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峰望着眼前的身影,心中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很激动!

  可仅仅是很激动嘛?

  两人所在的正是江金明的屋子,也是两个人初次见面的地方,此时的朱峰还是坐在电脑的椅子上,而周玲则靠着床,没有坐下。

  她侧头望着窗外,似乎在出神。

  朱峰只能看到她的侧脸,白皙,美丽,似乎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是羞涩吗?

  朱峰咳嗽了一声,天看到周玲的身子似乎颤抖了一下,但没有回过头来。

  “那个……那个你……同意吗?”,朱峰鼓足了勇气,小声的问道。

  和上次不一样,朱峰没有开电脑调节气氛,不是不想,而是一种莫名的感觉阻止了他,那样太唐突了。

  周玲依然没有回头,而是沉默着,似乎在思考。

  朱峰有点紧张,舔了舔嘴唇。

  砰砰砰……

  这是心跳声。

  “那个……你会对我好吗?”,幽幽的声音,似乎从云端飘下。

  朱峰呆了呆,然后开始拼命点头:“当然,我一定会的,我可以发誓!”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似乎无论做什么都代表不了他的心情。

  “那么……好吧……我……同意!”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周玲转过了身来。

  朱峰愣住了,因为他分明看到周玲的脸上带着几条浅浅的泪痕,眼睛里还似乎有泪光闪动。

  “你……哭了?”,朱峰有些不知所措。

  周玲用手背使劲擦了擦脸颊,然后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没事,高兴的!”

  朱峰有点不相信,又再次看了她几眼,直到周玲脸颊绯红的转过身去。

  也有点尴尬的搔搔头,朱峰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红色的纸包,然后凑到跟前,得到了周玲的手里。

  周玲正自出神,猛觉得手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不禁一愣。

  取过纸包看了看,才发现里面都是钱。

  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也只是淡淡一笑,然后收了起来。

  农村的规矩,两人定亲的话,男方要给女方一定的财务做聘礼,古时候还有更多的规矩,现在已经简化了许多,发展为男女双方谈成之后,男方直接把钱递到女方手里。只要女方无异议,就需要收下这份礼,然后就算正式定亲完成了,见周玲将聘礼收了起来,朱峰总算松了口气。

  这3600块钱的聘礼对朱峰的家庭来说不是小事,但父母拿出来的时候却是兴高采烈。

  如今看到周玲总算同意了这门亲事,朱峰相信母亲知道之后肯定会高兴的病情好上几分。

  气氛终于轻松了许多,朱峰甚至又一次打开了电脑。

  他想重温一下那天的气氛,但可惜这一次周玲没有配合他。

  有点尴尬。

  朱峰偷偷的望了一眼周玲,发现她也正出神的望着电脑屏幕发呆。

  “周玲,你的手机号是多少?"周玲一呆:”你有手机?“朱峰有点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还没有,不过想去买一个,QQ我没用电脑上不去,以后还是和你手机联系吧!“”哦,是这样啊,那么我说一下,然后你记下来吧,是XXXXXXXXXXXX!“朱峰立刻记在了纸上,心里想着一会I就去买手机,相信父母知道之后也会支持自己的。

  接下来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尽管朱峰拼命调动气氛,挑起话题,但周玲的表现却始终很平静。

  没办法,半个小时之后,朱峰有点狼狈的带着周玲除了屋子。

  屋外的众人依然聊的热火朝天,见到两人出来,不约而同的望向两个人。

  朱峰的父亲注意到朱峰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沮丧,顿时心中咯噔一下,不过他随即就注意到后边跟着的周玲手里拿着的红纸包顿时放下了心,忍不住狠狠瞪了朱峰一眼。

  此时的朱峰正在因为周玲那不冷不热的态度而懊恼,又哪里注意了老爸的态度,兀自皱眉苦思周玲不开心的原因。

  而另一边的周父周母也注意到了周玲手里的红纸包,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周母还使眼色让周玲把纸包收了起来。

  周玲默默的走到她身边坐下,然后将纸包交到了她的手里。

  “这孩子……!”,周母略微尴尬,不过还是飞快的收了起来。

  只有周玲的姐姐周蓉似乎是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很快,江婶便建议周玲跟随朱峰去他家里看看,而一边的周母也跃跃欲试,想去看看亲家母。

  不过江婶却将她拦了下来。说年轻人呆在一起挺好的,咱们老太太参乎什么。

  这话也对,所以周母也就没有去,只是看着周玲低着头跟随朱峰出门去了。

  一路上,朱峰不停的和周玲说着话,时不时夹杂几句笑话在其中,但周玲的反应很令他失望,最明显的表情就是抽了抽嘴角。

  失败啊!

