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的时候鼻子痒痒的,睁开眼睛一看,小夕正拿着一根头发挠我鼻子,看见我醒来,扑哧一声就笑了。

  我这时候贼笑一声,抓住她就开始挠她,小夕挺敏感的,只要我一挠,她就立马求饶,后来到了六点多的时候,我俩在外面吃过饭,然后我就送她回家了。

  因为昨天晚上和少秋胖子约好了七点半去神人山拜把子,顺便旅游,所以我也没回家,直接走着去火车站了,在路上还看见十字路口那有好几辆警车,地上散落着几把钢管,砍刀什么的,还躺在一个人,那血都流一地儿。我看的都渗的慌,也没多看就走了。

  在火车站约定的地点等了约莫十几分钟,少秋背着个包就来了,他来的时候还给我看了一把匕首,说是zipoo的瑞士军刀,我那时候连瑞士军刀都不知道是啥,何况还是zipoo呢。就骂他装b。

  我就问他带这玩意干啥,他笑着说:“一会儿不得放点血嘛。”我这才想起电视剧里边那些情节。

  我俩在路口等了将近半个小时,那胖子还没来!

  我就想着那小子是不是睡过头把这事给忘了啊。觉得要打个电话才行,我拿着手机拨胖子的号码。

  “喂……,谁啊?”那边胖子的声音还带着奶腔,我一听就火,这小子果然还赖在床上。

  我就骂道:“你他妈是不是忘了今儿干啥的啊?就他妈知道睡觉。”

  “啊?少刚啊,今个不是星期六嘛,不上学的,拜拜”说完那小子就把电话挂了。

  我当时气的要命,有气没地方出!对着旁边的垃圾桶就“匡匡”炸了几脚。

  少秋看我这么生气,就问道:“刚,咋的啦?胖子不来了?”

  我没吭气,就是这时候,我手机就又想起来了。我一看是胖子的,冷笑了一声,接了。

  我没好气的说“喂,怎么了啊”

  胖子那边显然很慌张,急忙说道:“啊,刚哥啊,昨天晚上太晕了,说过头了,这不一挂电话我就想起来了,你们稍等啊,我马上就过去,就这样,我先拉泡屎。”

  挂电话那一刻我简直哭笑不得,这胖子真他妈是个活宝啊。

  等到八点多的时候就来了一辆出租车,胖子也背着个包,不知道装的啥。

  因为神人山在郊区的,我们做汽车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到的时候已经已经九点了,不过是冬天,周围全是森林,空气特别的好,吸上一口气感觉浑身都放松了。

  在山脚下的时候我们买了三瓶水,然后就开始爬山,爬山的人不多,冷清清的,连鸟儿都非常少。

  我们都是吸着烟,聊着天,很悠闲的爬的,累了就坐到山脚处的亭子里歇一会,这样子大概快十一点了三个人才爬上去,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山顶还有不少人呢,都在那拍照。

  中午太阳照的正毒,我们的水早就喝完了,渴的不行,就去那和尚寺门口的小卖部买水,我当时拿出来三块钱要三瓶水儿,那个人打量我一眼,说不够。要五块钱一瓶儿。

  我当时那个吃惊啊,在山脚下买的时候三瓶水不到三块钱,到他这了合着翻了五倍!

  我就骂道:“你他妈咋不去抢啊?”

  那人对着我一说:“爱买不买,不买滚蛋!”

  当时旁边还有一对二十多岁的小情侣在看着我,我脸都感觉发烧,二话不说对着他那门就“嘭嘭嘭”踹了三脚儿,那木头门被我踹的来回摇晃儿。

  这时候屋里那卖东西的就出来了,指着我就骂道:“小比崽子,你找死啊!”说着撸了撸袖口作势要打我,这时候少秋和胖子就跑了过来,那人看我还有救兵,骂了我两句就进去了。

  他俩问我咋回事,我就把刚刚的事说了。

  少秋无奈的摊开手说:“在景区东西本来就很贵,何况这还是在山顶,很正常儿。”

  我没理他,这时候胖子就贱兮兮的笑着,对我说了一句:“看你胖哥咋给你报仇吧,嘿嘿”

