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少爷,族长大人有令,要你到演武厅去,参加今天的家族比试。”一个家族里的小厮

  “咦?我睡了多久?”王逸动了动身子,他的血脉神通已经完全把药物的药性都给吸收了,抬了抬手臂,现在身体的力量应该也达到自爆血脉前的大半水平,而这样对于王逸来说已经足够了。

  “回禀逸少爷,你从城里回到王府,之后两天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今天正好是家族比试的日子,族长特地叮嘱小的要来通知逸少爷准时到会场去。”

  “好的,知道了,我沐浴更衣之后会直接到演武厅去的,你先行去给族长禀报吧。”王逸说罢,转身向着内堂走去。水冲下,洗去那些脱落下的老皮,身上的肌肤泛发出点点淡淡的微黄色,虽然还是显得有些异于常人的苍白,但是相比起之前,确实可以看出身体的能量已经得到了一部分的回复。套上一套白色纹有金色丝线纹路的劲装,向着演武厅而去。

  演武厅,天赐侯爵的王家三大主支都已经到齐,比试的情况是每一个支脉各自出两名选手,进行抽签两两匹配,之后决出三人,三人一同对阵,决出最强者,最强者便有资格前往紫华阁。

  王坤和王立今天相互之间也是充满了敌意,因为彼此都知道,彼此是对方最强大的敌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的最强者应该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一个,毕竟之前王家除了王逸之外,年轻一代就是他们数一数二。而所谓的一脉出两个选手,只不过是两个长老想要落族长面子所想出来的招数而已,如果六个人中,族长一脉的人连前面的三个都没有挤进去,相信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打压族长一脉的机会。

  “时间也到了,选手都上台抽签吧。”二长老开口说道,然后手一招,他身后的两个人便跳上了演武台,其中一个是王坤,男爵五阶。

  大长老一点头,身后的两个人也跟着上了台上去,而其中的一个正是王立,男爵六阶。如无意外,王坤和王立应该再未来可以突破男爵九阶进入子爵境界,从而成为王家的支柱。

  而族长的身后却只是站着一个人,那个人看了看族长,往台上走去,两个长老看到只有一个人,二长老开口问道:

  “咦?族长这是什么情况?莫非族长想要他一人代表族长一脉?这样可不好,免得族里的弟子误会我们两脉以人多欺人少。亦或者说族长认为只要他一个人就可以应对得了我们两脉中的四个人?”

  族长确实笑了笑,手摆了摆,说道:

  “我这一脉中还有一个人呢,你没看到吗?他来了呀。”

  说罢手指了指演武厅的外门处,只见远处有一个男子远远的向着演武厅广场而来,奇异的是,男子脚下没动,却有着一些眼睛可以看得到的好似水波一样的痕迹托着他向着演武厅而来的。

  “族长,你不会说的是王逸吧?他不是自爆了血脉了嘛?怎么可能还能参加比试?”王坤开口问道,但是口中的鄙视却毫无掩饰。

  “王坤不得无礼,不过我也好奇,请族长解答一番,如果王逸上场要是王坤或者王立一个不小心下手重了些,那可是如何是好?”二长老也是开口说道。

  “二长老稍安,比斗场上,有所损伤也是在所难免,王逸自然不会怪各位堂兄,只是要是王逸下手不知道轻重却也要请各位兄长多多包涵才是。”自远方而来的王逸开口道。

  “二长老,既然逸儿都开口了,王坤、王立以及其他人都尽力施为好了,谁能取得去紫华阁的席位,这就各凭本事了。”族长呵呵笑道。

  “也好,既然族长都开口了,那就抽签吧。”大长老也开口了。

  抽签,王逸拿到的是一个红色的三字,对阵的是同样取得三号的二长老队伍中的另外一个人,而王坤和王立却也恰好分开了,一个拿到了一号,一个拿到了二号。

  更新l最i快^上GR酷M匠网e

  错身而过,王坤在王逸耳边轻声说道:

  “废物,还好你没抽到跟我一组,不然我今日便把你彻底打废,免得一路以来一直在消耗家族里的资源,要是我能有家族这样一年里不计成本的给你提供的那些灵丹妙药,我早就晋升到子爵的实力了。要是你能进入第二轮,我不介意教教你什么才是血脉的能力,而不是你那废物的蛐蟮血脉,不过,我觉得我们脉中的那个弟子收拾你也足够了。哈哈。”

  王逸眼神一冷,也不说话,径直走回自己的位置。

  在演武厅的正中间摆放着三个小的擂台,这第一场是同时进行的,王坤跳上了自己的擂台,对阵的是大长老队伍的另一个人。王坤刚刚上台,便直接激活了自己的血脉神通,只见在王坤的背后浮现出一条巨大的毒蛇虚影,凝聚虚影,王坤已经达到了男爵的实力直接就迸发出来。对阵的弟子也达到了男爵的水平,只不过可惜才刚刚进入男爵一阶,刚刚凝聚出虚影,是一头独角马。

  王坤手指一招,毒蛇的虚影飞向了独角马,蛇尾一摆,直接缠绕上了独角马的脖子上,神通,缠身。蛇尾越缠越紧,独角马不停的挣扎,不过可惜的是独角马被缠上之后,四肢又够不到毒蛇,也咬不到蛇身,倒是挣脱不开,最后活活被打散了虚影,那个年轻弟子口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倒地无力再战。王坤一脸兴奋的收回了自己的血脉,正准备接受各个观众的掌声以及惊呼,谁料等待了半天毫无声息,他回头看到全部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一个地方。

  王逸的擂台。王逸飘然的站在擂台上,二长老队伍的另外一个人却倒在了地上,脸颊都红肿了起来,只见那人挣扎着站起来,明明王逸离得很远,可是却在一瞬间就来到了那个人的身前,扬起手掌,“啪”的一声,那个弟子被一掌打得翻了一个跟斗,又一次跌落在地上,连血脉神通都没有施展得出来。

  太过出人意料之外了,本来说了是废血脉的王逸,却完全不用施展出血脉就凭借着身体的力量,活生生的将对手掌刮下台,这个的震撼力比起王坤用血脉神通将对手的血脉勒散还来得更加巨大,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比试,这个更像是虐待一般。

  王逸的对手,那个弟子还一次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眼前一花,王逸又来到了他的眼前,刚刚扬起手掌,突然那个弟子双手捂脸,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认输,我认输,我认输。”

  王逸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远远的对着王坤扬了扬手掌,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个二长老队伍的弟子,走下台去。王坤站在台上,双手握拳,摁紧了拳头,双眼盯着王逸,就好像冒火一般。

  大长老一脉的王立是打得比较慢的,在其他两个人下台之后,他还是不温不火,一退一进丝毫不显紧张慌乱,最后凭借着他的血脉大地盾熊的强大力量,将与他对阵的弟子连同血脉虚影一起扔下了擂台才算打完。

  “大长老好福气啊,王立小小年纪已经有大将之风,着实难能可贵,即便对手实力和他相差甚大,他也这般按班就部,稳重得很呀,假以时日定当可以成为我们王家的支柱,甚至一段时间的磨砺也许还可以进入天赐伯爵的实力。”族长抚着长须,笑着对大长老说到。

  “立儿打小稳重,不温不火,按班就部虽说不会出错,但是少了那份拼搏却也是有些不好,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会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只能后面慢慢改正,反正现在基础打实却也是好事。”

  “好了,休息半个时辰,接着进行第二场比斗。”

  王坤笑了,王立盘膝恢复着,王逸却也是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