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个时候,我手机就响了,我打开手机是条短息,名字是:小夕!

  我当时立马就扭头看着病床上的小夕,她看见我在看她,立马把身子扭到了另一边,留给我一个背影儿。

  我感觉心都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控制着手尽量不发抖打开短信“今天,谢谢你喽”短短的几个字却是我无法平静!

  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喊了一声:“哎,小夕”

  小夕还是不理我,无奈我拿起手机开始扣字:“那次的事情你真是误会了,是这样的……”我整整发了一大段短信,把关于我怎么找兴哥,怎么和雪姐认识的,怎么存她号码的都告诉了小夕,不过雪姐强吻我的事,我却是只字未提!

  “嘀嘀嘀”我听见了小夕手机的铃声,她把被子捂在头上,躲在被子里悄悄地给我发短信。

  我心里笑了一声,真是个小女生啊!

  过了一会我手机响了,小夕的短信:“你知道你当初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我多伤心吗?还有今天不是你看的的那样,许盛过来问我数学题,然后我就给他讲来着,谁知道他突然摸我的头发,就被你看到了。。。”许胜就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也就是那会我进教室的那个贱男人。

  我犹豫了好久,把几个字发了过去:“我们和好吧!”

  发完我就坐到了小夕的床头,“嘀嘀嘀”我从被子外面听到了她手机的声音。

  大概过了一分钟,我手机也就嘀嘀嘀了,我打开一看,只有一个字“恩”

  看到这个字,却比我考试考了满分还高兴,我把被子一扯,小夕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看到我拉开被子,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我没说什么没用的话,直接吻了上去。

  小夕的扭伤不算大碍,后来医生过来又上了点药,我就背送她回家,这次没有打的士,我背背停停走的很慢,路上我们俩聊着天,唱着我们自己瞎编的歌。

  那个晚上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城市里充满了芬芳,一个初中生,背着一个女同学,走在那条宽宽的大马路上…………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班主任就说下星期就期中考试了,让我们抓紧时间复习,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时间过的真他妈快,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这才来学校不到几天,马上就要考试了,心里总有点感觉不是真实的。

  后来下课的时候就去找少秋和胖子打篮球,想起上次少秋帮我报仇,本来要请人家的也没请,还被豹子那狗日的吊货给绑架了,我就和他俩约着星期五晚上一起去吃火锅,俩人也没做作,直接就答应了。

  后来每天基本上就是去了睡觉,下课了不是和小夕玩就是找少秋胖子他俩打篮球。然后放学送小夕回家,偶尔会和小夕在外面吃个饭什么的,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星期五……

  那天我中午放学后,我还给兴哥打了个电话,想着他这些日子帮我这么多忙,就约他晚上一块出来吃火锅,兴哥才开始还推让,后来他问我还有谁去,我就说上次他见过的那个胖子还有少秋,兴哥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我挂完电话心里嘀咕了一下,兴哥对胖子倒是没啥看法,不过我想,上次少秋他爸在钢铁厂的事情,他一定也对少秋的神秘身份十分好奇吧。

  晚上我就领着小夕和少秋胖子一起去文化宫那个火锅店,我和他俩也说了我兴哥要过来,出于礼貌,我们就坐在店里打牌,只是让服务员把火锅锅底和锅料弄了。

  后来兴哥来的时候,好家伙,真吓我一大跳,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兴哥穿着的是一个黑色的皮袄,那皮子锃光发亮的,我当时就在想,这不会是貂皮吧?(后来我问过兴哥,其实不是啥貂皮,他也买不起那玩意儿)

  这还不算什么,他还领来了我上次在夜市摊见过的嫂子,嫂子那妆画得非常妖艳,让我们感觉他俩就是上层社会来的名流儿。

  我站了起来,呲着嘴跑了过去叫道:“兴哥!你今天可是有备而来啊”说着递上了一根烟。

  兴哥这时候没说话,倒是嫂子笑着说道:“弟弟啊,你今儿这是唱哪出啊?咋想起叫上你兴哥吃饭了喽”

  酷匠(网Os首z$发%

  我挠了挠头说道:“这不都快一个月没见了,这当弟弟的不想当哥哥的呗”

  说着我就拉开椅子请他们入席了。

  兴哥是见过小夕的,所以就打了个招呼,可是嫂子看了看小夕,对着我阴笑道:“呦,小刚,这是你女朋友吧,长这么漂亮!”

  我傻傻的笑了一声看了眼小夕,这小夕却还是害羞,低着头不说话,可是我却看见她嘴上弯起的笑容。

  在酒桌上因为兴哥和小胖和少秋不是很熟,我就互相介绍了一下,胖子当时看见兴哥,冲着兴哥直挤眼,兴哥看着他很惊奇,这时候胖子就站起来了,双手握着兴哥的手就开始漫天喷粪:“兴哥啊,老早就像认识你了,就是没机会,你不知道,你在俺们学校传的那是神乎其神啊,我最佩服的就是兴哥你了,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说着胖子就端起了一杯酒(小玻璃杯)对着兴哥说道:“来,兴哥,小弟不才,敬您一杯!”说完一口干完抹了抹嘴。

  这时候嫂子都笑的合不拢子,说这胖子咋这么搞笑呢,兴哥估计也被夸晕了,倒也爽快,直接干完了。

  胖子敬完酒就坐下了,嘴里却是一直在拍兴哥的马屁,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这时候少秋就站了起来,拿着一瓶酒到了一杯,然后微笑着对兴哥说道:“兴哥,我别的话也不会说,上次你去救我和少刚的情儿,弟弟记下了”说着一口闷完。

  这时候兴哥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对着少秋说道:“这一杯酒,够吗?”

  当时兴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就打了个疙瘩,兴哥这是在对少秋赤裸裸的挑衅!!!

  不过是我,一桌子人气氛瞬间变得不对头了,我们都望着少秋,

  少秋这时候看了一眼兴哥,淡淡一笑,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递给兴哥说道:“来,兴哥,弟弟做的不对,这一杯酒是敬你的”

  兴哥用手接了过去。

  我当时就怕兴哥再玩少秋的难看,这会让我卡住中间非常难办的,我就冲兴哥暗示了一下,兴哥倒好,我怕什么他给我说什么。

  兴哥拿着酒也不喝,戏谑般的看着少秋说道:“兄弟儿,这杯酒,恐怕……”

  兴哥还没说完,少秋便微微一笑道:“不是,兴哥,这是咱俩碰的!弟弟先干为敬!!!”说着拿着剩下的大半瓶酒咕嘟咕嘟的喝!

  “啪!”空酒瓶子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少秋抹了抹嘴,也不坐在那里,就微笑着看着兴哥!

  我们当时都愣在那里了,这样的气场,这样的气魄,恐怕连我,都无法比拟的!

  兴哥也不墨迹了,站了起来,双手端着杯子看着少秋说道:“好,小刚交你这个朋友,错不了!”一口便干完了那杯酒。

  后来我问过兴哥那天他刁难少秋的事情,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少秋,是个好苗子啊!”

  我问为啥,他也不回答我,就是淡淡了说了一声,幸好他是你的兄弟,要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