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我就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这时候,草丛里伸出了一只手,跐溜一声的就把我拽了进去,我刚想说话。

  就看见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对着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没说话,然后她就趴在我耳边说道:“咱们快点走,我估计二黑支撑不了多久的”

  说着搀着我的胳膊就一拐一拐的往山下走去………………

  “拦住他们!操”

  身后突然传来了耗子那充满愤怒的声音,我一扭头,就看见:

  耗子捂着满是血的脖子,领着一大堆就冲了下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小二黑突然就跳到了他们前面,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在跑下去的那一瞬间,我扭头又看了一眼,

  却看见一群手持砍刀的少年对着小二黑冲了过来………………

  下山后我俩打个出租就直接去了医院,在路上我正想报警,那女孩就拦住了我。

  我问她为啥啊?我这身上的伤不能白挨啊!

  那女孩就掐着腰,气鼓鼓的说道:“你别忘了是谁救了你”

  我一愣,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要不是小二黑,我恐怕现在已经是孤魂野鬼了,而他刚刚把那个青年的眼睛都戳瞎了,这感情,要是报警的话他是绝对逃不了干系的,我想了想,又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到医院后,那医生看着我背上的伤口牙都直打颤,我问他有事没?他拿过一个镜子就递给了我、

  我让那个女孩照着我背部,自己强忍着疼就扭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把我也给吓得不轻,我

  当时我的腰上,脊梁上,全是鲜红的刀痕,有的深一点的都能见到那白森森的骨头,十分可怕、甚至有些地方那肉都被割成了一片一片的,淋着血往下耷拉着。

  再后来,我就感觉身上冷冷的,瞌睡的要命,接着,就昏了过去………………

  !E更新最3*快j…上酷,3匠网)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围着一群的人,我爸妈,堂哥,还有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

  这时候我就先要做起来,可是手一撑,背部立马就传来了一针针钻心的疼,我朝着肚子一看,那上面已经围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紧紧的拴在的的身上。

  这时候我妈就在那一边开始哭了,说什么我不听话,净惹事,哭着哭着就说我迟早也跟我爸一样,落个残疾才甘心。

  我爸则是坐在一边抽着烟,直叹气。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想着对不起他俩的,但是我这人就倔,死都不愿意向他们低头,所以当时我就没吭声。

  堂哥这时候就一直的劝着我爸妈,拉着他俩就出去了。

  这时候屋子里就剩下了那个女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看着他就想起了小二黑,立马就问道:“哎,那个,你男朋友现在怎么样,没事吧?”

  她就哦了一声,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他那人比猴还精呢,我刚打电话问了,咱下山的时候他就已经从另一条路跑了”

  我这时候也就放心了,不过当时他救我的时候我真的挺感激的,想着出院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后来还问那女孩要了二黑的手机号码。

  那医生还说我伤的不轻,在医院起码要住上一个月,所以学校那边就请了假,酒吧那边呢,就还是愣子哥和野哥打理,弄得奕哥都不愿意了。

  在医院的一个月里,挺无聊的,兴哥和雪姐倒是也过来看过我了,兴哥来的时候还给我拿了五千块钱,我硬是没有,他当时就嘿嘿一笑,说那钱不是他的,

  我一愣,就问是谁的,

  他就说是林泽天给的,听说我被砍了,他这个当干爹的就拿了点钱意思意思,这点钱对人家来说也不算什么。兴哥还说耗子那边的事情我不用管了,他会帮我处理的,当时兴哥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都发红,连我都有些生畏。

  我的生日是十月十五号,因为自己还躺在医院里,也没什么心情过生日,也就没给别人说,可是,等到晚上的时候,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我当时没在意,以为是我妈给我送饭来了,头都没抬直接就说道:“妈,今天啥饭啊”

  “jb炒辣椒,你要不要”一个猥琐的声音就从门口穿了过来。

  我诧异的看了过去,

  少秋和胖子笑着就走了进来,后面,还拉着一个足足有六层高的生日蛋糕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