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毛老头

  后来我就和那老头便攀谈起来了,从他口中得知这老头姓毛,年轻的时候离家出走,走的时候一分钱没带,在路边劫了个人要点钱就坐火车去了广东,这老头也不是个啥好人,在广东的时候啥也不懂,就在火车站那儿偷东西,开始的时候挺顺利的,后来被人家本地的混混顶上了,隔三差五的就找他要点钱儿,这老头那能行啊,就和人家干了一架,结果可想而知,后来他就去火车站找那里的老大,想跟着人家混。听他说当时火车站分为两个帮派,一个是拉票帮,另一个人拉皮条的。他去找的是拉票的,也就是票贩子的老大,开始人家看不起他,随便支吾了他一声,但是慢慢的这老头在那里混开了,谁都认识了,他也在火车站那片吃开了,听他说当时开的车都是限量版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吹牛逼。

  树大招风啊,不久因为利益的关系惹上了拉皮条的,双方的人就在火车站干架,双方拿的全是砍刀,那次听他说还死了俩人,这事情也闹大了,他刚回到住的地方警察就找了上来,直接在监狱里管了三年,三年啊!出来的时候他也想通了,拿着那几年在广东攒的钱就回老家去了,然后在老家开了个饭店,取了个老婆,慢慢日子也就定了下来。

  听他讲了这么多,我受益良多,感觉这事情就像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我心里暗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被仇家逮到,然后在监狱里管个几年,出来的时候或许已经白发苍苍?这样的人生,想想都觉得可怕。

  这样让我对我现在的处境有了更深一层子的看法!

  后来我就有点瞌睡了,那毛老头还在讲个不停,索性我把被子罩着头上一捂,也不去理会他,沉沉睡去了………………

  后来睡得正香呢,就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痒痒的,我用手一波拉,想着谁这么烦人呢,睡个觉都不让好好睡,耳边就响起了一阵贱笑声。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了一下,好家伙,一屋子人。兴哥,小胖子,小樊哥,小青哥,少秋他们都在。

  胖子这狗日的手里拿着一根扫把条子,捂着嘴在哪里偷笑。

  我也没理他,挠了挠脑袋,对着他们说道:“嘿,你们来了啊!”

  小樊哥这时候过来说道:“你小子真是命好啊,昨天在车上血都流了一车儿,今个还生龙活虎的,也不知道昨天把阿兴给急的,守了你一夜!”

  我看了看兴哥,他干笑了两声说道:“没事就好,呵呵”

  我这时候也不知道说啥了,看见立在一边的少秋和胖子,就想起昨天晚上少秋打的那个电话,不十分纳闷。

  索性人都在这儿,我就问道:“少秋,昨天豹子让你给胖子打电话,你是打给谁了啊?”

  少秋无所谓的回答道:“我老爸喽,我总不能真的把胖子给叫来,对吧?”

  这时候不光是我,兴哥他们也聊有兴趣的打量着少秋,昨天晚上的那个中年人果然是少秋的爸爸!

  那辆漆黑的宝马车,那个穿西服的中年人,还有那把漆黑锃亮的77式手枪!

  我想,那个中年人的形象早就深深刻在了当晚每个在场的人心中!!

  毕竟对于毛都没张齐的初中生来说,在真正的黑道,真正的黑社会面前,我们这群小牙子儿,简直不值一提!!!

  我看了看少秋,心中不免有些害怕!他,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就想着不对啊,不对劲啊!

  就既然少秋打给的是他爸,那胖子和兴哥他们咋会知道呢?

  我纳闷的问道:“兴哥,你咋知道我和少秋在高水乡的钢铁厂呢?”

  兴哥这时候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我,说道:“不是你让这个小胖子叫我的吗?”说着指了指小胖。

  我看了看胖子,这家伙正不好意思的躲在墙角儿,害羞的看都不敢看我,像是做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我贱笑着看着他,问道:“胖子,你咋就知道我们在高水乡呢?还知道兴哥呢?”

  胖子说道:“我那会不是去买水了嘛,出来的时候就瞧见你俩给扛车里了,我把水一扔,打个的就跟在你们后面,就跟到了钢铁厂啊”

  我继续问道:“那你咋会有兴哥的手机号捏?”

  胖子这时候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扭捏着:“那不上次打牌的时候玩你手机看到上面的兴哥的号码了嘛,兴哥不是混的老刁!我就记了下来,想着万一哪天我也有个事就找兴哥不也是有备无患嘛”

  这他妈的,这死胖子是在挖我墙角儿,我指着他就要骂他。

  这小子倒也识相,立刻拿着一个苹果走了过来,说道:“哎呀,刚哥消消气哈,咱兄弟俩还有啥不能共享的?再说了,你看这次不就正好用上了嘛。以后俺郭福福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的老婆就是俺的老婆,俺的老婆就是你的嫂子。还客气撒?”说着还挤了挤眼。

  我拿着桌子上的苹果就砸了过去:“你麻痹的,俺媳妇是你嫂子,你媳妇才是老子小三呢!”

  说完众人看着我俩在闹腾,都哈哈大笑起来。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便活跃了起来。有说有笑的。

  后来兴哥对着就让他们先回去,说他照顾我就好了。

  胖子和少秋给我打个招呼就先走了,走的时候兴哥还很留意了一下少秋,我想他对少秋的神秘身份有着莫大的兴趣吧。

  后来屋里就只剩下我和兴哥了,兴哥点了一根,把整包黄鹤楼递给了我。

  我看了看临床沉默不语的那个毛老头,抽出了一根递了过去,说道:“哎,老头子,还你一根烟哈,别说我欠你了啊。”

  毛老头接过烟,对着烟吸了口气,说道:“恩……好烟”一点火就开始抽起来了。

  我俩也不理他了,这时候兴哥吐了一口烟,淡淡的说道:“小刚,你那个叫少秋的同学,我看你们玩的很好啊!”

  u酷!m匠w网》;唯√一"正:X版X4,其I他都是盗版K%

  兴哥说话就是很委婉,但是会让你一下子就明白那种。

  我也没做作,直接对着他说道:“兴哥,少秋这人我也是这学期才认识的,具体什么来历我也不知道,你知道上次我被打得事情不,就是他找人帮我摆平的。还有那个“夜壶”还是从他嘴里听说的。”

  兴哥听到“夜壶”俩字,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对我笑道:“没事儿,我也就随便问问。”

  后来兴哥从兜里掏出了500块钱递给我,说道:“这些钱你拿着”

  我很诧异,但是立马就把钱还了过去:“兴哥,我咋能要你钱,况且我现在也不缺钱啊。”我不缺钱是假话,其实我兜里现在就剩个几块钱,原本借小夕的钱,也被拉在了钢铁厂。

  兴哥很严肃的看着我,说道:“让你拿着就拿着,哪里那么多废话!!!”

  我看了看兴哥的眼神,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

  索性这时候兴哥把钱放在桌子上,然后给我打个招呼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