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导谁?这是我,我只能自己主导!”江然听到雷轩的话,有一点的不可思议,这是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让别人来主导?他是不是和我开玩笑呢。

  “好了,江然,不要激动。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我帮助你成为强者,不过你只要帮我一件事情,我死而无憾。”雷轩看到江然激动起来,也是有点担心,在这四次的昏迷当中,好不容易觉醒了意识,如果江然不同意,那么自己真的要消失在天地之间。

  雷达,嗜血宗,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就算要牺牲我的所有,我一定会报仇!

  “你帮我?真的吗?”江然听到雷轩说要帮自己修炼,一转愤怒的表情,有点献殷勤的向雷轩问到。

  酷u匠.S网1唯k^一正9版),其K他ut都u是$/盗k版Nw

  “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食言过!”雷轩直接打下保票。

  “那你需要我怎么做?”江然听到雷轩打下了保票,但是并没有全信,毕竟雷轩对于江然来说是一个陌生人,就算他真的是自己的前世,现在也不是他的时代。

  “帮我报仇!”雷轩咬了咬牙,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报仇?我可没有那种实力帮你报仇。”江然听到雷轩的目的,并没有多大的意外,知道雷轩现在就是为报仇而活。

  “我说过,我会帮你。”雷轩有点生气了,自己说的这么明白,江然居然还不知道。

  “好吧,你要怎么帮助我?”江然听出了其中的愤怒,有点害怕的说到。

  “很简单,我现在将我们两个的所有记忆融合到一起,我的记忆之中会有教你修炼的办法,而且我知道你的气海和丹田已经破碎,不能够修炼,但是我这里有一种秘法,能够将你的身体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将你的身体成为第二气海和第二丹田,能够更多的储存真元,使你的真元更加的雄厚!”雷轩诱惑着江然,一边说一边看江然的反应。

  “将我们的记忆融合到一块?你比我强大,这样一来,我岂不是就失去了主导权了?”雷轩的条件固然诱人,不过江然还是留有一丝丝的警惕之心。

  “这一点你放心,我现在已经看透了,谁主导无所谓,我的要求很简单。而且我不会在抢夺你身体的主导权,毕竟这样对谁都不好。如果我们两个人的记忆融合到了一块,你即是我,我即是你,这样岂不是更好?”雷轩听到江然的话,知道江然是一个十分警惕的人,不过,这次的合作是真心合作的,不怕江然不同意。

  “原来是这样,我同意。只不过我要先试一试你所说的秘法,如果可以,我们在进行记忆融合。如果不行的话,……”江然半信半疑的听完雷轩的话,雷轩纵然是自己的前世,但是以前有没有接触过,刚刚接触就不能把自己的命交给他。

  “好,江然。我给你说这部秘法的名字为「韶身华捷」,这一段时间你一定要仔细看我的身体之中的筋脉,我会给你一个演示,由于今天时间有限,我就先教你打通仁督二脉。你看好我身体之中的真元走动的趋势,一定要看好!”

  “嗯!”江然点了点头,很欣慰的看着雷轩,令江然没有想到的是雷轩居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看看雷轩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相比融合也不是一件坏事。如果不是真的,自己大可解除这个没有用的约定。

  雷轩看到江然点头,然后也欣慰的一笑,便开始演练邵身华捷。

  凌空而立的雷轩觉得自己没有在空中的必要了,便落到了江然的身边,这样更能够让江然看的清楚,也有助于江然的学习。

  这时,雷轩的身体变得透明了起来,不过筋脉清晰可见。

  雷轩说:“江然,你看好了。”

  江然听到雷轩的提醒,才想起来自己的重要事情,脸不禁变得通红起来。刚刚因为雷轩的身体变得透明而让江然有些出神,要不是雷轩的提醒,或许江然还没有注意到雷轩已经开始了。

  江然仔细的看着雷轩身体之中的筋脉,生怕错过一根似的。

  “这不就是真元的走势吗?”突然,江然捕捉到了雷轩身体内真元的趋势,不由的大喜起来。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反。

  此时雷轩身体之中的真元犹如黄河之势,不过在遇到仁督二脉的堵塞之后,真元一点点的消耗完了。

  江然又在雷轩任督二脉的尽头又发现了真元,到达任督二脉以后,在开始开垦任督二脉之中的堵塞,就这样,调用真元,开垦任督二脉,调用真元,开垦任督二脉,往往复复,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一天了,终于,在雷轩调用真元的第一百三十二次,终于打通了。

  “什么?我居然发现我的任督二脉也好像打通了一般,有真元在任督二脉汇聚。”江然看到雷轩一次又一次的下面真元,不由的心生怯意,邵身华捷原来这么难修炼,而且消耗真元的速度的确很吓人!

