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不担心,但是我们担心又有什么用?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其余的我们也做不了,如果我们强行唤醒他的话,甚至会害了江然。”那个叫做江风的男子说道,虽然他已经是直奔五十的人了,但是岁月在他的脸颊上留下的痕迹极少极淡,丝毫不能在江风的脸庞上看出江风的真实年龄。

  而他就是那个名叫江然少年的父亲,江然今年十四岁,是江风唯一的后代,按照平常道理来说江风应该是三十五岁到四十岁之间,但是不知什么原因直到三十多岁才有了江然,因为是晚来得子,所以他也是将自己所有心思全部放到江然一个人身上,对江然也是倍加关心,在家族之中能够呼动江然的人极少,江风在家族之中也是手握大权,而对于江然没有一点点的架子,而且江风是对江然来说随叫随到,足以看出江风对于江然关心。

  而现在的江然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能够感觉得到江然的呼吸,火雨很多人都会以为江然已经没有生命了。

  ………………………………………………………………………………………………………………

  这件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当初的江然才十二岁,按照家族之中的族规,满十三岁之后要开始修炼,争取在三年之间达到家族的认可。正是因为这样的族规,让江风不得不放下对江然的溺爱,只能够让江然随家族之中的少年一起修炼。

  不过江然对于修炼有着极高的兴趣,江风也没有阻拦江然,十二岁江然便开始修炼。

  江风还是识大体的,不能溺爱江然了,就开始对江然的修炼上心,而且还是把家族之中最好的资源给江然修炼,自己还亲手教他武技,指导江然武技的不足之处,这样以来,江然的进步飞快。不禁让江家的少年们眼红,有的甚至和江然讨好关系,不过江然也知道怎么做人,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家族资源的支持下,在江风的不懈指导下,在江然的努力修炼下,江然隐隐约约已经成为了新一辈的第一人,不过话虽去次,但是谁能肯定没有人隐藏了实力,准备在成年礼上一鸣惊人。

  虽然江然在家族之中的地位日益渐升,许多人开始靠拢江然,打算在江然的旗下分的一碗羹。江然对于这些人也是没有办法,不过江然知道自己是新一辈的榜样,不能有私心,所以很多人的好意直接拒绝了!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谁料想家族之中的后山打猎断送了他的美好前途。

  江然知道后山打猎其实是磨练新一辈的,没有多大危险。尽管江然的实力在这些人之中名列前茅,但是还是平衡了心态去对待此次的磨练。

  在后山上,江然被一群魔兽围攻,最强的已经达到了五化期第三层,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江然只能闪躲,一边闪躲一边寻找逃跑的路线。江然在闪躲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前面是一群虎视眈眈的魔兽,而后面是悬崖!

  当江然发现的时候已经无路可逃了,江然没想到这件事情已经发展到自己不能处理的地步了。

  最后,江然选择了没有办法的办法:跳下悬崖。

  如果不跳,自己有可能死无全尸,跳下去,或许自己还有一条生路。

  当江然纵身跳下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岸上的魔兽,突然发现了江风的身影!

  此时的江风正在和魔兽打斗,没想到看到江然的身影居然是江然纵身跳下的那一瞬间!

  “不!”江风大吼了一声,不过也没能在最后的关头就下江然。

  江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来就自己的,不过没想到晚了那么一刻。此时的江然后悔死了,要是自己在挣扎一刻,或许自己就有救了。

  “唉,说什么都晚了。”江然摇了摇头,闭上眼睛,等待着落地的一瞬间!

  …………………………

  而正在悬崖边上和魔兽打斗的江风觉得已经没有和这些魔兽打斗的必要了,只想要赶紧结束,去找江然。

  “天源圣光!”江风大吼道。

  突然江风的身体发出要眼光芒,犹如一团火一般,冲向了魔兽群,不到三分钟,地上便躺满了魔兽尸体,这让在一旁观看的新一辈目瞪口呆!

  江风不管其他的,现在他的心里只有江然。

  “江然!”江风站在悬崖边上大声呼喊着。只不过回应他的都是回音,其中并没有掺杂江然的声音。江风爱子心切,无奈之下只能纵身一跃,也跳了下去。

  在没有开始打猎之前家族里的高手已经勘探过了后山,没有危险才有了这个后山打猎。如果这个后山有巨大的危险,或许就没有这个后山打猎,毕竟来的都是江家的下一辈,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这个悬崖也勘探过,深度不深,但是江然要是掉落的话,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也会有重伤!但是对于江风来说,这点高度不算什么,毕竟他是炼神期后期的人。

  在江风的眼里,江然的命比他的命还要重要,因为江然背负着他的所有希望,背负着家族的命运!

  就这样,江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跳了下去,引起周围的人的惊叹!

