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个时辰之后,三个人劲装上场。

  三人分立三个角落,在宣布开始的那一瞬间,三个人的血脉都完全释放出来,王坤身后浮现虚影,淡蓝色的蛇影盘曲在一起,蛇头有些异于一般的蛇,王坤的血脉中含有一丝的九头龙蛇的后裔遗传,也就是如果机缘到了,有可能可以蜕变成为九头龙蛇,实为上古都惊叹的神异血脉。

  而王立身后却是一只高可顶天的黑熊,熊身有盾,号为大地盾熊,这种血脉并不是顶级的血脉,但是却有顶级血脉都比不上的地方,那就是这种血脉的神通都是趋向于防御的,攻击不够,但是单单防御方面却完全可以碾压很多的血脉,持久性好,甚至是大型战役的当头兵种。

  王逸的身后隐隐有一条跟蛇一样的血脉挪动,完全的白色,还略微为有些淡淡的白色光芒,白色的身子上每个五十节的地方就有一圈金色的纹路,盘成圈状,首尾朝内,看不到。

  三个人中,王立站得比较远,他也知道自己的大地盾熊皮粗肉厚,但是真的论起攻击战斗来,还是不够侵略性,等待他们两个先动手无非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他们也不会选择自己一个大地盾熊作为首要的攻击对象,对于这一点,王立还是很有信心的。

  f更o新M(最u快上@$酷x`匠j‘网

  果不其然,王坤选择了先向着王逸出手,九头龙蛇弹射而出,狰狞的巨牙向着蛐蟮的身体咬去,从那透出来的点点幽蓝色,可以看出这一口肯定是充满了剧毒。王逸打出神通缩地,在龙蛇来到身前的片刻,向着一旁划去,让龙蛇扑了个空。龙蛇落地,尾巴一打,对着蛐蟮缠绕而来,蛐蟮向着地下撞去,地表完全没有被破坏,蛐蟮就像消失了一般,隐入地表。九头龙蛇转头四顾,一边以尾巴拍打着地面,警惕着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突然地上一道水波,就像鲨鱼破水一样,左右穿梭,哪里凸起,九头龙蛇的尾巴就瞬间打下,半晌时间,整个擂台被拍打的四分五裂,满目苍夷。大地开始浮动,被打裂的大地像水面一样,一些烟尘雾气飘起,弥漫在这个擂台之上。在九头龙蛇的背后一个巨大的阴影浮现,烟雾中隐约看到了那是王逸的血脉蛐蟮。九头龙蛇弹射而起,往那个地方咬去,牙齿入肉的声音响起,正是蛐蟮被咬中了。王逸口中发出一声闷哼,突然间,在相对面的地方,居然出现了另外一头蛐蟮,不,应该说王逸的蛐蟮如同马蹄铁一般弯曲着,后面出现的蛐蟮折身而起直接盘绕在九头龙蛇的七寸处,九头龙蛇再怎么有上古的意思血脉遗传,但归结到底还是蛇类血脉,是蛇就会怕被打中七寸,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

  “你好卑鄙呀,王逸,看来我是小看你了,一条小小的蚯蚓还能闹出这种水平来,如果换做是你以前的飞龙血脉也许你现在就赢了,不过一条小小的蚯蚓,还不够看。”王坤笑着道。

  “是吗,我的蛐蟮血脉虽然弱小,但是确实大地灵兽,借用大地之力,我相信可以把你的九头龙蛇活活勒散。不知道,你信不信?”王逸回答到。

  “你既然知道我的血脉是九头龙蛇,那你应该知道,蛇类总归是有毒的,你的蛐蟮虽然迷惑了我的九头龙蛇,但总归是被咬了一口,对吧。”王坤问到。

  “既然这样,你却还好意思说我卑鄙,你连毒都用上了!”王逸一脸的慌乱。

  “用毒?卑鄙?只要能赢,手段并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我是胜利者,那么所有历史总归是我书写。”王坤一脸的笑容,仿佛已经完全胜利了,只要是血脉神通,那么他的这个神通蛇毒就都可以用得上,而且会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消除。

  王逸突然也笑了起来,“你还真以为你的毒这么厉害?还书写历史,你有那个资格吗?”