  眼见如此的朱峰摇着头放弃了努力,只是带着周玲穿过几条胡同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前。

  说实话,朱峰的家的确有点烂,实际上连烂都不足以形容了。

  七十年代的房子,是蓝砖加土坯建的,屋顶已经长满了荒草,不过前两天已经被爷俩突击清理完毕,屋檐因为漏雨而乌黑一片,这个无法遮掩,只能尽力补救换下来一些破损严重的椽子。

  墙壁上也长满了青苔,虽然费尽清理却无法去净,只能带着那种丝丝的痕迹见人。

  四周的围墙因为年久失修而损坏严重,某些地方已经倾倒过,现在正被一些砖块胡乱砌煮,十分碍眼。

  院子倒是不小,但空荡荡的,显得十分荒凉,不过院子中央的一棵大桑树倒是十分茂盛。

  推开低矮乌黑的院门,朱峰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家破了点,别在意啊!”

  周玲在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这间很破败的房子,她也被惊了一下,不过脸上到没有怎么流露。

  此时听到朱峰的话,更是浅浅一笑,主动走在了前面,并说道:“我找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什么房子,你担心什么?”

  朱峰微微一呆,随即心花怒放,主动紧走两步,随在了周玲的身边。

  一条黑狗猛地窜了出来,对着周玲就是一阵狂吠,倒是把她吓了一跳,急忙一把拉住了身边的朱峰。

  “它……不会咬人吧?”

  朱峰一瞪眼:”三儿,滚!“这条很是威风的大狗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一般,立刻住了口,甩了甩尾巴,有点贱贱的滚了。

  被院子里的狗叫惊动,屋里的人迎了出来,正是朱峰的姐姐朱梅。

  朱梅在看到周玲的第一眼时,似乎呆了呆,脸上露出一丝不敢置信,然后立刻走了上来。

  ”姐,这是周玲!“,朱峰连忙介绍:”这是我姐朱梅!“”真漂亮啊!“。朱梅啧啧赞叹,围着周玲转了几圈:”朱峰你小子好福气啊,居然被你找到了这么一个漂亮姑娘!“似乎被朱梅的话说的不好意思,周玲脸更红了,嘴里小声说道:”姐姐真会开玩笑!“朱峰连忙制止了自己这个老姐的话题:”姐,咱妈呢?“”在屋呢!我去叫她!“,又啧了几声之后,朱梅才转身往回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妈,快来看,朱峰找的媳妇真漂亮啊!“看着脸上如同展开了两朵桃花的周玲,朱峰也有点恼火自己姐姐的脾气,但也没有办法,值得安慰道:”我姐就这样,脾气太直,有什么说什么,其实人不坏!“周玲的脸更红了,嘴里低低的说了句什么,但朱峰没听清。

  就在这时候,朱梅搀着母亲走了出来。

  朱峰的母亲因为常年卧病在床,并且心情抑郁,所以脸色很苍白,身体也有些佝偻。

  不过今天的她却一反常态,苍白的脸上不仅带了一丝难以掩饰的喜气,就连身体都站的笔直。

  周玲的反应也很快,急忙上前,很恭敬的鞠了一躬:”伯母好!“”好,好!“,朱峰母亲笑着拉住了周玲的手:”走,咱们去屋里聊!“周玲急忙和朱梅一左一右搀住朱峰母亲走进屋去。

  朱峰舔着脸也想进屋,结果被朱梅眼睛一瞪,只好悻悻的回自己屋去了。

  q最N新b章…D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