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车祸

  朱峰没有多呆,匆匆吃完馒头,然后再那些人哈哈的笑声中逃也似的走远了。

  他要去买点药吃吃,不然的话下午还真不一定盯得下来。

  工地是在化明镇外面大约2里地之外,镇上肯定有药店。

  骑了车子,和掌管搅拌机的李胖叔说了一声,一溜烟奔向了镇子。

  化明镇并不大,也就一条大街,东西走向。

  在镇子的西头正好有一家药铺,朱峰径直来到药铺的门前停下车子,靠墙放好。

  夏天的中午,天气炙热,人们早就回家吃饭吹空调去了,所以药铺门前的大街上零零落落的没几个人,只有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孩子在路边一棵大树下玩耍。

  在药铺门前的阴影里,一个看上去大约七十多岁的大爷正蹲在那里,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袋。

  这种老式的烟杆已经很少见了,所以造型颇为吸引眼球,朱峰就忍不住看了好几眼。

  老人脸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望着树荫下的小孩,不时喊那么几声,估计是爷孙俩。

  朱峰被这一幕感染,也笑了笑。

  进入药铺,和大夫说明了病情,让他看着开了几服药,朱峰身上带的钱正好够用。

  农村没那么多的规矩,又是处方药又是医生开单什么的,一般的小病小灾都是自己去病房拿药,或者请大夫看着开药,最多打上一针。

  出了药铺,朱峰注意到那个小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路中央,不仅皱了皱眉,这很危险啊。

  他转头看了下老人,却发现老人正低头往烟袋锅子里塞烟叶。

  然后,朱峰就被远处一阵瘆人的汽车喇叭声惊醒。

  他循声望去,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原来一辆红色的轿车风驰电掣般的向着小孩子疾驰而来,司机显然也看见了小孩子,但估计也知道刹不住车了,所以劲按喇叭。

  但小孩子已经被惊住了,愣在了马路中央,好像木雕泥塑一般。

  而老人也反应过来,可是他的动作也是僵住了,比那个孩子更要不堪。

  朱峰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然后他冲了出去!

  ……

  砰!

  朱峰感到自己的右肩头就好像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瞬间便麻木了,不过仅仅片刻之后,剧烈的疼痛便弥漫了他的全身!

  随即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然后脑袋似乎撞到了什么硬物,一阵恶心袭上了他的脑海,顿时天旋地转。

  ……

  终于,眼前开始有光源在闪动,然后疼痛袭来,朱峰忍不住哼了一声。

  “小伙子,你醒了!”,有人在欣喜的说着话,声音苍老。

  是谁?

  朱峰勉力睁开眼睛,一阵光影变幻之后,他看到了四周的情景。

  有一圈人正围着他,其中距离他最近的是那个老者,在他旁边还有个小孩,正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醒了!小伙子醒了!”,周围也有人在欢呼着什么。

  朱峰使劲转动了一下眼镜,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好像是房子里,而且气温很舒适,看来是开了空调。

  随即,刚才的一幕开始在他脑中流转——那辆车撞向了小孩,自己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抱起了小孩子,但已经来不及躲开,只能背转身子硬抗那辆车的撞击。

  幸好那辆车的司机已经极力刹车了,所以自己只是被撞飞了一段距离,然后似乎脑袋撞在路边的硬地上,然后昏了过去。

  大难不死啊!

  想明白了这点,朱峰的心理顿时踏实了一些,那孩子看来是没事,自己的牺牲是值得的。

  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还行,只是有些疼痛,倒是能承受,就是不知还能不能干活。

  自己待着的这间屋子,应该是药房里吧,话说自己伤得真是地方。

  老人见他四下张望,顿时会意,解释道:“小伙子,你现在药房里,大夫刚给你看了下,说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擦伤和淤血,休养一下就好了!”

  “你放心,这一次你救了我的小孙子,你的所有花费我全包了,还有那辆车的司机也留下了电话,说了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

  还行,这一次的见义勇为没有流血又流泪。

  朱峰心下稍微平衡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在工地上的活计十九要泡汤,不仅有皱起了眉头。

  老人以为他误会了什么,急忙问他究竟。

  朱峰苦笑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老人顿时放下心来:“刘江那个家伙啊,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他是不敢开了你的,回头我和他说说,给你换个好点的工作,推水泥又累又脏,还挣得不多!”

  朱峰很惊奇,这老人似乎和刘江很熟啊。

  老人呵呵笑道:“我叫罗金德,刘江是我表弟的侄子,我和表弟说一声,肯定管用的!”

  朱峰顿时放了心,这关系说不上多铁,但比没有要强多了。

  在随后的时间里,大夫又给朱峰上了下药,而老人的儿子也来了一趟,带着一身臭汗的他一进门就对着孩子一顿拳脚,打得孩子哇哇大哭才算罢手。

  老人和大夫自然是一阵劝解,老人更是拿出父亲的威严又打了自己的儿子一顿,这才算制止了这场闹剧。

  朱峰只能苦笑,他明白这一切的原因,就是那位父亲担心自己儿子以后还会跑到马路上去,所以才打他,让他记住这次教训。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位父亲接着来到朱峰的面前,又是一阵感谢,最后还拿出一千块钱硬是塞进了朱峰的衣服里。

  对此,朱峰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是人家的一份心意,自己如果不要的话就太不近人情了。

  看着一脸大汗的父亲领着自己的儿子走了,老人独自留了下来,陪着朱峰说话。

  按照大夫的说法,朱峰的伤势真的不重,只要在躺一会,就能自己回家了,所以老人决定再等一会,然后亲自陪着朱峰去见刘江,然后当着朱峰的面把事情说清楚,保住朱峰这份工作,最后再陪着朱峰回家见他父母。

  朱峰知道老人的想法,他是感到内疚,毕竟自己差点害死自己的小孙子,后怕啊!

  半个小时后,朱峰果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疼痛减轻了不少,大夫赶过来又检查了一下,表示可以走了。

  就在朱峰打算坐起来的时候,老人却制止了他,拿出自己的烟袋锅子,把下面缀着的烟袋取了出来。

  这烟袋足有几十个年头了,上面已经糊了厚厚一层烟油,黑乎乎的。

  老人慢条斯理的把烟袋翻了过来,顿时一阵烟味直冲朱峰的鼻子,呛得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最8新!章节(q上酷匠g…网

  不慌不忙,老人把这烟袋放在朱峰的肩膀上,慢慢揉搓着,就好像在给朱峰擦洗什么一般,嘴里还念念叨叨:“烟油子可是好东西,消炎清淤,你这伤势被这个烟袋擦上几遍,肯定好得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