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光怪陆离的梦

  回到王府,王逸在自己的府邸中拿出了一份的药草,这些药草组成的药方是强体固本用的,如果说那次自爆血脉给王逸带来的唯一问题,那莫过于他现在的身体着实太过羸弱,自爆血脉,将自身的精血全部燃烧,在修养了一年的时间之后,到了现在王逸的身体还是连男爵的身体强度都达不到。

  抬起手,召唤出自己的血脉,一条白色的蛐蟮萦绕整个房间,王逸将准备好的药物扔到蛐蟮的口中,接着双腿盘膝,手中掐着莲花印,清正心神。

  只见药物进入蛐蟮口中,直接被融化成为液体,一团七彩的光团悬空在蛐蟮的腹腔位置,一点一丝的被剥离出来,融化在蛐蟮的肉体上,与此同时,王逸的身体也微微发出光芒,蛐蟮血脉融合的药力也反补回来,作用在王逸的身体上,而且这种吸收的效果对比起炼制成丹药竟然还要好上那么两分。

  只不过这种吸收也有一点点的弊端,那便是药力的凶猛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痛觉便是其中之一,所谓的强健身体,就是促进身体的细胞加速分裂,这其中的痛楚就好比于将一个人活活撕裂成两个一般。

  94酷-匠网Dn正c版3`首L发V

  经过了自爆血脉的经历之后,王逸的精神已经大大的超过了同级人的水平,但是为了两天之后的比试,他必须要将自己的身体拉回平均的水平,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修炼的是陨石中的那道光留在自己脑海中的一些神通,对于身体的强度倒是略微有些忽视了。

  强行的提升,脑海中出现的阵阵晕眩感,撕裂的痛苦让王逸也难以适应克服,慢慢的脑海中渐渐泛白起来,最后仿若脑海中有一根丝线被瞬间扯断,直接进入了无意识的状态中。

  白蒙蒙的一片雾气,一切宛如梦幻一般,王逸低头,看不到大地,抬头也看不到漫天星辰,一阵微风吹来,天地间雾气散去,一个人与一群人矗立在天地两端。

  一群人中领头的那个人对着空中的男子大声的喊道:

  “荒神,你既然贵为天赐神爵,为何还行这种逆天的事情,如今我们听候天令,你还不束手?”

  王逸看向那个叫荒神的男子,一袭长衣,盘着一个干净的髻头,脚下踩着的应该是他的血脉生灵,但是发着光耀眼夺目,让王逸也望不清是什么生灵血脉。

  “你们当中最强者为神爵八阶,没参透这个世界的奥秘我不怪你们,只是我问问你们可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没有神爵八阶以上的强者?”

  “你堂堂神爵强者问这个问题不觉得可笑吗?众所周知,神爵强者一旦达到八阶以上就会飞升天界,避免因为实力太过强大而影响到这一界的天地规则。。。”

  “可笑!何来天界。神爵八阶就影响到这个世界,你们也未必把原界想得太过脆弱了点,我便也不怕跟你们说好了,这个世界乃是万古原界,所有其他已知未知的世界通通都是这个世界分隔出来的,攀摩这个世界的规则而成就世界,这已经是最高原界,哪里来的比这个世界还高级的天界,所谓天界一说,无稽之谈,笑煞世人。

  可惜最高天界九大天道已死其八,唯留下一份天道为所欲为,可惜我等作为笼中鸟雀,却尤为不知,还以为天赐爵位何等高贵,到头来,也只不过是一份血食,想我贯古通今终于截获一丝远古的信息,却被唯一天道重伤,想来此生却也只能就此身陨,来者,你可听清楚了这万古之秘?

  他们这些神爵八阶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你,但是我可贯古通今,清晰可见。”说着,那个叫荒神的男子蓦然转头看向王逸所在的地方,看得王逸心中发毛,好像,这并不是梦一样。

  “我贯通古今,强行拘来你魂,交托给你这方大秘,也送你一份造化,你便给我记住这些人,以后到达万古原界的时候,给我一一斩杀个干净。”荒神说罢,手指头一点王逸所在的地方,一丝强光冲着王逸的眉心飞来,王逸眼前一片白,好像脑海中又多了些什么东西,却脑袋一歪,在这个好像是梦又好像不是梦的梦中,再一次昏迷过去。

