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坤被人抬下了擂台,剩下的就是王逸和王立了。王立额头有点汗湿,单单从刚才的比试中,不难看出,王逸应该是拥有子爵一阶以上的实力,极大可能是子爵三阶左右,而自己只有男爵的实力,基本可以说相差一爵,实力便差天动地,即便是使用丹药也完全没办法弥补进入那一爵的经验,就像你找一个小孩子,即使你给他一把匕首,他也打不过一个一米八的大汉一样,有些东西并不是外物可以弥补的。作为大地盾熊的血脉拥有者,一个家族如果能拥有一个成熟的大地盾熊,那么基本就不会被攻陷,如果拥有两个大地盾熊那么就已经可以征战其他家族,毫无疑问,大地盾熊血脉在这个世界上拥有最强单兵防御血脉的称号。王立并没有主动出击,因为他也明白,大地盾熊的优势在哪里,面对远远高过自己实力的王逸,他也只能坚守。

  “王逸堂弟,你也知道我的大地盾熊擅长防守,胜你是没有什么机会,我想看看你能否攻破我的防御,如何?”王立问到。

  王逸略微调了调气息,点了点头,他也想知道经过那天炼身固体之后,给自己的血脉带来的力量是怎么样的。

  大地盾熊站成一个防守的姿势,王逸摇了摇手,蛐蟮血脉缠绕而上,像蛇一般缠住了大地盾熊,不停的向里收缩,只是对于大地盾熊来说,明显这样的力量相对来说还是不足够的。大地盾熊一阵不变的姿态。

  “神通,十倍重力”王逸开口道。只见大地盾熊所在的地方,石地凹陷,仿佛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般,那个地方的石头明显支持不住十倍重力下的大地盾熊的重量。大地盾熊微微矮身,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不适应。

  “堂弟,十倍重力对于同样是土属性的大地盾熊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吧?你要是不拿出实力来,那么你是攻不破我大地盾熊的防守的。”

  酷匠网首Y'发K

  “是吗?十倍重力对于大地盾熊来说没什么特别大的影响,那么百倍呢?神通,百倍重力。”

  王立眼神一凛,他自己心里明白,十倍重力对于他的血脉来说,并不是跟他说的那么轻松就可以应付下来的,更何况现在突然增加到了百倍重力。果然大地盾熊双膝一跪,将大地砸出一阵巨响,满地烟尘飞扬。烟雾散去,只见大地盾熊跪在地上,而蛐蟮盘绕在它身上,不过两者都不停痉挛,不停有逸散的情况出现,看来两个人的血脉都不大能支持多久,虽然王逸的实力比起王立还要强大几分,但是经过了跟王坤的战斗之后,现在的王立实力也是有很大程度上的亏损,对方又是专精于防守的大地盾熊,对于蛐蟮血脉来说还是略微有些吃力。王逸双手结印,蛐蟮徒然发力,这应该也是蛐蟮血脉的最后力量了,一个绷直,竟然将大地盾熊给切割开来,整整一只大地盾熊被打散,王立咳出一口血,手中引导,将被打散的精气收回,蛐蟮血脉傲立在擂台的最中间,,嘶吼对天,白色的身子反射阳光,光彩夺目。

  比试结束了,傲立在场中的是一年前自爆了飞龙血脉,一度被人认为是废血脉的王逸。

  是夜,王逸来到了族长的房间。

  “族长这些药还给你,本来我以为我子爵一阶的实力可能对于他们服药来说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才跟你讨要了这些药物,谁知道一次闭关居然实力上涨了两个阶层,这些药物还是留在家族里,一防不虞,第二也可以赏赐给有潜力的弟子,对于家族来说也是必须的。”

  “你一个人去到紫华阁,在外自己小心,家族还需要你回来光大的。紫华阁,我们这个世界上八大门派之一,你此去多多见识一下世面也好,我们荒镜城不过是一个三等的小城,到了紫华阁你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上的年轻俊杰,各种不同的血脉,不过,出门在外,逸儿如果知道事不可为,记得保全自己最为重要。”

  “是的,族长,我知道了,这个我会的,你放心好了,还有王坤虽然心性不行,但是不失为一个好苗子,王立稳重成熟,可以为一族之支柱,如果从家族的角度来说,大力培养他们方才是正途,至于谁最后当族长,你也放心,一切有我。。。”

  第二天,清晨,紫华阁来人了,是一个中年人,应该说一个不大像中年人的中年人,一头的白色头发让他看起来好像消耗了很多的生命力一般,但是遒劲有力的臂膀又彰显了他那澎湃的力量。

  “你们天赐侯爵王家选定好了前去紫华阁的人了嘛?”

