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5点半起来,朱峰洗脸刷牙吃过饭,然后抓起已经准备好的午饭盒,和屋里躺着的母亲说了一声,就向外走去。

  可是刚走到院子里,他就被母亲喊了回来。

  “怎么了?”,朱峰很奇怪。

  ~U酷7匠DA网。唯,)一正版“,其#他,都Eo是☆k盗‘版

  “你午饭没拿!”,母亲说道。

  “我拿了……”,举起右手,朱峰对母亲说道。

  但是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也发现自己的手里空空如也,饭盒不见了。

  “奇怪,我明明拿了的……”,朱峰底气不足的说道。

  “丢三拉四的,这么大小伙子了!”,母亲嗔怪道。

  朱峰只得去拿午饭,但令他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找,也没有发现饭盒在哪。

  “真是奇了怪了!”,朱峰忍不住给了自己脑袋一巴掌:“该不会是被撞了一下,把人撞傻了吧!”

  有点赌气的他,最终也没有拿饭盒,取了几块钱,打算路上买几个包子吃,反正最近入账好几千,花几块钱也没什么。

  当他匆匆出屋,推上车子往外走的时候,才发现车子居然没气了。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朱峰只能回屋取出气筒,把车子打满气。

  推车出门,一溜烟去了工地。

  和以前一样,他推着车子径直去了赵大爷的小屋,这里是工地统一的厨房。

  “赵大爷,这是我的……!”,刚刚说到这儿,朱峰哑然失笑,自己根本没拿午饭来,拿什么给人家赵大爷。

  不过他的话已经被赵大爷听到了,正在忙碌的老人家听见是他的声音,笑了出来:“小峰啊,身体好了?进来吧!”

  “不了,赵大爷,我今天没……”,朱峰的话又是说了一半就闸住了,然后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手里的饭盒。

  见鬼了!

  自己不是没拿吗?那这个饭盒哪来的?

  等了半天,赵大爷没见到朱峰的影子,奇怪的探出头来,见他站在屋外面,盯着手里的饭盒,一副要吃了它的表情。

  “你小子,该不会没吃早饭吧?来吃点吧,刚熟的馒头,包子也有!”,工地上不仅是当地人,也有一些外地的打工者,他们一天三顿都在工地上吃,所以赵大爷做饭是一天到晚的。

  “不了,我吃过了,赵大爷给你!”,回过神来的朱峰将手里的饭盒递给赵大爷,然后推起车子就走。

  推着车子,他一边走,一边回忆着自己早晨的行为,如果别人的话或许会一笑置之,就当自己一时间幻视幻听了,但朱峰不同,他性子里有那么一股子执拗劲,非要想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可。

  然后,他就开始回忆自己早晨所做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从起床,洗漱,吃饭,取饭盒,被母亲叫住,然后回屋,打气等等一系列行为。

  慢慢的,朱峰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因为他感觉到,那个饭盒当时似乎一直都在,而且就在自己的身上,或许没在自己的手里,但它就是在!

  然后,他寻找着这种感觉,最后甚至闭上了眼睛。

  眼前一片毫光……

  没有光源,但也不是黑暗,因为他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一切,没有边际但也不算无限大,因为他可以感受到那种局限感,虚无缥缈但可以很明显的触摸到,因为它就在那里。

  朱峰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奇特的所在,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

  然后,他的表情呆滞了一下。

  这是什么?

  一根银白色的棍状物体,有一个细长的皮管,还有一个黑色的把手——打气筒!?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打气筒就这么静静的停留在这个空间之中,似乎亘古就在那里一般。但是朱峰却可以发誓,这东西自己早上还用过,因为这就是自己家的打气筒。

  它是怎么跑到这里面去的?

  朱峰依稀记得自己在打完气之后随手将这个气筒扔在了一边的……

  不过,看到它出现在这,他又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了。

  好吧,在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更重要的问题是,怎么把它取出来。

  一边想着,朱峰下意识的想将打气筒看的更清楚些,然后打气筒果然就来到了他的跟前,似乎有什么力量托着它一般,近的似乎触手可及。

  朱峰真的就把手伸了出去,并真的感到了一丝触觉……

  握紧,回拉!

  打气筒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

  呆呆的望着手里的打气筒,朱峰一时间如在梦中。

  “小峰,来这么早啊!”,突然一个声音惊醒了犹在发呆的朱峰,让他吓了一跳。

  “是……是刘叔啊,呵呵!”,说话的人正是这个包工队的老板刘江,他每天早晨都会来工地转一下,看看是不是有人迟到或者偷懒。

  发现朱峰手里拿着个打气筒,刘江也有点奇怪:“你拿着这玩意在干吗?”

  “哦,我的车子好像是扎了,有点跑气,所以我带着气筒来的,万一走的时候还是没气就打了再走!”,朱峰连忙解释道。

  刘江笑了笑,也没在意,而是开始考虑怎么安排朱峰的活计:“嗯,推水泥的活已经有人做了,你还是去帮帮老江,他那么大岁数了推砖也难为他了,昨天楼上的李子还抱怨说砖跟不上影响了进度,今天你先去推一天砖,然后我在看看哪里缺人”。

  朱峰连忙答应,在他看来,推砖和推水泥区别不大,干什么都是干。

  推着车子,径直到了车棚,停好。

  朱峰扫视四周一眼,可能时间还早的缘故,现在工地上人还很少。这里更是没人在意,心下顿时开始活络起来。

  他已经有了一次从那个奇异空间里面主动取出东西的经历,这个感觉让他很是兴奋,但怎么把东西存进去他还是一点门没有。

  一个饭盒,一个气筒都是不知怎么就进入了那个空间,自己要是想主动把东西放进去,还是需要仔细研究一下将这个过程才能弄明白,不闹明白这件事就凭自己的好奇心说不定还真静不下心来。

  再次闭上眼睛,那个空间果然又一次出现了,仔细体味着那层毫光,试着去操作这层毫光,居然能够做到!他急忙操作着这层毫光慢慢的弥漫开来,逐渐覆盖了眼前的一切。

  这层毫光没有温度,没有触感,但是却让人有一种奇特的包容感,这种感觉非常诡异,无法形容却可以体会。

  朱峰试着睁开了眼睛,那种毫光立刻消失不见,但是他依然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它就在那里。

  他看了看手里的气筒,慢慢操作那层毫光包裹了它的全身,随即他就感到自己的意识微微一沉,似乎多了什么东西。

  然后,他再次闭上眼睛,果然发现空间中已经有了气筒的身影。强行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朱峰试着操作这个气筒开始左右前后移动。

  就在气筒动起来的刹那,朱峰感到自己的手里一轻,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气筒已经不见了。

  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