此把她送到了镇里的救助站。可是过了半个月,这女疯子不知怎么的从救助站里跑了出来,又回到了龙冈乡来,还住进了那观音庙里。

  女疯子虽然是个疯子,但也不惹事,也没给谁家添什么麻烦,所以她回来后,见她乐意住在观音庙里,民警们就再没去管她了。

  半年前,那女疯子突然从观音庙里消失了。因为她是个疯子,大家都以为她流浪到别的地方去了,没想到她居然出现在了杨四娘弄的那棺材里。

  “这是乡场上半年前失踪的那女疯子。”我说。

  黄老头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杨四娘半年前就在准备了,这绝不会只是生基风水那么简单。刚才那些烧掉的小纸人,上面全都写得有名字和生辰八字,而且全都是附近几个村的人。”

  “哈哈哈……”

  黄老头这边正说着,那边杨四娘的屋里已经传出了阴冷的笑声。

  “夏一,跟我一起进去看看。”黄老头对着我说道。

  杨四娘还在刚才那个屋里,虽然那屋子里面的棺材已经被弄走毁掉了,可是在走进屋子之后,我还是觉得渗得慌。

  “杨四娘,你搞得那些脏东西已经被我给毁掉了,我劝你还是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不要再搞那些害人的玩意儿。”黄老头说。“你管不着。”杨四娘冷冷地回了一句。

  “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黄老头说完,没等杨四娘回答,便带着我离开了那屋。

  “就这么就算了?”我很不解地看着黄老头。

  “那能怎么样?说到底杨四娘就是弄了些小纸人,摆了口棺材在屋里,别的她又没干什么,派出所的又不能凭这些抓她。”黄老头说。

  警察抓人是要讲证据的,杨四娘干的这些事,虽然确确实实在害人,但是那些小纸人、棺材什么的,从法律上来说,是无法作为证据的。

  “那就让杨四娘逍遥法外吗?”杨四娘干的事这么恶毒,法律却管不了她,这让我很愤怒。

  “杨四娘干的这些事,既牵涉到阳间,也关系到阴间,因此,只在阳间混的警察管不了,那也是正常的。能管住杨四娘,阻止她继续做坏事的,只有我们这类人。当然,如果你不好好跟我学本事,没把本事学到家,你就不会是杨四娘的对手。到时候,你就算看不惯,想管她,非但管不住,反而还会栽在她手上。”黄老头很严肃地对着我说道。

  “你为什么非要收我当徒弟呢?”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搞明白。

  “我和你有缘。”黄老头说。

  说完,黄老头就去刘兰香家给田大莽扎针去了。虽说黄老头还是没有说清楚为什么非要收我当徒弟,但在经历了杨四娘这件事之后,我是真的愿意跟着黄老头好好学了。

  黄老头治好了田大莽,杨四娘搞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都被毁完了,所以这件事算是勉强结束了,我也该去学校报道了。

  接下来的四年,没有再出什么奇怪的事,在这四年里,每到寒暑假,我都会跟着黄老头学医术。其实,要论医术,黄老头真的只是一个赤脚医生的水平,也就能治治伤寒感冒什么的。不过,黄老头本就不是一般的医生,他是鬼医,手中的银针很厉害,只要是跟鬼有关的病,他扎几针便能治好。因此,在这四年里,我跟黄老头学的时候,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到扎针上了。那银针在黄老头的手中,就像是一把飞镖一样,只要是在十米之内,他能指哪儿打哪儿。我虽然练了四年,但还是没黄老头那本事,就算只隔了两米远,那银针我也扎不准。不过,要是没有距离,我扎针驱鬼还是练得很熟的。

  为了让我练好本事,在最后这一年里,黄老头故意让鬼上到他自己的身上,让我用他的身体来练习。可以说,为了让我练好本事,黄老头真的是把他的老命都给豁出去了。当然,我也没有辜负黄老头,除了偶尔故意把“师父”叫成“黄老头”之外,在学习方面,黄老头对我还是很满意的。

  大学毕后,我本来是可以留在大城市里工作的,可黄老头告诉我说,鬼这种东西,在山村里更容易出现。不过,我要留在大城市,他也不会强求我。

  ^酷s=匠…m网@;首发

  我知道黄老头的意思,他是想让我回龙冈乡。其实,这四年来,虽然杨四娘一直没有动作,但我这心里,一直觉得有些不安。因为上次那事,我总感觉没有彻底解决掉。黄老头让我回乡,应该是有杨四娘的原因。

  想着黄老头的本事,我还没有全部学到手,也就是说还没有出师。因此,在毕业后,我听从了黄老头的建议,回到了家乡。决定把黄老头的本事学完了,杨四娘的那件事彻底了解了,我再去大城市。

  回到家乡后,我继承了黄老头的衣钵,成了一个赤脚医生。不过,黄老头给我嘱咐过,能治好的小病就治,与鬼无关的,治不好的病,就建议人家去医院治。

  就算是在大山深处的小村里,要是没有人作怪,鬼这东西也是不会随便出来害人的,加上村民们现在家里一般都备得有常用药,小病吃两颗药就能好,大病我又治不了。因此,在家待了两个月,我一单生意都没接到。

  就在我正为生计发愁的时候,黄老头哼着小曲儿来了我家,看样子他挺高兴的。

  “这么高兴,你是给我找到师娘了吧?”一个大男人,都大学毕业了,还在家里这么干坐着吃闲饭,就算爸妈不生气,我自己也得生自己的气啊!

  “你小子是在生老子的气,怪老子把你忽悠回了沙林村。你又不会干农活儿,这年头赤脚医生也没什么生意了,所以你小子养不活不了自己,正在发愁呢!”黄老头说起风凉话来,从来都是不会看我脸色的。

  “我继承了师父你的衣钵,混得都吃不上饭了,你还好意思在我这里冷嘲热讽的。”我说。

  “怎么,你真以为老子是在害你吗?你小子要是都没饭吃了,以后谁来给老子养老啊?老子把你叫回来,那是因为有人在龙冈乡摆了一个大舞台,你如果能成为这舞台上的主角,以后不仅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什么豪车、美女,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黄老头说的这番话就跟唱戏一样,没一句靠谱的。

  “你是说乡里要唱大戏,让我去演花旦?”我揶揄了黄老头一句。

  “女主角已经来了,你能不能把男主角拿下来,那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黄老头越说我越糊涂了。

  “我可是学的心理学专业,不是表演专业,当个群众演员混盒饭吃还差不多,还男主角?”我说。

  “鬼婴案,你听说了吗?你要是能帮助专案组把这案子破了,以后你就能进专案组当警察了。这个专案组,负责的可都是跟鬼神有关的案件,没真本事的人是进不了的,所以待遇可比一般的警察要高好几倍。怎么,动心了没?”黄老头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