  “没错,你的任督二脉是我给你打通的。我说过,我即是你,你即是我,我们不能分开!”雷轩向江然阐明了原因。

  “好,雷轩,你没有骗我。我决定了,我和你合作。我只帮你报仇一事,其余的我都不会帮你做!”江然尝到了其中的甜头,不过还是顾足了自己的底线。

  “我说过我还要你做其他的事情吗?我只要报仇,还有,帮我找到轩辕天师,也就是我的师傅,我要向他道歉。”雷轩听到江然答应了,甚是高兴,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依靠了。

  “雷达,我一定会宰了你,不惜我失去肉身!”雷轩在心里对雷达的怨恨更上一层了。

  “好了,你现在知道我是真心得了吧。明天下午,我会再次进入你的梦境,那个时候就是我们记忆融合的时候,这一点你没有异议吧。”雷轩此时觉得自己的灵魂力量很虚弱,需要暂时的歇息。

  “嗯。”江然这个时候对雷轩基本上没有戒心了。“那好,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明天下午见。”

  “好,明天下午见。今天晚上你自己试试修炼,看看能不能吸收和储存真元。”雷轩真的觉得自己不能再支持了,相当于下了逐客令,不过现在江然是自己的合作对象,毕竟自己的报仇还要去指望江然,如果惹火了江然,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反而督促江然修炼。因为江然的修炼程度越高,自己的报仇计划就会有更加大的希望。

  ………………

  “陂叔,我父亲呢?”江然醒了过来,看到一直在自己身边默默陪伴的陂叔,一阵感动之情涌上心头。

  “少爷,你醒了?我现在去叫老爷。”一天过去了,终于等到了江然醒来的时候,江陂心里的难受在江然的面前一扫而空,留下的只是兴奋。

  “陂叔,为什么非要叫我少爷?我们之间有那么的生疏吗?以后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江然,或者然儿吧。”江然听到江陂叫他少爷,觉得自己和江陂之间总是那么的生疏,明明自己都叫陂叔了,为什么他不能叫自己江然或者然儿呢?

  “好吧,那我以后就叫江然吧。”江陂听出江然话之中有一点怒意。

  “嗯,陂叔。去把我父亲叫来吧。”江然听到江陂的话,眉开眼笑的对江陂说到。

  ………………

  “老爷,江然醒了。叫你过去呢。”江陂还没有走到会议大厅,声音便已传到了会议大厅。

  “蹭……”江风站起了身,走到了会议大厅的门口,正好见到慌慌忙忙往会议大厅进入的江陂。

  “然儿醒了?你没有骗我?”江风听到江然醒的消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又再次确认了一下。

  “快快快,老爷,少爷此时正在里屋等你呢。”江陂再次催促道。

  “好好好!”江风连说了三个好字。

  像马一样奔向了江然所在的里屋。

  ………………

  “然儿,你怎么样了?”江风看到正在床边整床的江然,关心问到。

  “父亲,我没事,不用担心。”江然听到江风的声音,转过头正好和江风的目光撞到了一块,赶紧闪躲过去,现在的江然有了不少的秘密,有些不能够和别人说,甚至自己的父亲也不能说,要是泄露了,有可能会招来杀神之祸!

  “没事就好。对了,还没有问你,你昨天醒来之后为什么会头疼?而且还是撕心裂肺的疼,让我和你母亲担心死了。”

  “哦,父亲。其实是因为我身体特殊的缘故吧,至于为什么头疼,我也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江然模模糊糊的回答了江风,总不能告诉他事情,自己是因为觉醒了一些前世记忆头疼的吧。

  “好吧,没事就好。”江风又仔细的看了看江然,觉得没什么大碍,就准备起身离去。

  “父亲,你听说过以身体为第二丹田和气海的吗?”江然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疑问,还是决定问一下自己的父亲。

  “以身体为第二丹田和气海?有吗?没有听说过。或许我们这里没有,其他的大地方走吧。不能全盘否定?。”

  “其他地方有?”江然还是满心疑问。

  “应该吧。对了,问这个干什么?难道……?”江风心里有了一个不能让自己相信的年头。

  “不要瞎猜了,我怎么会有这种秘法呢。”江然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虽然自己真的有,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说出它的时候。

  “父亲,原谅我不能给你说。”江然在心里默默的说到。

  “嗯,只要你没事比什么都强。我要去你爷爷那里了。我先走了。”江风想起自己还有事情,就只好离开了。

  “嗯,父亲慢走。”江然在送走江风之后,赶紧关紧了房门,开始尝试着吸收天地之间的真元。

  “啊,是真的!”江然发现自己能够捕捉到空气之中的真元,而且是真真实实存在,不是幻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