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兴哥就看着我们仨儿,吸了口烟,吐了一口气,然后两眼就望着天空,也不说话。

  小樊哥这时候就拍了下兴哥的肩膀,说了一句:“阿兴,既然你答应让小刚认你大哥,那这些事他迟早要接触,与其以后栽跟头,倒不如现在跟着学学,到时候也不至于摔得太惨……”

  我听着这话挺别扭,但是也没反驳。兴哥接着就走到了我们仨面前:“一会干起来人多手杂,混乱无比,你们三个跟在一起,互相照应着。知道吗?”

  我们三一齐点了点头、兴哥说了个“走”

  我们六个人就一齐踏着步子,齐刷刷的朝着技校的方向走去,看起来像是一群不畏生死的战队!!!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我挺不解到底是谁?才敢暗算号称城北阿兴的兴哥!要知道那时候在我们市里,城北这边学校里的混混,可是都以我兴哥为首是瞻!!!

  就很小声的问了小樊哥:“小樊哥,你知道这次对头的是谁吗?”

  小樊哥皱了皱眉,:“估摸着是杨昊,就是上次在绿树林帮着咱们打豹子的那个师范耗子”

  我惊愕的说道:“他不是帮了咱们嘛,咋又打了起来?”

  小樊哥阴着脸对我笑了笑,说道:“你记住,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至于耗子为什么和兴哥干起来,后来小樊哥也给我说了,事情的缘由,还是因为这片夜市摊,这片夜市摊本来是一个叫牙子的混子管的,后来那混子犯事了,躲到了外地,临走的时候把这片肥油交给了玩的不错的豹子手里,可是兴哥的技校就离这夜市摊没多远,在自己门口住着别人的狗,能行吗?所以兴哥就领人和豹子干了大大小小无数场架,也没分出个胜负,还是那次在钢铁厂少秋的父亲让豹子栽了之后,兴哥就过来收这片肥油,可是当初帮过兴哥的耗子,还有一些道上的混混就不乐意了,说啥也要跟着捏点油,兴哥就和他们干,还把那耗子的打到了医院,后来镇住了他们,这才算收到了手里,算着几天那耗子也该出院了,想着如果有人要暗算兴哥,那绝对是他无疑,后来兴哥还告诉了我一件事,那就是,这暗算兴哥的事情,雪姐也有份儿!!!

  这时候兴哥就突然停了下来,拉着小樊哥和小青哥走到一边说了几句话,显然是不想让我们听见。

  说完他们对着我们仨招了招手,意思是跟着走。

  这次没走多远,就看见前面无数的黑影窜动着,仔细挺都能听见对面那钢管拖在地上的“兹兹”声儿,这时候兴哥就对着小樊小青说道:“按计划办事!”

  9{酷{G匠u网v{唯.H一正Yc版,_H其{他_都2*是盗…版6

  接着扭过头对着我们仨个说道:“一会听你们樊哥的,谁要是敢出来,老子就没他这个兄弟”那声音都是一字一字咬出来的,不像是开玩笑!

  接着小樊哥就拉着我们仨往路边的草丛里钻,我们仨不乐意,兴哥就瞪了我一眼,无奈只得跟着樊哥躲到了草丛里。

  这时候青哥给樊哥说了句“一会手机联系”接着就从草丛里的一条小路儿往技校的方向跑、这时候对面的黑影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嘈杂。

  我想着应该是耗子的人已经逼近了……

  我朝大路上一看,兴哥居然还站在马路中间,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抽出一根烟儿,悠闲的吸着那边成群的人渐渐越来越清晰,各个都手持钢管,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我看到兴哥还站在路边儿,吸着烟,动都没动一下儿!!!

  我心里那个急啊,想着兴哥是不是傻了啊!

  对面一群人眼看就要过来了,他却还毫不在意的在那里吸烟?

  想着我心里就焦急万分,脑袋一热,就要冲到路上,就在这个时候小樊哥一把拉住了我,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小刚,你信不过你兴哥吗?”

  我没理他,甩开他的手就冲上了马路……

  脚跟儿却被人一把拉住,我扭头一看,是少秋。

  少秋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看了我一眼,做了个摇头的动作。

  如果之前小樊哥劝我,我不相信,那么少秋的这个动作,就让我立马明白了。

  和少秋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不管是遇袭时的做法,还是被绑架时的沉默,都深深印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是对的!!!

  我相信他,只因他从未让我失望过!!!

  我们四个躲在操场看着对面的人宛如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涌向兴哥……

  就在这个时候,兴哥突然扔掉了烟头,大声对着对面冲了过来的人群嘶喊道:“老子他妈就一个人!用得着你们这么多人啊!!!”

  我原以为这一声就像是滴进了大海的露珠,不会起到丝毫效果,可是就在这时候,前面的一个人手持钢管只要砸上去,突然就顿在了那里。

  后面的人看到他停了下来,不知所以,也就跟着停在那里不动了,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停住了脚步,站在兴哥不远的地方,虎视眈眈的盯着兴哥!

  (关于这个兴哥一声嘶吼就吓退一群暴徒的事情,我想很多人都不相信,其实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是不会相信的,不过我想大家都看过三国吧,有这么一章:张翼德一声吼吓退了八十万大军,且不说真伪,我们就只讨论这个人的心理,从众心理大家应该在初中的课堂上就学过吧,人都有这么一种心理,就是在危难关头不会第一个去冲,而是会看其他人的表现来决定自己的做法,就是因为如此,在南京大屠杀的时候,三个日本兵就可以压着一千多人而丝毫没有人反抗,就是因为如此,在新疆遭遇恐怖主义袭击的时候人们都会想着去逃跑而不是去和歹徒搏斗,为什么呢?很简单,人是自私的,也是聪明的,大家都不想送死,也都不想当出头鸟,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形成了一种天然的默契,这就是为什么兴哥可以一声嘶喊令一群人都不敢前进半步!我想如果当初那第一个人没有犹豫,没有停顿,那兴哥,是难逃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厄运,可是兴哥深深懂得他们所有人的心理,抓住了他们的咽喉,这样的一个人,他嫣能不胜???)

  那群人停了下来之后,,慢慢的从后面就走出了一个手持砍刀,却十分猥琐的人!

  对!他就是耗子!那个被兴哥打进医院,心怀仇恨的师范耗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