  王逸手指一指,说了一声:“爆。”

  只见蛐蟮的后半段,那被九头龙蛇咬到的地方突然间有一种撕裂的声音发出,接着有些黑色的血从蛇牙齿咬的洞口流出来,但是更加夸张的是,从被咬到的那后几节身体,直接爆裂开来。这是蛐蟮的神通自爆,通过爆开自己身体的后段,产生爆炸力,蛐蟮是这个世界上极度少数可以拥有重生能力的血脉,虽然不是百分百意义上的重生,但是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重生出自己的后段身体。蛐蟮血脉爆掉了自己的后半段,伤口处急速的蠕动,一个伤口切面出现,但是却瞬间融化肌肉进行了封闭,而产生的爆炸力将九头龙蛇给炸伤不说,还一个顺势将九头龙蛇向着外甩出去,砸在地上,蛇鳞碎裂,一地幻烟。

  王逸口中又是一声闷哼,自爆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血脉神通的拥有者的身体会造成极度的伤害,如果身体不够强壮,那么支持不了好几次,现在的王逸,只从经过了练体以及那个梦之后,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跃,比起以前,现在的他可以支持大概两到三次的自爆行为。而王坤口中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血脉被重创,他自己也要承受一定的伤害,于是乎,对于王坤来说,他吐出这口鲜血来舒缓伤势。

  “你,你到底是什么实力?不可能的,难道你也是男爵五阶?怎么可能打败我,我的九头龙蛇是上古血脉后裔遗传,就凭你那小小的蚯蚓,怎么可能打碎我的蛇鳞,你一定是服用了药物,一定一定是这样。”王坤有些晃神,抬头盯着王逸的眼神也完全通红,其中完全是仇恨的眼光。

  “小小的一条蛇就敢自称九头龙蛇,等你进化出这等血脉再说这个话不迟,现在,你没这个资格。”说着,王逸摇摇头,又对王坤指了指手指,“这么说,你,是不是,该吃药了啊?”

  药,对,我有药的。

  王坤手向怀里伸去,那里有着他父亲二长老给他的药,刹灵丹。这是一种可以瞬间*刺激他的实力血脉,在一段时间内达到子爵的境界,但是代价就是实力爆发之后回复的时候,他的实力会跌下一阶,而用了这颗丹药后,他的实力就会跌落到男爵四阶。不过只要这一场打完之后,到了紫华阁,一阶的实力肯定是可以恢复过来的。

  强大的气息震开一地的烟雾,原本蛇鳞碎裂的九头龙蛇自地上缓缓站起来,蛇鳞愈合了起来,而且隐隐的有一些金属般的光泽,忽然在它的头的旁边有着一颗肉瘤一般的东西迅速的*膨胀起来,然后在长到大概有它身体一般的长度的时候蓦地炸开,从里面伸出了九头龙蛇的第二个头,原来九头龙蛇随着血脉神通的拥有者的实力的提升,而没提升一个等级,就会相对的生长出一个头部,直到可以达到第九等级的话,那么就可以蜕变出九个蛇头,如果可以达到传说中的神爵,那么血脉之中的上古遗传就会被激活,然后进化成真正的上古九头龙蛇,稍微一动,毁天灭地。***子爵一阶实力的王坤强大的气息向着王逸压去,本来以为王逸会向后退,哪里知道,王逸就那样站在那个地方,一动不动,稍微动了动脖子,笑着道:“这样才有意思嘛,要不然实力相差那么多,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对吧,不过你的子爵一阶实力还是不够看呀,现在就让我来教一下堂哥应该是怎么样的战斗才是子爵阶段的,而不是你这样耗费威压。”***说罢,王逸双眼一眯,口中说道:“首先,神通缩地。”只见蛐蟮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九头龙蛇的身边,而王坤一见,立马要指挥九头龙蛇咬住蛐蟮,就在这个时候,王逸又说道:“接着,神通,十倍重力,作为大地灵兽的蛐蟮,他有着控制地下重力大地能力,虽然我现在也只有子爵阶的实力,但是控制九头龙蛇身边的这么一小片地方却是已经足够了。”***九头龙蛇忽然间一个矮身,整个身体完全被压制在了地面上,一动都不能动,勉强想要直身,王逸又开口:“蛐蟮最强的能力跟龙九子中的饕餮是一样的,那就是吞噬。”说着他的血脉蛐蟮居然张开了大嘴,直接将王坤的血脉九头龙蛇给吞噬了下去,只见蛐蟮的肚子中不断鼓动,而王坤的脸色也慢慢的又红变成苍白,又从苍白变成通红,来回几次,最终一口鲜血还是没有忍住吐了出来,有几缕烟气萦绕着王坤的身边,这是他血脉被打散的印记。任由谁都没有想到,即便服用了丹药,却是这么的被完全控制住,一点都没有动弹就被完全击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