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汗流浃背。

  汗水顺着眉尖不时的留下来,然后渗入眼角,一股沙沙的感觉,时常迷住朱峰的眼睛,让他看到的世界越来越朦胧。

  狠狠甩了甩头,汗水四溅。

  皮肤上那因汗水浸泡而火辣辣的感觉更强烈了一些,他吸了口气,重新奋起仅余的力气,推着沉重的水泥车子向前走去。

  感觉车子比刚才又重了一些。

  尽管他的身子已经呈现了45度角的前倾,但速度反而更慢了,车子是不是没气了?

  明知道不可能,但他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车子好好的,车胎的气很足,他刚刚打过的。

  可是为什么这么重啊?

  周围的人声机器声更嘈杂了一些,搅得他心烦意乱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了。

  终于,朱峰迈着略有些踉跄的脚步,推着装满了水泥的独轮车来到了卷扬机边。

  放下车子,他连忙抽出肩上的毛巾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掌管卷扬机的老张打了个招呼,他急忙点头,又抓起了车把,把车子推上了那个起降台。

  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动,平台缓缓向上升去。

  而另一边,挂在滑轮组上的空车也已经落了下来。

  朱峰很想在歇一会,因为这里正好是个阴凉,而且似乎有微微的凉风。

  但楼上有人正在喊着:“水泥,快!”

  他只得连忙应承,跑上前去推起空车就走。

  耽误上边干活可是要扣工资的,他刚才就被警告过了,如果再犯的话那后果他可无法承受。

  搅拌机距离这边大概有个几十米,但中间的路途却是坑坑洼洼,砖头瓦块到处都是,推得时候时刻都要注意。

  这是技术活,同时也是力气活。

  按说他是一个18岁的大小伙子,干这活应该没问题,但他应该是昨天晚上加班的时候被风吹了一下,今早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肩膀发酸,头脑也昏昏沉沉的。

  他没敢和母亲说,如果说了她肯定会着急,所以尽管没什么胃口,还是强行吃下了母亲准备的早饭,但刚刚出门就感到一阵恶心,急忙找了个角落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又都吐了出来。

  虽然心里暂时舒服了,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病了。

  但是上工的时间快要到了,去药房拿药是肯定来不及了,所以他咬了咬牙,在路上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光来了个水饱。

  现在距离中午12点还有40分钟,只要在坚持一下,就快到了!

  然后就能吃点东西,顺便买点药吃下。

  推着车子回到搅拌机边,发现一个身影正站在那。

  刘江,这个包工队的头。

  他大约四十多岁,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跟任何人都是先打招呼。

  不过,现在的他看上去似乎不太高兴,招牌式的笑意不见了。

  “朱峰,怎么回事?”,他的口气平淡,但朱峰却机灵灵打了个冷战,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从中听出了不满,而刘江如果不满的话,通常的结果只有一个,他绝对承受不起。

  }R看r\正版:g章?节"‘上)w酷U-匠网?L

  刘江的手指着的方向是地上一些零散的水泥。

  朱峰心头一阵发虚,他今天上午身子发虚,力气不足所以不得已偷了点懒,在接搅拌机里面水泥的时候故意撒了点,虽然不多但总归让自己下意识的感到车子似乎轻了那么一些。

  但是没想到被刘江注意到了。

  朱峰急忙解释:“刘叔,我刚才急了点,所以没接干净,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

  刘江看了他几眼,然后说道:“有点累?”

  “不……不累!”,朱峰咬紧了牙关,坚决否认。

  不能说累,因为刘江是不养闲人的,如果他觉得你没用的话,会第一时间让你走人。

  而他可离不开这个活。

  刘江点点头:“那就好好干,别这样马马虎虎!”

  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朱峰心中舒了口气,好歹闯过一劫。

  掌管搅拌机的李胖叔敲了敲搅拌机的壳子:“小子,悠着点,出了事情我可保不住你!”

