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压着我的那个青年说道:“豹哥,这俩人给压过来了”

  最√1新章:节上(酷zX匠网

  我心里一惊,原来他就是肖山豹!记得上次在绿树林的时候天黑没看清,这时候看着眼前的人,心里难免会有些吃惊和畏惧。

  肖山豹点了一根烟,对着那青年说道:“哪个是白少刚?”

  那青年指了指我说道:“杰仔儿给我说的就是这个货”

  我心想不好立马说道:“大哥,你们抓错人了,白少刚是个胖子,刚刚我们在一块呢,那小子看不对劲就先跑了,把我俩撂在那当替死鬼啊,哥,真的不是我啊”

  肖山豹疑惑的看着那个青年说道:“你确定是他?”

  那年轻人支支吾吾的说道:“豹哥,他们仨在一块呢,当时小杰就指了一下,我想着都抓回来呢,谁知道他仨后来跑了,就逮到他俩,那胖子估计不会是吧?”

  肖山豹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骂道:“老子让你逮个人都办不好,滚蛋”

  那青年被烟灰缸砸到头,捂着脑袋就出去了。

  这时候豹子就走了过来,对着我俩说道:“老子不管你是谁,逮着了,算你俩点背”

  接着笑道:“知道啥叫冰火两重天不?”

  少秋从进来后就没说话,我也很纳闷,但是不敢说,怕说错了这货又整我。

  豹子对着牌桌上的俩人使了个眼色,他俩就压着我和少秋出去了,到了外面,走了没多远就是一个大水池子。

  那个高个子对我俩说道:“把衣服脱了吧,要不一会冻死你俩个求”

  这时候身上绑着绳子,我就说道:“那把绳子解开啊,要不咋脱”

  我本来想着他一把绳子解开我就跑,可是另外那个人直接上来对着我就是一脚,我没反应过来呢就一下跌到了水池里,冷水冻得我一激灵。水不深,但是身上绑着绳子呢,喝了好几口凉水,冰的渣牙,呛到腓里难受的要死,少秋也被踹了下来,这小子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喝几口水才站起来,才发现这池子水也不是太深,也就到小腿肚那吧。

  外面冷风吹着,水浸着,我俩冻得浑身乱擞。那高个子看差不多了,就跳下来把我俩拉了上去。

  回到屋里的时候那肖山豹看着我俩冻得跟茄子似得,嘴咧着笑个不停,我心里骂了他祖宗十八代,想着哪天叫老子出去,不干死你个球老子不姓白!!!

  后来肖山豹问我俩这“冰”体验过了,这火还想试试不?

  我俩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他过来拍着我俩的头哈哈大笑。

  然后给我俩解了绳子,让我俩围着墙角的火炉烤一会,说再不烤一会准冻死!

  我俩当时真是冷的不行,身上的衣服也浸湿了,索性把衣服一脱,穿着个内裤就围着火炉烤。他们就继续在那里打牌。

  过了一会,肖山豹就拿着一个手机走了过来,对着我俩说道:“知道我为啥抓你俩不?”

  少秋还是没说话,我纳闷的问道:“哥,你不是要逮白少刚吗?”

  豹子这时候一拍脑门说道:“对,是逮他,那小子把我弟弟打的都住医院了,操!”

  我寻思着这红毛宗盛是少秋找你给干进医院的,肯定是小杰,故意找我的茬,毕竟他最恨的也就是我,让我当个替罪羊。呵呵,真是心机重重啊。

  豹子递过来一个手机说道:“你俩不是认识那个球货嘛,给你们两条路,第一给老子打电话把他叫过来,你俩走!第二给老子留下1万块钱,你俩滚”

  接着豹子又说道:“要是这两条都不行的话,那老子就让你们再体验体验冰火两重天的“火””

  我正在想着该怎么办呢,少秋一把拿过电话,问道豹子:“这里是哪里?我叫他过来总不能告诉他地址吧?”

  豹子想了想,说道:“高水乡钢铁厂”

  少秋拿着电话拨弄了一会直接打了过去“喂,我在高水乡的钢铁厂,被人家绑了,你过来一下”少秋打完电话不等回答,直接给挂了。

  我那个吃惊啊,暗想以胖子那性格他会过来?再说真正的白少刚在你面前,就算他过来了,那我不露馅了?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多虑的。

  这时候,豹子比我还吃惊呢,他张大着嘴巴问道:“这,这,他会过来?”

  少秋没理他,围着火炉烤着衣服,豹子嘟囔着:“一个小时候见不到他,你俩就好好享受下我的火煎的滋味吧,哼哼”说完就继续打牌了。

  大概过了没多久,外面就响起一阵骚动,豹子和几个人压着我和少秋要出去,我俩赶紧把烤好的保暖衣穿上,虽说还是有些冷,不过比刚才要强多了。穿完我们就出去了。

  “豹子,你jb个意思?”这声音这么熟悉,我眯着眼向黑暗中看去,对面二十多个人,个个手里拿着家伙,领头的赫然是兴哥!!!

  豹子这时候显然知道被骗了,脸色十分难看,对着兴哥说道:“白少刚呢?叫他出来!”

