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清澈如风,在族长房间外面的小湖中鲤鱼荡漾起一丝微波,湖岸边,一个男子飞快的前行着,可是却不见一点声息,只可以看到他的脚下微微泛起波澜,整个地面竟然仿佛是水面一样一圈圈的水波荡漾开来,推着男子不停的想着前方行去,男子长发,一身琉璃白,正是拥有着蛐蟮血脉的王逸,径自来到了族长房间门口,看到侍候在房门外的管家,轻声说道

  “管家,麻烦你通告一下族长,便说王逸求见。”

  此时的族长正在为了两天之后的比试头痛,毕竟他这一脉的天才王逸为了家族的子弟包括自己,自爆了血脉导致只剩下在别人眼中十分弱小的蛐蟮血脉,而除开王逸之外,自己这一脉的剩下子弟却又着实没有办法力敌剩下两脉的弟子,选择谁去参加会更加有把握,着实是让族长烦心。突然,门被敲响了,管家在门外低声说道:

  “族长,逸少爷求见。”

  “咦,这小子,现在来找我是为了何事呢?让他进来吧。”

  王逸推开门走了进去,稍微拱了拱手,

  “族长爷爷,逸儿今天前来,是为了。。。”还没说完族长便开口打断了王逸的话

  *酷8匠d网A9首m@发

  “逸儿,我知道你是为了紫华阁的名额,自从你爹娘离开之后,你便是我养大的。本来是我时运不济,却拖累到你要自爆血脉来救我们这些人,我也想要把紫华阁的名额给你,但是在家宴上,两个长老都已经开口了。

  即便我是一族之长,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我没办法同时推翻两个长老的决策而一力孤行的把你送进紫华阁,这个,希望逸儿你能够体谅一二,但是只要王坤或者王立进去紫华阁中,我定当要他们为你讨来灵丹妙药,让你的血脉可以恢复以前,他们走了之后的资源我也可以顺理成章的用在你的身上。。。”

  “咳,族长爷爷,逸儿今天前来并不是想要让族长为我开方便之门,直接推进紫华阁,这样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我想要的也是这样一个机会,蛐蟮血脉又怎么样,只要使用者能力强大,在众人眼中的废血脉也可以是逆天的存在,而这点我会在两天之后的比试中证明给您看,今天来,只是想要从爷爷这里讨要一些丹药,我担心的并不是王坤亦或者王立的实力,我担心的是两位长老会给予他们一些特殊的提升能力的丹药罢了。”

  “即便给你丹药,你怎么可能可以打败已经男爵巅峰的王坤和王立,逸儿,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现在不是你意气用事的时候。”族长说着便用手按了按王逸的肩膀,想要他压压脾气。

  王逸也不再说话,肩膀稍微一抖,却是将族长的手给抖了开来。族长眼神一凝,心中却是有点疑惑:

  “逸儿,你这是?”

  王逸微微点了一下头。。。

  第二天,白天,王逸独自走到了大街之上,作为王家之前的天才,本来就是受众人瞩目,他自爆血脉的事情在那天他染血回府之后便已经传言得大街小巷都知道,只是在那之后,王逸都没有走出王府,以至于在时间的影响下,大家也就渐渐的遗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而今王逸又一次出现在大街上,路上的行人都指指点点。

  王逸也只能苦笑,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他要巩固自己现在的境界,所以需要出来药店买一些固本的药物。本来药物炼成丹的话效果会更加好,但是王逸在获得了蛐蟮血脉之后,却也得到了蛐蟮的一项神通,吞噬。

  他的身体就像蛐蟮一样,在吞食了药物之后,可以以己身为鼎炉,进行炼制,最终获得的药效相对比鼎炉炼制的却还要好上几分。

  王逸走进药店,药店的掌柜便迎了上来,毕竟就算王逸的血脉再怎么看来羸弱,但是好歹也是觉醒了血脉的人,而且他当了王家的天才也有一些时间,自然累积下来的财富也是有那么一些,做生意的,谁又会跟钱过不去,所以一副的笑脸,自然而来:

  “王少爷,欢迎光临鄙店,不知道您需要点啥呢?我们店也算是这荒镜城中最大的药店,不敢说应有尽有,但一些寻常的药物,我们这里自然是包罗万象,应该有的一个不少。。。”

  王逸摇了摇手,阻止了掌柜的自我吹捧,说道:

  “给我准备正骨花五两,气和草七两,八品莲花九钱,五寸柳芯两节,气血木四段,链雷青一株,红花绿叶四朵。。。这几种药物给我各自包好,每种要三份,算好钱给我送到王府去,钱王府的管家自会。。。”

  只见王逸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把话给打断了:

  “咦,这不是我们的天才,号称能十年就到达天赐伯爵位置的王逸吗?可惜被陨石给活活砸成了一只小小的蚯蚓,连在这荒镜城都一年不敢露脸了,要是在陨石事件之前,少不了要拿来跟我做比较。”

  王逸转过头,一个黄色衣服的男子带着一队的纨绔把药店的门口给堵住了,

  “你是谁?”

  “来,告诉他,本大爷是谁。”黄色衣服的男子话音刚落,他一旁的狗腿子就跳脱出来,叫嚣道:

  “连我们林琅少爷都不晓得,我们少爷可是号称天赐侯爵林家最有可能冲击伯爵实力的人,已经被林家选定为进入紫华阁的潜力强者,要是没有陨石之前,你王逸或者还是跟我们少爷差那么一丝,现在你还不乖乖来给我们少爷请安?”

  “林琅?不认识,不过,问一下,你是男爵?”王逸冷笑道。

  “王逸,你以为还是一年前吗?你现在不过是一个废血脉的人,收拾你,哪里需要男爵实力,只要觉醒了血脉,那个会比不过蚯蚓的,哈哈。”林琅说罢,身后一点气息浮动,一个白色的老虎头突兀的浮现出来,看来是白纹飞虎血脉,也算是一种强劲的血脉。

  老虎头狰狞的张开了嘴,一声巨吼随着气流想着王逸的方向飞撞而去,是虎类血脉神通中最基本的神通,虎吼。只见王逸抬起左手向前一挡,衣角飘飞,却没有什么半点的其他状态,正当林琅还疑惑为什么王逸半点事情都没有的时候,王逸在一瞬间已近身到了林琅的身边,要知道蛐蟮又有外号地龙,对于大地的掌控不是一般血脉可以比拟的,王逸动用的正是这种神通,缩地。

  透过地底下的蛐蟮对于大地的挪动,一瞬间提高速度,在这个小小的药店里,直接来到了林琅的身边,抬起手,给了林琅一个巴掌,直接将林琅给扇飞。之后却是连看都不看,直接就往着王府的方向走回,而且用着的正是缩地的神通,只是几个呼吸,林琅便看不到王逸的背影了。而林琅才回过神来,一声惨呼在街角响起:

  “王逸,我要杀了你!!!”

  可惜此时,王逸已经回到了王府,而同样为天赐侯爵,王家也不是林家一个少爷想要闯就可以闯得了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