  王逸再一次醒来,这次怎么好像还是在梦中。

  四周鸟语花香,仿佛一片世外的桃源,清溪流水,古树茅屋,在屋外篱笆旁有着几只异兽在悠游自得的戏耍。在空地的中间是一颗石珠子,坑坑洼洼。

  王逸漂浮向前,几只异兽完全没有感觉到一丝有人的气息,继续低着头啃食着花草。王逸穿进茅屋,对的,就是穿进,完全没有一丝的阻碍,就好像那茅屋的门墙都是不存在的一般,幽灵漫步。

  虽然说是茅屋,但是内里却是非常干净,内室的门掩着,正堂有一张矮几,摆放着三个蒲团,矮几上有着一泡茶,茶烟袅袅,就好像主人刚刚泡下没有多久。

  案上架着几只毛笔,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只可以看出跟蒲团旁边的那方琴的材质应该是一样的。

  矮几后面挂着一幅画。画中男子手中持着宝剑,对天虚指,脚下踩着一条像龙的物种,画面中只有那物种的一节身体,所以王逸也辨别不出是什么物种,而男子正对着的天空中如龙卷一般的露出一个洞口,洞中伸出来的是一只手,手中萦绕着白色的闪电,闪电向着男子劈来,就好像是,天罚一般。

  王逸单单从这张画就可以感受到莫名的天地威压,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接着竟有一种要消散的感觉。突然,王逸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画上的人是多年相识的老友,很熟悉,甚至王逸可以从画中感受到男子的冲天战意以及凛凛的威压。也许就是这种威压和战意,将王逸的眼光从那幅画中冲开,不再盯着那幅画看。

  茅屋内没有什么其他的事物,所以王逸又回到了空地中。一整片的空地没有异兽往这个方向过来,就因为这里的正中间有着一颗石珠子?王逸带着心中的疑惑,朝着那个石珠子飘去,抬起了手,向着石珠子伸了过去,突然间,石珠子发出了万丈的光芒,照耀得王逸眼睛都睁不开,而且,那光芒仿佛可以透过王逸的眼睛直接穿射在他的脑海中,王逸心中暗骂了一句,又迅速的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在上界混沌空间,未知的地方,两个女子看着突然间发出光芒的石珠子,对视了一样,姓姜的女子开口道:

  “姐姐,命石发光了?难道是夫君回来过?”

  “应该是夫君意识因为什么原因贯通古今,回来过。如果他真身回来我们没有理由会毫无知觉的,看来我们还真的是要下界一趟才行了。”

  王逸又一次醒来,心中暗暗的骂了一句,此时他完全相信是那个叫荒神的男子拘来了自己的魂魄,才能让他这样来来回回,就好像有一种轮回的感觉,而这一次又不知道要经历什么。

  王逸抬头看,这是一间好像宫殿的地方,四周清素,正中间有着一个男子,前面坐着十多个人,看来是那个男子正在讲道,而那十多个人却是来听道的。男子半晌没有说话,然后才缓缓开口道:

  “今日是我这生大限之日,却不想有老友前来送别,贯通古今而来,这却不知道是你的第几次轮回了,也罢,日子越来越近了,你我相见的日子也不远了,望老友保重,路途遥远,我们约定好的事情,布画了千百万年的事情也到了快要收官的时候了。只是今日掐算了这一世的最后一卦,有几句箴言要送给老友,望老友谨记心中,有朝一日,总会有用得到的时候:凫水之鹤,半涂摩诃,孪生孽花,神魔一化。莫舍己道,勿扰他心。半分自在,固缚执念。”

  那个男子说完,身上开始升起粼粼紫光,天上开始有血雨落下还伴随着天花乱坠,异象突起。

  王逸听说过这样的情况,这是有大贤者大道法者陨落的时候,天道收回天赐爵位,但是也为这片天地失去了一位爵位拥有者而悲呛的回应。

  天道鸣和,各种异象纷纷而来,王逸看着这些异象,渐渐的精神开始有些支撑不住,眼神也开始慢慢涣散,但是这个很长很长的梦

  里,王逸好像一直都在得到一些什么一样,亦或者说好像在他的身体里有那么一颗种子开始在发芽成长,至于变成什么,无人能知。这一次,王逸的魂魄终于回到了他自己的身体中,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