  然后这小子就凑兜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块钱,把钱塞到裤裆里揉了揉,又塞到屁股后面蹭了蹭,我都看到有屎沫子粘上面了,他这才拿钱走向了小卖部。

  我俩当时就在后面跟着,只见胖子把钱递了过去,笑着说道:“老板,要三瓶水,凉的”

  那人打量了胖子一下,没好气的说道:“没凉的”

  胖子就说:“不凉也行,找钱吧”

  那人接着一百块钱,搓了搓,对着太阳照了一下,确定真的之后,拿着一把零钱就开始找了,如果你认为这就算胖子卑鄙,那你就错了,因为那人拿着零钱的时候因为手比较干,就直接用手往嘴里沾点吐沫,然后点钱数给胖子。

  这时候我和少秋就忍不住了,在后面捂着肚子开始笑。

  胖子过来的时候把水递给我俩,贱笑着说干的咋样?

  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少秋则是皱着眉头说:“不对啊,那他手上沾了东西,找你的钱和这水不都粘上去了……”

  胖子也没在意,说了句:“自己身上的东西,怕个球”拧开矿泉水就咕嘟咕嘟喝起来。

  我和少秋一脸厌恶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水,但是没办法,太渴了,端着瓶子底部一气喝完,立马就把瓶子给扔了。

  后来我们在外面买了点香儿,就去那个庙里,因为是佛教的,没有关二爷,我们仨就去其中一个供奉着观世音菩萨的像儿拜,拜之前胖子掏出了一百块钱放到了那个功德箱里面,然后少秋也就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塞了进去。

  我抹了抹口袋里仅剩的二百块钱,咬了牙塞进去一张。

  这时候胖子就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海碗,,有他脑袋那么大!

  然后又拿出了一瓶劣质的绿瓶二锅头酒要倒,这时候少秋则是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大茶杯,拧开口说道:“喝这个吧,拜把子也好歹升点档次”

  我就问道:“这是啥酒啊?这么香”

  少秋咧着嘴笑道:“桂花酒,偷我爸的”

  这时候少秋又拿出来三个陶瓷茶杯,看上去挺高档的,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哎人家有钱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把一杯子酒倒了一整个海碗,差不多快满了,那桂花酒黄黄的,闻着清香无比,我都有点按耐不住了。

  这时候少秋就拿出那把瑞士军刀,因为我比他俩都大,胖子最小,所以我先割的,开始割了一刀,没流血儿,胖子还笑我不是个爷们儿。

  我也有点挂不住,对着手掌就拉了一刀,这一刀没掌握分寸,可给我疼的脸上都冒汗。

  后来都割玩了,那酒的颜色就变得有些微红,我们仨把酒倒到小陶瓷杯子里面,就开始了……

  “我,白少刚!”

  “我,少秋!”

  “我,郭福福”

  “虽然异姓,虽为异姓,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说完我们仨就一口干完了那酒。那胖子喝完抿抿嘴,抱着剩下的海碗就一口给喝完了。

  这时候旁边还有个二十多岁的黄毛在那里笑我们小屁孩儿,瞎球折腾。我们仨都没说话,我想着一会下山的时候一定要整他一顿,这里毕竟是寺庙,对佛祖不敬!!!

  后来在庙里玩的时候我们仨就一直跟着那个黄毛,谁知道那小子就是在庙里瞎转悠不出来,没办法,我们仨饿得不行,也不管他了,找个石头桌子就开始吃东西,在山下买的面包和干脆面还不够分,没一会就吃完了。

  9-更)新最快9&上@F酷uk匠=y网

  这胖子抹抹嘴,对着我俩说啊:“这别的不行,吃的东西你胖哥还真没少带”说着从背包里倒出了一大堆东西。

  有香肠,牛肉干,还有那种真空包装的鸡腿,多的不行,我们三个就开始抢着吃,到最后吃的饱饱的,胖子就拿出一盒中华,给我俩递了一根。

  当时中华这烟对我来说只是见过,没抽过。抽的最后的还是黄鹤楼。

  快两点的时候我们仨下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