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舀来了水,递给了黄老头,黄老头接过水瓢之后就开始把那水往门轴里倒。

  “这是干吗啊?”看着黄老头很专业的样子,我那好奇心又不合时宜地冒出来了。

  “你不知道这木板门在推开的时候会嘎吱嘎吱的叫吗?给门轴灌点儿水,开门的时候就不会有声音了。”黄老头说。

  这时,黄老头又变戏法一般拿了一把薄薄的小刀出来,把那小刀从门缝里伸了进去,然后开始一点一点地拨门闩。

  我最开始还以为黄老头只是会治病呢,没想到这做贼,他也是有一手的啊!

  “哐当!”我听到了门闩落地的声音。因为农村房子的地面是土,不是水泥地,因此那门闩在掉到地上之时的声音并不大,要不是我离得近,估计不会注意到。

  “第一次做贼吧?”我问黄老头。对于一个老手来说,在拨门闩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把门闩给弄到地上去的。

  “废话,老子又不是贼!”黄老头瞪了我一眼,然后开始试着去推那大木门。因为门轴里被黄老头灌了水,所以那大木门还算是比较争气,在黄老头推它的时候,它没有嘎吱嘎吱地叫。

  推开了那门,黄老头带着我成功地溜进了杨四娘家的灶房。因为咱们是来做贼的,所以黄老头没有把手电筒给打开,故而灶房里显得黑漆漆的。不过,打小在农村长大的我,早就习惯了这种黑了,还是能勉强摸清楚方向的。

  这灶房是连着堂屋的,在连接处有一个门洞,不过没有门,因此我和黄老头很容易地便进到了堂屋里去。

  黄老头轻手轻脚地在堂屋里观察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便慢慢地走向了那连着里屋的门。这扇门是虚掩着的,黄老头趴在那门缝上往里面看了起来。黄老头大概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因为他自从趴到那门缝上面以后,表情就变得很认真,很严肃了。我也想看看那屋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于是我也轻手轻脚地靠近了那门缝。因为此时黄老头是弓着身子的,我又不能跟他抢地盘,所以我要想看到里面的情况,只能是蹲下来。

  屋里摆着一口棺材,在棺材的头上,挂着白幡。棺材正下方,点着一盏长明灯。此时,有个老太婆,她应该就是杨四娘,正手持三根香,在对着那棺材磕头。

  杨四娘家死人了吗?若是死了人办丧事,不是应该全村的人都回来吗?而且,这棺材不是应该摆在堂屋里吗?

  无数个问号从我脑袋里冒了出来,这里有棺材,也就是说应该是死了人。田大莽脚上有血迹,黄老头带着我追查到了杨四娘家,莫非棺材里躺着的那位是田大莽杀的。田大莽杀了人,然后那人变成鬼上了田大莽的身,于是田大莽中邪了?

  “嘎吱……”

  杨四娘在上完了香之后,慢慢地把那棺材盖给滑开了一个小口子,然后将手伸了进去。过了大概十来秒钟,杨四娘把手从棺材里抽了出来。此时,她的手上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纸人,那小纸人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

  杨四娘用红线把小纸人绑在了一根立着的木棍子上,然后叽里咕噜地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她念的什么。她一边念,还一边拿出了小刀在小纸人的身上扎。

  “干什么?”

  黄老头断喝一声,然后一把推开了门,大步走了进去。

  “少管闲事。”杨四娘淡淡地回了黄老头一句,然后开始用那小刀,在小纸人的身上划了起来。

  “凡事都有个度,你若是现在收手,我可以既往不咎。”黄老头说。

  “关你屁事!”杨四娘呸地对着黄老头吐了口口水。

  “田大莽不就挖了一个小土丘稍微影响了一点儿你那生基的风水吗?你有必要这样置他于死地吗?”黄老头是一个道理能讲通,就尽量讲道理的人。

  “惹我的人,就得死。”杨四娘说这话的时候,把她那满是牙垢的大黄牙磨得咔咔咔的,就像是要吃人一样。“你能不能讲讲理,你既然知道那小土丘影响到了你生基的风水,那你在田大莽挖的时候,应该跟他明说啊!田大莽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你跟他说了,他自然就不会挖了。”刘兰香说过,田大莽在挖那小土丘的时候,杨四娘来看过一眼,不过她没说什么。

  “他自己做错了事,凭什么要我提醒他。”我算是听出来了,杨四娘就是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人。

  “田大莽挖的那小土丘不是你家的吧?据我所知,那小土丘是块荒地,不属于任何人,因此田大莽就算挖了,那也没人管得着,你凭什么因此去害他?”在蛮横无理的杨四娘面前,黄老头这个老想着以理服人的家伙,有些有理讲不清了。

  “那地也不是他的,凭什么挖?”杨四娘一句话就给黄老头噎了回来。

  田大莽就挖了半边小土丘,杨四娘就对他出了狠招,今天黄老头惹杨四娘不比田大莽惹得轻,可是杨四娘还没有要对他出招的意思,只是在跟他鬼扯。由此可见,杨四娘应该还是有些忌惮黄老头的。

  “不就是挖了个小土丘吗?扯这么半天,填回去不就得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插了这么一句嘴。

  “风水讲究浑然天成,挖了就坏了,坏了就无法修复了。田大莽让我死后不得安宁,我也要让他活不成。”杨四娘这话让我很无语,田大莽就挖了一个小土丘,她就死不安宁了。若是那小土丘是她挂掉之后被人挖的,她莫非还得从坟里爬起来跟那人拼命?

  “挖都挖了,你换个地方埋不就是了吗?真麻烦!”跟这种蛮不讲理的人,我觉得道理是讲不通的,因此我就吼了杨四娘一句。

  “你也得死!”杨四娘恶狠狠地对着我说道。

  “死你妈个逼!你这疯老太婆,你以为你是谁啊?想让谁死就让谁死,你她妈以为你是皇帝,整个世界都得听你的,你想杀谁就杀谁。老子告诉你,老子不怕,有本事你就把老子弄死啊!弄不死老子,老子就让警察来抓你!”我让那杨四娘给气疯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杨四娘,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了。我话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要是还不收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相对于我来说,黄老头算是比较有涵养的了。

  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了嗒嗒嗒的脚步声,还没等我转过头去,我的脖子便被一双大手给掐住了。

  “我要你死,你就得死。”杨四娘说。她话音一落,我便感觉那双掐着我脖子的大手变得更有力了。我立马用手去掰那双大手,可是那双大手是那么的有力,无论我怎么掰,它都像一把铁钳一样死死的把我给钳着。

  酷s/匠PX网{,正w版:。首发QG

  我现在有些出不了气了,那双大手从触感上来看,应该是一个男人的手,不过那手是冰冷的,没有一点儿温度。掐住我脖子的是僵尸吗?会不会是那棺材里躺着的那位,可是刚才我没有听到棺材盖打开的声音啊!

  这时,杨四娘拿起了一把蒲扇,对着棺材底下的长明灯扇了一下,那长明灯熄了,整个屋子变得黑黢黢的了。唯一的三个亮点,就是杨四娘刚才上的那三炷香。

  黄老头在干吗啊?他那边没有任何的声音,他是不是也被另一个僵尸给掐住脖子了啊?我的脑袋现在无法转动,因此我看不到身后黄老头的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