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等老江把车子装满推走,朱峰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好像一个憋红了眼的痢疾患者一样,一口气把空间中的那些砖块一股脑全都倒了出来,瞬间便是一大堆。

  长长的舒了口气,朱峰感觉心理轻松无比。

  喘了一会,他又将这些砖块一一收入了空间,毕竟他原本的计划就是利用空间使得自己的活计能轻松一些。

  朱峰一共往空间里收入了80块砖,这样他只是觉得心头有些压力,到不至于太难受。

  然后他又往车上装了60块砖,只是装的有点松,外面看上去好像很多,其实没多少,这样推得时候要快上许多,而且装的时候也快。

  在卸的时候,他在不经意间就会将空间中的砖块放上去,尽量自然而然。

  于是,他每次只推60块,但放的时候却是100块,如此几次之后那块钢板上已经满载。

  老江很高兴,只说朱峰干活利索。

  朱峰则在一边笑而不语。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老江和朱峰推砖不要太轻松,两个人甚至有时间停下来闲聊扯淡,而砖却供的足足的。

  两人还有余暇调侃上面几句,说他们只顾着偷懒不干活。

  上面被他们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拼命的打砖出闷气,结果无数无辜的砖块因此四分五裂。

  中午的时候,刘江难得的夸了朱峰几句,然后告诉老江下午去筛沙子,而朱峰自己推砖就可以了。

  朱峰明白,这是刘江不想让他们太轻松,不过他也不害怕,有了空间相助,区区推砖工作小菜一碟。

  不过,他想想也郁闷,堂堂的异能居然用来推砖,实在掉价,但最终他也只能翻翻眼皮下午的情况和上午差不多,在没有了老江在旁边的情况下,朱峰玩的更离谱,经常在车上放40块砖就往这边跑,放得时候确实80一块不少。

  于是他一个人也供的上面直瞪眼,连个抽烟的空都没有。

  因为有时间也有闲,所以朱峰很是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异能,而随着空间异能的使用,朱峰也慢慢找到了诀窍。

  他发现,只要是毫光所覆盖的区域,就有被扯进空间的可能,但却不一定能被扯进来,因为存在一个吸扯力的大小问题。

  举个例子,如果毫光覆盖了一块砖,吸进去没有压力,但是覆盖一块石头,并且这块石头如果有好几百斤重,想吸进空间是一个玩笑。

  他大概试了试,发现一次能吸扯的东西大概就是百十斤左右,因为他能一次吸扯20块砖左右。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吸扯的方式,那就是接触才能吸扯,这里的规则朱峰不是很清楚,只能大致确定所谓的接触其实并不严格。

  比如,他覆盖了几块砖,被他直接接触的砖吸扯进来没有问题,而被这块砖所完全接触的砖也会被吸进来,就算没有完全接触,大半接触的话也没问题,甚至小部分接触也有被吸进来的可能,但这里又有一个毫光的使用问题。

  毫光是可以在被他意识操控下扩展和缩小范围的,扩展范围的话,覆盖面积就广,但吸扯力就会削弱,而缩小范围的话,毫光会加强,白光辉耀之下,吸扯力也会迅猛增加,就拿前边的那些砖块来说,如果是十块砖的话,按照朱峰的标准,一半浓度的毫光就能吸扯,但如果换成20块砖,那么毫光非得要极度凝聚,辉光闪耀之下才能被吸进来。

  而且,当毫光极度凝聚,最终化作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圆球并覆盖一块砖头的一半,这块另一半被砖垛死死压住的砖头硬生生的被扯成了两半!

  当朱峰神色古怪的把那一半的砖头拿在手里,看了几眼之后,才有点小得意的将之抛下。

  虽然还不知道这种能力有什么用,但厉害一些总是好的。

  并且,这种吸扯力是可控的,既可以将覆盖范围的所有物体一股脑吸入空间,也可以有选择的吸扯,这完全取决于毫光覆盖范围,朱峰可以控制那些毫光只覆盖那些自己想吸扯的物体。

  很实用!

  最后,他又试了试这个接触的问题,虽然只要覆盖了范围,都有被吸扯进来的可能,但毕竟也有吸不进来的时候,所以他着重研究了一下这个现象。

  几次试验之后,他认为这应该和那些物体之间接触的方式,紧密程度,所接触的物质密度有关,就好像每个物体之间都有一个无形的绳索,他的吸扯力是直接拉扯最外面物体,而接触的方式和紧密以及物质就像是绳索,如果够强韧,那么被完全吸进来没有问题,但如果强度不够的话,就无法吸入。

  /w最l:新章节☆》上W酷n。匠网

  弄明白这件事,那么他在吸扯那些砖块的时候就熟练了许多,每次都是有意识控制那些毫光覆盖一定的范围,而这个范围也最多有20块砖,于是效率大大提高。

  在经过工地上的一个水池的时候,他的心中一动,假装洗手,试了试能不能吸扯液体。

  结果令他很兴奋,不仅能,而且效率很高,这些液体在空间中呈现一个球状外表,随着他的意识四处流动。

  而当朱峰又用意识去触摸那个液体球时,就好像真实的接触一般,这些液体球会展现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即使被捏成三角也没问题,只不过当朱峰意识一旦放松,这液体又会恢复球状,好像在失重环境下一样。

  朱峰估计,这个空间也可以吸扯空气,但这种物体密度太低,所以吸扯的效果并不明显,即使空间被他的意识所覆盖,但也无法分辨到底有没有空气。

  不过,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重要,不是吗?

  一天的工作直到傍晚7点的时候才告结束,随着收工的呼声,所有的工人三三两两的走了出来,其中有人看到了朱峰,顿时笑道:“小峰今天是不是吃药了,怎么干活这么卖力?”

  “你还不知道?他这几天肯定是吃药了,就是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吃药!”,马上有人回答他。

  “哈哈……”,顿时又是一片笑声。

  朱峰咧了咧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去的路上,朱峰看着远处的晚霞,心中有些神往,或许自己的人生要变样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变得像晚霞一样绚丽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