  朱峰微微苦笑,没说话。

  咬着牙,又是几车子水泥送了上去,天终于接近了中午。

  “最后一车了!”,或许是看到了希望,朱峰居然觉得这一车似乎轻了一点,路也不那么难走了。

  不过,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找上你。

  在一个拐弯的时候,朱峰感到脚底一滑,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重心顿时为之偏移,然后……

  哐当一声,水泥车子已经整个倾倒在地,幸好朱峰在倒地的时候转了一下身子,所以那些水泥总算没有倒在他的身上,但还是溅了他一身。

  顾不上身上的擦伤和疼痛,朱峰急忙站了起来,扶起车子。

  可惜,里面的水泥已经差不多没了。

  呆立在原地,朱峰一时之间头脑中浑浑噩噩。

  然后他就听到一阵哄笑声,还有人不知道说着什么,然后又是一阵哄笑。

  他抬头望去,只见楼顶上,还有地上那些人都在望着他,目光中都是促狭和兴奋,还有的做着夸张的动作,演示着刚才他倾倒时的情景,顿时又是一阵哄笑。

  好在现在已经快中午了,所以刘江回家吃饭去了,否则后果真不好说。

  顾不上理会众人的哄笑,朱峰急忙取来铁锹将那些还能用的水泥收入车里推倒卷扬机上,又推来另一辆空车将那些残渣收起来倒进一边的沟渠里。

  等到他又推了一车,并眼看着这车水泥随着卷扬机缓缓升上了楼顶,朱峰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送饭的赵大爷骑着三轮来到了工地外面。

  终于熬过去了!

  朱峰在这干的是小工,每天基本工资120元,或者推砖或者送水泥,工资一样。但是中午如果选择在这吃的话会扣一部分工钱,午饭分10元和5元两种,10元的是包子热粥和炒菜,5元的则是馒头和菠菜鸡蛋汤,工人们自己选择。

  朱峰选的是——吃自己的,他舍不得这几元钱。

  刚开始他还想回家吃,工地离家大约3公里,如果骑车子回去的话来回要半个多小时,加上吃饭的话一个小时勉强够用。可是12点下班,1点就要开工了,这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所以最后还是决定从家里带饭过来,然后再工地上要点热水将就一下。

  赵大爷很热心,他发现这点之后,告诉朱峰:“以后把馒头给我吧,我给你热一下,想吃点什么的话可以在别人吃完之后到我这来,如果有剩的我给你留着”。

  朱峰很感激,但他还是谢绝了赵大爷的好意,热馒头他没推辞,去吃菜还是算了,万一被人看到的话说不定会有闲话的。

  随着众人,朱峰在赵大爷的车里找到了自己那个用特殊饭盆装着的馒头,又拿起赵大爷特地给他预备的一瓶白开水,然后默默的走开了。

  走到一个见不到他人吃饭的地方,他取出放在塑料袋里的咸菜疙瘩,慢慢的咬了一口。

  这是他偷偷从家里拿的,因为他一直告诉母亲自己是在工地上吃的。

  咬一口咸菜,就着热乎乎的馒头咽下去,然后喝了一口水,朱峰闭上了眼睛。

  身上感觉比早晨的时候好了一些,可能是出汗的原因,不过待会最好还是去买点药,身上正好还有几块钱,大概够了吧。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几个人说笑着走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他的工友,应该是吃完了饭,到这边来凉快一会,休息休息。

  其中一个人看到了朱峰,随即就看到了他手里的咸菜和馒头,顿时呵呵笑了起来:“朱峰,我说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呢,原来有这么高级的东西吃,难怪呢,绿色天然无污染啊!不愧是高中生,吃的就是有品位!”

  “哈哈哈!”,和他一起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这么高营养的东西,别人摔那么一下估计就要骨折了,可是朱峰原地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这就是差距啊!”

  “哈哈……”。

  朱峰脸上一阵发烧,但是又不好发作,只能勉强也挤出了几丝笑容来应付他们。

  这几个人见了他的表情,顿时笑得更厉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