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肖萧趴在桌子上,撅着嘴独自地摆弄自己的酒杯。说实话这种被被吃醋的感觉还真的不错。

  这时多宝已经帮我们撬开了4瓶,一人两瓶,陈雪很大的口气说两瓶不够,又让多宝开了几瓶,看着满满一桌啤酒,我压力好大!今天也算是为了我的老二的性福,老子豁出去了。

  我与陈雪同时拿起酒瓶对吹,多宝和坤兄一个劲地在旁边喳喳,给我加油,而肖萧看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担心,不知是在担心她的闺蜜陈雪,还是在担心我,还是担心我会赢而……反正看上去不太自然。

  以前喝过啤酒,但都是小杯慢酌,从来都没有与别人这样猛吹过,刚吹了没几口就感觉有点反胃了,于是我放慢了节奏,当陈雪一瓶都吹完了,我还有半瓶呢。她还在一边插着腰讥讽我,问我到底行不行?

  看来我有必要从新定义淑女的含义了,人的内心的奔放程度其实都相差无几,只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面对对不同的人而表现出的奔放量不同而已。

  “喝得快,又不代表能喝,我们叶风这叫,细水长流!”坤兄又帮我解围。

  话虽如此,但是我真的不行了,一瓶下肚之后就晕了,世界变得东倒西歪,接着尿急感也来了,“我要去一趟厕所!”说着我便扶着墙,歪歪倒到地来到了厕所。

  我洗了一把脸,模模糊糊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都红了,心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才喝了一瓶就这般模样了,而陈雪像没事的人一样,这好不容易来的一个机会,我不能输,我得想个办法。

  看这样行不行,我将手指深深地向喉咙伸了进入,然后触及小舌,使自己产生恶心感,将刚才喝的酒全吐了出来,感觉清醒多了,但我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被她发现,说作弊就前功尽弃了,于是我又装着歪歪倒到地出来了。

  肖萧好像挺关心我的,跑过来扶我,问我有没有事。

  我用手将她扒开,装着所有醉酒的人都会表现出来的模样,嘴里还胡乱地说道,“没事!我没事!不……不用扶!”她就又撅着嘴说了声哦,就走开了。

  然后陈雪说让我认输得了,还说还可以考虑赌注作罢,我并没有理会她,而是扶着桌子拿起一瓶酒递给她,“来!”心想开什么国际玩笑,竟然这般羞辱我,待会赢了你之后,看我不干死你!

  她接过酒之后,立马又开始吹,我也跟着吹,不一会他又喝完一瓶,而我还有大半瓶,吹完之后她明显也上脸了,说要去趟厕所,还嘱咐我不要作假。

  …更`d新X)最)S快上酷匠网9‘

  坤兄和多宝见我还有半瓶怎么也无法下咽,催我倒掉,我没有理会他们,硬是捏着鼻子强喝了下去,“要赢,就……就要赢得光明磊落!”我醉醺醺地说道,其实我是看肖萧在,不好作假。

  待陈雪出来之后,我就摇摇晃晃地冲进了厕所,和上次一样,将喝进去的酒呕了出来,然后再洗把脸就清醒多了。

  如此又反复了差不多2道,陈雪已经站不住了,当我又递给她一瓶时,她摆摆手说不比了!不比了!我说那怎么行,我还没有喝够呢,其实我虽将喝进去的差不多都吐出来了,但是还是已经达到极限了。

  在经坤兄和多宝跟着我一吆喝,陈雪认真地问了我一遍,是不是真的要?我郁闷地回答“这不是废话吗?你逗我玩呢?”

  然后她就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说“走!开……开房去!”走了几步有回过头跟肖萧她们说“等……等我们几……几分钟,很快就来。”

  “唉?这话怎么听着这么不舒服?你瞧不起人是不是?”我盯着她那双已经迷茫不已的眼睛问道。

  “不……不是我瞧不起你……”说着我们便互相搀扶着朝对面的宾馆过去了。

  此时已经差不多五点钟了,灰蒙当天空中,还稀稀拉拉滴着几点小雨,我回头看了看肖萧,看着她眺望着我们的身影,忽然感觉这雨滴敲打在额头、脸上、心里……有点痛。

  进来宾馆之后,开了一个小时的钟点房,老板还给了几个避孕套,看我们两个都醉醺醺的,在我们临走时还特地嘱咐我们别吐在床上了。

  一进门陈雪就像死尸一样躺在床上了,无病呻吟般的说“啊~我头好痛,没力气,要不别做了?”

  “你这不是耍无赖吗?”我有点生气。

  “好吧,我就这样躺着,你自己动手,衣服就别脱了,反正我穿的超短裙。”

  心想不脱衣服也行,刚准备动手,却真当有一个大活人躺在我的面前,任你随意的时候,我又无从下手。

  “哎呀~你快着点啊!,肖萧她们还等着呢,”

  …………(为净化银屏,本段已丢失。)

  进入之后大概过了15分钟就出来了,我们两还是互相搀扶着回到了这家餐馆,陈雪的裙子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他们看着都偷笑了,多宝说已经结账了,然后肖萧就扶着陈雪回了。

  多宝问我怎么样,我只是说还行,坤兄见我没精打采的,也过多问,走了一段路,我们就散了,各自回家了。

  此时天已经渐渐昏暗下来了,我坐在车上,头靠着车窗,没神地注视着,这一路的霓虹闪过我的眼前,感觉特难受。

  其实陈雪根本就不是处,她裙子上的血,是我还没痊愈的鼻伤,过于激动而流出的鼻血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