  兴哥这时候还没看到我,大声骂道:“你他妈绑了我弟弟还装蒜。”

  我连忙叫了一声兴哥,兴哥这时候看到了我,没理会我,倒是豹子,看了我一眼,也看出来我就是白少刚,一巴掌呼在我头上,他力气大的出奇,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上来就要打我,这时候兴哥就说道:“今天把我弟弟放了,这个事情还有的说。别自己找罪受”

  豹子脸色狰狞,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我脖子,对着兴哥喊道:“阿兴,你别找刺激!”

  这时候从兴哥后面钻出来一个肥胖的身影,对着我和少秋大声喊道:“少刚,少秋你俩没事吧?”

  我他妈真想骂他一顿,老子都这样了能没事吗?看了一眼少秋笑骂道:“你小子真行啊!连胖子这个怂炮都能叫来!还把我兴哥也叫来了”

  可是这时候少秋一脸迷茫,望着我说道:“我没叫他啊!”

  我还想再说点啥,可是豹子一把拉过我,对着兴哥说道:“这小子把我弟弟打进医院,你今天不拿出1万块钱来,你弟弟甭想带走”

  兴哥这时候彻底怒了,大声喊道:“今天这人,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语气不容丝毫忤逆!!!

  豹子看了看他这边才十几个人,心里不由一急,拿着刀对着我大腿一刀子就下去了才开始大腿猛地一下木了,大概过了俩三秒,我“啊!!”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那种痛没体会过的人是不会懂得,是痛到骨子里钻心的疼!让人生不如死!!!

  兴哥大声喊道:“行了!!!”我看的出来他很紧张,也很心疼。

  兴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说道:“豹子,我给,我给,一万我给你,你放了我弟弟”

  这时候的豹子眼都猩红,刀子扎在我腿上没拔出来,他手一松,我痛苦的捂着大腿,血液涌着流出来,我窝在了地上豹子对着兴哥说道:“快点,老子没那么多耐心等你了!”

  兴哥这时候说道“我来没拿那么多钱,我明天绝对找人给你送过去,你先放了我弟弟”

  豹子揪着我的头发,近乎疯狂的说道:“不行!”

  兴哥看到地上蜷缩的我,也大声骂道:“老子说给就一定给,你他妈放了我弟弟。操!”

  豹子咆哮着喊道“不行!”

  双方就这样互相僵持着,可是我腿上的血却一刻不停的在流,脑袋也昏昏沉沉的。少秋跑了过来用衣服把我腿绑着,然后抱住了我。

  “滴滴滴滴……”就在这时候,黑夜中突然冲出一辆漆黑色的轿车,它直直的冲向人群,在双方的中间来了一个180度飘逸,顷刻刹住了车!!!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

  车上缓缓走出一个中年人,一身西服,他下来点了一根烟,如同君临城下一般!

  他淡淡的说道:“是谁?这么晚了还不让我睡觉”

  “爸”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诧异的看着他,少秋,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开着宝马的男人就是他的父亲!

  豹子从我腿上一下拔出了匕首,疼的我差点晕过去,他拿着沾满血液的匕首的指着中年人,说道:“你是谁!找死啊?”

  那中年人轻蔑的看了一眼豹子,说道:“你就是跟着益丰的豹子吧?”

  豹子这时候也楞住了,(事后我才听兴哥说益丰就是城南十三街的老大,是真正的黑帮!而豹子就是跟着他混的)

  那中年人也不理他,拿出手机拨弄了一串号码,开着扩音递给了豹子每一会儿,电话就通了“喂,丁哥啊”

  “喂,喂”豹子颤巍巍的说道。

  “喂,你是?”

  “丰哥,我,我是豹子啊”

  “豹子,你他妈是不是找死啊!连丁哥的儿子也敢绑?快把人给我放了,改日跟我去丁哥家道个歉!听到没有”

  豹子这时候突然把电话挂了,阴着脸看着少秋他爸说道:“今天老子不管是谁,不给我拿出个1万块,甭想放人”说着举了举手里的匕首!

  他这时候已经近乎疯狂,当时我们都很纳闷,这豹子为了一万块钱,差点把命给搭进去,这值吗?显然不值!

  后来兴哥告诉我,他绑架我们,明的是为他弟弟报仇,其实他那个弟弟只不过是他胡乱认的,真正的目的还是要钱,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宁可让他冒着犯法甚至丢命的风险也要这一万块钱,答案很简单,是他的妈妈,那段时间他妈得了乳腺癌,家里四处借钱,豹子把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都借了个遍,结果还差个一万块钱,这时候那红毛就拖小杰找到了豹子,这才有了我和少秋被绑到钢铁厂的故事。所以才有了他近乎疯狂的做法。

  不过下一刻,少秋的爸爸只做了两个动作,他就立马软了。

  经过是这样的:豹子当时举着刀看着中年人,而中年人则是不慌不忙的从西服里掏出了一样东西狠着眼神对豹子说道:“想死吗?孩子”

  对!他拿出了一支手枪!一支漆黑的77式手枪!!!

  豹子嘴唇动了一动,还想说什么“嘭”的一声,震耳欲聋!子弹直接飞过他的耳边,镶进了后面的水泥墙面上。

  中年人看着豹子,一个字一个字说道:“这是警告!”

  说完豹子立马就瘫在了,抱着脑袋开始痛哭。

  胖子和兴哥跑过来一把抱着我,少秋则是看了我一眼,跟着他爸上车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