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当月,晚风拂过那颗骚动不止的心。

  17年,没有谈过一场恋爱,与我同龄的人,不知睡过多少女生,也不知道是上天的住弄,还是命运的安排,让我心里装着一个不可能属于我的人。

  可能是注定与女人绝缘!“她”是,妈也是,早在我6岁时,留守在家,爸带着妈进城打工,最后传回妈过世的哀讯,至今死因我也无从得知,爸一直不肯透露半个字。

  刚到寝室门口,便看见我的被子,床单全乱糟糟在地上,满是脚印,床上只剩光秃秃的木板了,我顿时就火了,“他妈!谁干的?”我扫视了一圈,没人应。

  我既气愤又无奈地捡起那些被踩的不成行的被子,这是,我上铺的杨礼坤用眼睛示意了一下,里面墙角的那个方向,那这事多半就是肾虚所为了。

  肾虚,实名沈旋飞,绰号原因:眼角深邃,黑眼圈常年不消,走路蹒跚不稳,故名肾虚!仗着家住华侨城,口袋里有几两银子,在班里横行霸道,嚣张不已。

  我就知道是他,“哎!有些人啊!”我边拍打着被子,边挑衅地说道,“敢做不敢为!狗屎一般……”

  “切!”终于忍不住了,“我只是提醒你,离那个人远点!”

  “什么?”愤怒中带着不解,别的不管,既然你承认是你所为,这事肯定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面子上也过不去。

  “没什么,你自己……”

  没等他说完,我便一脚揣在了他的床上,随着一声巨响,他惊慌地坐了起来,“你……你再踹一个试试?”

  我看着他那个傻B样就想笑,眼睛深不见底,话说回来,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毫不犹豫,再踹了一脚。你一个肾虚奈我何?

  他倒是不慌不忙了,慢慢地穿起拖鞋,站起,抬头,一脸不屑的笑面对我,又是这双眼睛,说实话,我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有眼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上几个人,干死你?”

  这时,杨礼坤见情况不对,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拉开我两,“大家同一个寝室,何必呢?”

  我看杨礼坤对我还算友好,给他个面子,再者肾虚的床单也被我踹脏了,这事就算扯平了,我瞥了他一眼,转身整理我的被子,他倒是直接将床单甩到垃圾桶里了,然后裹着被子就睡了。

  我在想肾虚所说的“那个人”是谁。左思右想都觉得那个人是肖萧,莫非是肖萧找的人来报复我,回想起晚自习我抓着肖萧的咪咪的那一幕,我更加坚信就是肖萧,不过他已经打了我一巴掌了啊,这样做是不是过了?不行,我得想一个报复计划……

  回想一个晚自习就摸到了2个美女的胸,反应又来了,我找了一个塑料瓶子,就冲进了厕所,打了一炮……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进了教室,我将昨晚准备的精液倒进了肖萧的瓶子里,看着太过明显,然后又猛摇了几下,但是又多出了好多泡泡,接着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管不着那么多了,放下瓶子拿起书,一本正经。接着就看戏吧……

  教室里渐渐的人多了,肖萧和她的闺蜜陈雪有说有笑地进来了,但是一看见我,就板着个脸,“呦!昨儿个被梁俊芳训了一顿,今儿个就发奋图强啦?”这是挑衅。

  我可不想破坏计划,得先忍着,“呵呵,见笑了,萧姐。”我尴尬地回应。

  这时她已经坐下拿着瓶子了,“你还好意思?昨天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与此同时拧开了瓶盖。

  还没有跟我算账?这么说,昨天晚上寝室的事,与肖萧无关?我猛然惊醒,正想叫停她,没想刚回过头就被她喷了一脸,“对不起!对不起!”她慌张的道歉,然后又突然变脸“不过这是你应得的,谁叫你昨天害我那么惨?”

  心想,喷我一脸倒无所谓,幸好没有察觉,“没关系,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唉?这梁俊芳的教育还真这么有效?这转眼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说着就递给我几节卫生纸,“不过,今天的水,味道怎么怪怪的?但是又好像在哪里闻过。”

  “那我帮你扔掉好了!”说完,还没有接过卫生纸,我就飞快的将瓶子扔进垃圾桶里了,这才叹一口气。

  “叶风,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好?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才……才没呢!”说完就冲进厕回避一下,然后洗了吧脸,就回来了。

  “你没事吧?”盯着我递给我卫生纸。

  “没……没事,就是不太舒服。你不用管我。”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我才不管你呢!”说完就打开书桌找书去了。

  我这才叹一口气!昨晚的事与肖萧无关,那肾虚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暗恋肖萧?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像肖萧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暗恋的人多了去了,况且我也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瓜葛,算了!不想了。

  上午第一节课时,开始还算平静,没出什么事,我忽然注意到肖萧的表情似乎有点紧张,在看她的裙子都印出血迹了,大姨妈来了!“你怎么不去厕所?”我小声的问道。

  最新n2章Ma节上酷g匠网

  “我没带!”她似乎更紧张了。

  不行!虽然我们经常打闹个不停,但是我她昨天帮过我,况且还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今天说什么也得帮她!有什么办法呢?办法,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暴力蕾丝边说:

今天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