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耗子之后我扯着胖子扭头就走,这傻逼还没反应过来,一直嘟囔着说我神经,连个饭都不让他吃。

  回到宿舍之后,我也不耐烦胖子,就没理他。

  心里乱糟糟的,想着这耗子要是知道我在师范,他也是见过我的,又知道我和兴哥的关系,那不整死我才怪!

  这时候,我就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曾经数次救我于危难之中,绝对可以帮到我的人!!!

  对,就是兴哥,那个视耗子为死敌的城北老大!!!

  所以当时我毫不犹豫的给兴哥打了过去:

  “喂,兴哥吗”

  “恩,小刚,暑假都跑哪玩了啊?怎么现在才知道给你兴哥打电话了呢”

  我也没空和兴哥许叙旧,直接说道:“兴哥,我现在师范上三加二了,今天,见到他了。”

  那边就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兴哥问道:“谁?耗子?”

  我“恩”了一声,兴哥安慰了我一会,就是说等我放假了他过来找我,顺便和耗子谈谈,让他在这儿尽量不找我麻烦,毕竟师范是耗子的地盘,兴哥在城北还行,但是在师范这儿,那完全就是耗子的天下!!!

  我想着也行,现在这耗子还没发现我的存在,暂时就不会对我构成威胁,等到下星期兴哥过来的时候,再说这事也不迟。

  第二天军训,我和胖子起的老早,吃过饭就去教学楼了。

  我们初中的时候也没军训过,这下上大学了整个这儿,感觉挺慌神的。

  到了教室后,那老师就给我们说了下军训的注意事项啦。各方面要求啦什么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我也没听。

  后来说了以后,她兴许感觉差不多了,就让我们跟着她下楼,出门口的时候,昨天被我打的那个小杂毛就跑了过来,指着我说道:“你死定了”说完跟阵烟似得,直接跑了。

  这时候我和胖子都笑了,这尼玛威胁我,自个却先跑了哪有这样胆小的人啊???

  到操场上的时候,那路边就停着一辆军车,旁边站着六七个身穿警服的士兵。

  接着一个高个子的士兵就走了过来,我们那漂亮女老师和他说了几句,交代了点东西,自己一个人就走了,把我们这一群人,算是彻底交给了这个当兵的,也就是教练。

  后来的事情我不细说了,比较残酷,我想受过军训的同学也都知道,那日子真不是好受的。在操场上练习正步,起立下蹲,什么的,反正那一天整的我疲惫不堪,饥渴难耐。

  而胖子比我还惨,整个人都虚哒哒的,像根面条似得,那腰都快挨着地面了,没一点精神气!

  到下课的时候我俩累的跟条狗似得,胖子去买了两瓶水,我俩就坐在那柳树下喝着水,扇着风。

  看9正(g版章0节-v上酷6匠v网c

  原本也挺悠闲的,突然就有人从后面拍了拍我肩膀。

  我扭头作势就要看过去,一个拳头瞬间就砸在了我脸上,

  我当时是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那拳头甩了出去,狠狠得趴在了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感觉连眼睛都睁不开。

  这时候就听见胖子在哪里嚷嚷着:“草泥马,打我兄弟!操”

  我做起来揉了揉眼睛,看了过去。

  那边胖子正和五六个人厮打在一块,很显然,他落了下风。不是被踹在腿就是被袭击了头,不管怎么说也没倒下。

  而一旁正站着两个人在那里吸着烟笑着,我一看,其中一个,赫然是昨天打的那个杂毛。

  我二话不说,直接跑了过去,这个杂种刚才偷袭我,我现在非得让他尝尝滋味。

  谁知这时候杂毛旁边的那个高个子青年反应了过来,在我拳头即将落在杂毛脸上的时候,他突然抬起脚,一脚正中我的胸口,我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种感觉是生闷闷的疼。我仰过头躺在了地上,胸口都感觉无法呼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简直难受的要死。

  而一边的胖子,这时候也躺在了地上,一群人围着他拳打脚踢的,但是胖子这货还不服输,被打在了地上嘴里还骂过不停:“草拟吗,有道是打死我啊!草拟吗的,老子早晚干死你,啊!草泥马别他妈踹我屁股…………”

  后来那群人就把我和胖子推到了一起,他们一群人把我俩围在了中间。

  当时我们就像是两只落入狼群的小羊羔,望不到一丝光明。

  那高个子青年踩着我的胸口,打量了我一眼,骂道:“就是你这个b崽子打了我弟弟”

  我骂道:“有本事打死老子啊!打不死我老子早晚干死你!!!”

  那杂毛嘿嘿一笑,伸了伸舌头,对着我的脸就吐了一口吐沫。

  我当时眼都瞪直了,恨不得杀了他,我感觉头上的发丝都立了起来,青筋暴起!愤怒的要诛他全家!!!

  我骂道:“我草泥马,老子干死你!!!”

  说着我就挣扎着想要起来,想着起来就是用牙,也非得咬死他!

  可是我却忘了,围在我旁边的那群人,他们看我作势要起来,纷纷抬起脚丫子跺我,踩着我的头,硬是把我给砸在了地上。

  我当时就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恨不得拿着刀剁了他,可是自己却只能被踩在地上,却无能为力。

  那杂毛就笑嘻嘻的对着那高个子说道:“哥,今个谢谢了啊,改明我请你吃饭”

  那高个子摆了摆手说道:“不碍事不碍事,你记住,在咱五年制,谁惹你麻烦,找我就行了”

  那杂毛应了一声,接着低着头看向了我,贱兮兮的笑道:“兄弟,哥们给你玩个绝活吧?保准你喜欢!哈哈”

  我还没明白过来,那杂毛就开始解皮带了,,然后掏出他那老二对我笑笑。

  当时我眼睛都睁大了,也明白他要做啥了,心里气的不得了,

  简直不敢相信这杂毛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我做出如此侮辱的举动,我努力的挣扎着,想要起身,甚至恨不得用刀子一个个把他们给戳死。但是很可惜,我被几个人按在地上,脑袋都紧紧贴在水泥地上,努力扭动着身躯却毫无效果。我绝望了………………

  眼看那杂毛作势就要尿我头顶,这时候,却响起了一个声音:

  “阿庆,你又调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刚子叔说:

  大家猜猜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