  …………………………

  “江然,醒醒”江风到悬崖底部一眼就看到了江然,赶紧过去呼喊江然,叫了几次江然也没有醒过来,江风看了看江然的身上,江然的身上居然没有丝毫额外伤,这一点就让他十分的惊讶,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在悬崖之间下落的时候,自己的身上已经被周围的树枝挂的不成样子了。

  “这是怎么回事?”江风发出了这样的疑问,不过疑问归疑问,正事要紧。

  江风抱着江然的身体走向悬崖的出口。

  一刻钟以后,江风抱着江然的身影出现在了江家的会议大厅,急忙召集家族之中的仙师来救治江然。

  江风最担心的是外表看似没有事情的江然,万一身体之中存在其他的隐患,这件事情就麻烦了。

  不一会儿,家族里仅有的一名仙师来到了议事大厅。江风看到仙师来到了大厅,精神立刻一镇,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江褡,快来,快来。”江风向仙师招手致意。

  江褡,真名欧阳褡,当初来到江家的时候,为了和江家亲切一些,特意向家主请示,改名为江褡,改名一事也让家主甚是高兴。

  江褡看到江风的手势,急忙过去,江褡知道如果这次能够帮助江风,或许自己以后就会成为江家的首席念师。

  在这些小城里念师就相当于他们眼中的神仙,念师,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不仅要有天赋,还要付出比常人多百倍的努力!这也是为什么念师稀少的原因。

  “江褡,你去看看少爷怎么回事?我去换身衣服。”江风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实在有点寒潮。

  “老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江褡信誓旦旦的说到,说早就后悔了,自己只不过是一名一印念师,在师傅的徒弟中排名最后,这万一要是除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好好好,我们江家要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有志气,有报复!”江风听到江褡这样说,也是非常高兴。

  “江陂,这里就交给你了,江褡的要求你一定要满足,不能有丝毫懈怠。”江风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江陂,转身对江陂说到。

  江陂,是江家第三嫡系的管家。

  …………………………

  江家,一共分为三大系,每一系的系主就是当今家主的三个儿子,江风排名第三,他有两个哥哥,分别为其他二系的系主。

  三大系,分别掌管着务、物、法。

  务:就是家族之中的内务,由江风管理。

  物:说的是江家在外的生意,管理物的是江风的二哥,江宇。虽然常年在外为家族的事情奔波,很长时间不能回家一次,但是江宇没有任何的怨言,他觉得只要家族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要强。

  法:顾名思义,就是家法,族规。管理法的是江风的大哥,江霍。在家族之中江霍的声望最高,因此当这个法系的系主他人无话可说。

  而这三个嫡系在家中的地位相等,共同管理着家族之中的每一件事务,而且还打理井井有条。

  …………………………

  “少爷怎么样了?”换完衣服的江风看到江褡满脸担心的脸色,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弄了,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

  “老爷,少爷的情况怕是很不乐观,少爷看似没有一点的外伤,但是身体内部的丹田和气海同时被破,除非……”江褡不敢把话说完,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江风的脸色瞬间变成灰色的了。

  “气海,丹田被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下如此毒手,同时被破啊!”江风已经麻木了,本来还指望着江然在十六岁的成年礼上大放光芒,没想到却被扼杀在摇篮当中。

  “给我查,我一定要抓住凶手!”江风愤怒地说道。

  “老爷,听我一句话,这件事情不要查了,少爷这属于自身,没有他人的参与!”江褡觉得自己要是在沉默下去,这件事情就来不及说了。

  “什么?你说是自身?难道我儿子会自己破掉气海和丹田吗?”江风听到江褡的话,满脸的不可思议,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的,我刚刚在为少爷检查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我敢用我的命来保证,少爷还有救!”江褡听见江风的话,知道自己没有把话的意思表达清楚,只好又连忙作解释。、“有救?真的吗?说说你的办法。”江风一转脸上的郁闷,听见自己的儿子还有救,有点惊喜。

  “我师父有一种秘法,可以为人修复丹田,而且还能够在丹田之中模拟出一个简单的气海,这样少爷就有救了!”江褡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卖关子的时候,连忙道出了自己的办法。

  “好好好,赶紧请你的师傅来,我们江家会善待你的师傅。”江风连说了三个好字,以表此时的惊喜之情。

  “只不过,这个秘法需要两个元期的强者和一个仙元期的强者共同施展这个秘法。”江褡胆怯的说道。

  “仙元期,仙元期”江风听到江褡的话,顿时觉得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过,在三天之后,江然醒了过来。

  这件事情因为找不到仙元期的强者帮忙就被耽搁下来了,不过江风和江风的父亲,也就是江家的家主从来没有对这件事情放松过。

  看《S正"版$章*节上◇i酷W匠网&

  ………………………………………………………………………………………………………………………………

  一年时间内江然像这样的昏迷已经达到了三次之多,而且每一次的昏迷江然都进入了假死的状态。

  今年这一次是第四次,但是这次江然的昏迷时间是最长的,而且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

  ““雷达,你怎么这么糊涂。别忘了我们同出一门,但你为什么勾结邪门,非要抢夺灵摄。你现在赶紧向我认错,这件事既往不咎。否则这件事情传到了师傅那里,你死罪难逃!咳咳……”

  “呵呵,雷轩,看来你还不懂情况啊!现在我们四个之中的任意一个人都能够要了你的命,你还在这里讨价还价。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十息之内,把灵摄给我,否则就不能怨我们心狠手辣了!”

  “呵呵,雷达,没有想到同出一门的师兄弟你也要杀。”

  “黑煞,别说了,现在的我们我们在一条船上。要是今天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我想,你们嗜血四煞会变成嗜血一煞,甚至一个不留,所以……”……………………………………………

  “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江然大叫了一声,不过还是没有醒来,此时的周围没有人,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

  此时的江然脑子里充满梦境,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梦亦是真,亦是假,前世不可不提!”

  江然在梦境听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前世?”

  突然,江然觉得脑子里面装满了不属于他的东西,是什么呢?

  前世的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