  “大人,选定好了,王逸,跟着大人去,好好学习,提高自己的实力,听到了嘛?”

  “是的,族长,那王逸就先走了。”说罢,往那个白发中年人的身后走去,白发中年人看着王逸,眼底一丝诧异惊闪而过,只是时间很短,短到没有人看得到。

  “好了,你叫王逸是吧,我姓莫,你可以叫我莫尊,我会带着你前去紫华阁,通过紫华阁的入门考试,你就是我们紫华阁的一员,而你的家族也将受到我们紫华阁的庇护。”而莫尊心里也是想着,难得出门一趟,居然就撞见了这么有趣的事情。

  王逸走到了那个莫尊的身边,莫尊手中掐着手印,一道光芒闪现,两个人的身影瞬间不见,仿佛没有出现一般。

  光芒退尽,王逸睁开眼睛,已经来到了一个恢弘的牌楼前,牌楼上写着“紫华阁”三个字,王逸盯着这三个字,仿佛有吸引人的磨力,越看越入神,一笔一划,透彻着一些王逸不明白是什么的东西,就好像是,道。王逸的心神沉溺了进去,越来越深入,推演着这三个字所带来的东西,越看越心惊,仿佛宇宙演化,他看到了一个碎裂的世界,大地龟裂,毒气弥漫,一道道刀光剑影,一招招血脉神通,满世界飞扬,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忽然间,王逸仿佛看到了一个男子,一个一身紫衣的男子,孤独的站在那里,背对着,背对众生,背对一切,就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天上降下了一道祥瑞的光,这是天赐爵位的时候才会有的光,可是那个男人右手一挥,只见一道剑影,直接将天光打散,这分明是拒绝天赐爵位的行为。果然这个行为惹来了天怒,一片片紫色的雷光降下,那带着雷光形状的并不是雷,而是天地之间的规则,男子背后的几柄剑全数出鞘,每把剑都缠着一片雷光,打得不可开支,王逸看着那个场景,看着那些天地之间的规则,看着那个男子指挥着的剑打出一道道玄之又玄的剑影刀光,打到王逸的道心一阵阵的动荡,想要记忆这些招数却又因为他的层次太低,那些东西一旦进入他的心中,并不是积极的增长,反而会影响到王逸作为一个武者最重要的东西,战意,无敌的心。太玄奥精深的规则招数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理解的,但是一旦他代入那对战的角色,他明白随便哪一方哪一个招数都可以将现在的他撕成碎片,那么对于他那无上的战意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磨灭,而且对于他那作为武者的心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因为没有了无敌的想法,没有信任自己的勇气那么终归无法冲击更加高的层次。

  “呔,还不醒来!”莫尊一声惊彻天地的声音传入王逸的耳中,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如黄钟轰鸣,炸开了王逸眼中的一切,一切归复为平静,眼前一阵虚晃,还是那个牌楼,还是那“紫华阁”三个字,还是原来的地方。王逸额头冷汗流下,抱拳对着莫尊说到:“多谢莫尊相救。”

  “不用,我没想到你天赋如此,小小子爵也能被引入教祖留下的紫华阁三个字的意境之中,不过到底还是实力不够,还没等到紫气东来,道心就要崩塌了,要不是我发现得早,只怕已经成为你的心魔,对于你以后的修行大是不妙。”

  王逸点点头,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就好像一个小小的水桶,现在突然给容入了一个大湖,那么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把这个小小的水桶挤得爆裂开来,一点残留都没有。

  牌楼下,有着百来号人,这应该也是这一次跟他同一批来到紫华阁的人,一声声的躁动声,毕竟第一次来到这种恢弘大气的地方,心里终归是有一些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