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峰办事很利索,当天下午他便在镇上一家冰糕批发站进了货,连冷饮也是在这进的,他的家里没有制冷设备。

  集市还要几天之后,他当然不会坐等,便推着冰柜在镇子的马路边等着生意,反正那些过路的都是潜在买主。

  生意不错。

  虽然不是集市,但那些路过的人在酷暑的逼迫下,多半也会照顾他一下,反正买谁的也是买,尤其是朱峰待得地方是镇外,这里距离最近的冷饮卖点也有一里多地,那些人想买的话只能到他这儿。

  同时,朱峰也发现自己的想法没错,自己的空间完全比冰柜更出色,冰糕等的在里面完全没有融化的意思,平时他只在冰柜上面放一些冷饮包装,只有客人上门的时候,他才会假装开柜门的时候乘机从空间中取一些出来,反正上门盖着棉被,客人也看不见下面。

  每只冰糕的利润都是4成左右,冷饮的利润也差不多,他一天就卖了差不多四五百只,算下来差不多有200多块进账,远超在工地推砖的收入。

  =《酷w^匠v…网'¤永久F免Dc费x|看n*小(`说

  算清了这笔账,朱峰只拍脑袋,只恨自己没早一步想到这个生意。

  回到家里,把这件事说给父母听,他们也很高兴。

  有了这种前景,朱峰的信心更足了,他又一次进了好几百元的货,反正现在的空间完全可以装下200多斤的重物,体积也差不多相当于2个立方左右了,完全装得下。

  这一天,朱峰又换了一个距离镇子更远的地点,而且是个十字路口,人流更多,自然生意也更好。

  一些路过此地的人,不管去干什么,来一颗冰糕或者冷饮几乎是顺其自然的事情,还有一些去地里干活的人,更是人手一支。

  朱峰都忍不住感叹,谁说夏天的太阳是最刺眼的?这刺眼的分明是金光啊!

  如此三天,朱峰已经进账700多,完爆之前的收入,而明天就是集市了,他有点激动。

  为了这个集市,他特地进了很多高级冷饮,因为那些年轻人是不会关心价格的,他们更在乎好不好吃。

  第二天,朱峰一大早就爬了起来,洗漱吃饭,然后推着冰柜就出了门。

  走到无人处,顺手便把冰柜收入了空间,然后取出自行车就跑。

  到了距离集市不远的地方,还是找个无人的地点,把自行车收起来,然后取出冰柜,大模大样的推着进了市场。

  他没有停在集市的东南角,而是直奔西北方位。

  然后找了一个空旷的地点,竖起了新买的遮阳伞,把冰柜停稳,上面摆上一些样品,便等待顾客上门。

  几个卖衣服的摊主呵呵笑着和他打着招呼:“小伙子,新来的啊!”

  朱峰连忙点头笑道:“是啊,大叔,你们来的好早啊!”

  摊主也不和他客气,直说到:“小伙子,这个地方的确不错,买的人少不了,但这里没有电,你的冰柜一会就保不住那些冷饮了,化了就没办法卖了!”

  “没事!”,朱峰也不介意,微笑着说道:“我买的是特制冰柜,绝对保温!”

  摊主们笑着摇头,不在说什么。

  随着时间过去,集市上人开始多了起来,朱峰的生意也很快便来了。

  一只,两只,三只……

  不多一会,随着温度逐渐升高,朱峰的生意越来越好,而且他预料的不错,那些来买冷饮的年轻人几乎都是奔着一块以上的高级货去的,那些便宜的几毛钱的根本无人问津。

  现在的年轻人是真有钱啊!

  一边感慨着,朱峰一边喜滋滋的数着钱,这不到2个小时就已经卖了几百只了,差不多每分钟都有人要这样或那样的冰糕或者冷饮,有的还一买就是好几只。

  幸亏啊,自己进的货比较多,否则还真不一定盯得下来。

  就在时间快到十点的时候,一个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左右,戴着一副墨镜,左臂吊着一只皮包的年轻人来到了朱峰的冰柜前。

  “来一只火炬!”,对方懒洋洋的说道。

  朱峰连忙打开冰柜,从自己空间里取出一只两块钱的火炬递给他。

  对方接过去之后并没有掏钱的意思,而是继续说道:“十块钱!”

  “什么?”,朱峰眨着眼睛,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我说,给我十块钱,赶紧的!”,虽然因为带着墨镜的缘故看不清表情,但那有点酒味的口气直喷到了朱峰的脸上,让他一阵反胃。

  “为什么……我还要给你十块钱?”,朱峰更不明白了,同时对方的态度也让他有点怒意,所以声音有点大。

  “管理费!快点!”,对方更不耐烦了,还把手也伸了出来。

  “可我已经拿了,八点多的时候!”,说着朱峰还掏出了一张纸条,正是交了钱之后的收据,上面赫然是5块钱的大写数字。

  “那是工商营业税,我这是市场管理费,你TMD能不能快点,老子急着呢!”,墨镜男几乎是咆哮起来,手臂不耐烦的击打着冰柜,发出了碰碰的声音。

  朱峰也有点火了,他是真不知道这些规定,但并不代表他不想拿,今天的生意很不错,区区十块钱他还真没放在心上,但对方的态度实在差劲,就好像呵斥儿子一样,自己该他吗?

  看到朱峰抿紧了嘴望着他不说话,墨镜男笑了,他似乎觉得挺有趣,他随手将手里的火炬丢在了地上。

  “没想到遇见了个刺头,正好,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拿你败败火也好!”,说着便把右臂伸了出来,就要去抓朱峰的衬衫领子。

  要说打架,朱峰真不怕他,在他的空间里常备两样武器,一根杯口大的榆木棍子,这是以防万一的。还有一块板砖,这是预备给他人一个惊喜的。

  但他的目光四下一扫,发现自己和墨镜男的一番吵嚷已经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那些摊主和一些顾客正饶有兴味的望着这边,还有的嘴角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不能在这和人动手,会出事的!

  一瞬间朱峰的头脑闪过了这个念头,眼见对方的手伸了过来,他的心思一转已经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个价值五块钱的高级火炬递了过去。

  同时满脸陪笑道:“我哪敢呢,只是真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不就十块钱嘛,马上,马上给你!”

  说着他就去取钱。

  墨镜男的手被火炬堵了个正着,顿时也就悻悻的收了回来:“算你小子识相,以后机灵着点!”

  朱峰一边连连说着不是,一边把钱递给他。

  墨镜男把钱收起来,嘴里吃着火炬,还不忘骂骂咧咧的。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朱峰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但眼睛中的光芒却在一直闪烁个不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