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学去,吃早餐掏钱的时候才发现口袋里那张纸条,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把号码存到了手机里,名字叫雪姐。

  到学校后继续睡觉,后来下课的时候和小夕玩了一会,就去找少秋和小胖玩,我们仨个在胖子们教室玩斗地主,快上课的时候我就和他俩说晚上请他俩吃一顿火锅,胖子说了个随意,少秋没说话,笑骂道算我小子识相。说完我俩都笑了。兄弟之间兄弟的不愉快瞬间烟消云散。

  I酷T匠S网。D首发;T

  等到回到教室的时候我才想起上次小杰给的钱早就花的没多少了,本来想起找胖子借的,但想了想又算了,自己请别人吃饭还要问人家要钱太不合适了。想着去找兴哥吧,太远了,也不太想问他借钱,毕竟我欠兴哥的已经不少了,不想再给他舔麻烦。

  这时候小夕跑了过来,看着坐在位子上凝想的我,摸着我的额头说道:“少刚,你怎么了?不是发烧了吧?”

  我一把拉开她的手说道:“去你的,别咒我哈”

  小夕这时候就不乐意了,嘟囔着:“哼,好心当做驴肝肺”说完扭头就要走。

  我一看不对,一下把她拉倒我怀里,说道:“哎哎,我的小夕夕,我错了还不行吗?算我错了呗”

  小夕这时候突然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的学生,脸红的骂着我:“少刚,还有人呢!”气的她直跺脚。

  我说道:“有人咋的啦?”说完抱住她,嘴唇就印了上去。

  她吃惊的看着我,想要摆脱我,我这时候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雪姐把舌头伸进我嘴里的情景,也就把舌头伸进小夕的嘴里,她立马站了起来,脸红扑扑的。理也不理我就走了。

  我笑看着她,看来小夕还真是内向加害羞啊!

  后来中午放学的时候我送小夕回家,在路上才想起晚上请他俩吃饭钱不够,扭扭捏捏的,我是想问小夕借钱,可是总觉得这样太,太那个了,张不开嘴。

  小夕看我不对劲,就问我,我也说没事。

  这时她就不走了,指着我说道:“少刚,你要不给我说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我才说说道:“那个,小夕,晚上我要请胖子和少秋他们去吃饭,毕竟上次的事情人家帮了我”

  我女朋友是多聪明的人,她捂着嘴笑了笑,骂着我说:“你还跟我玩这套儿,诺,拿去吧。”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

  我没接,想着不太好意思,小夕就一下塞我口袋里了。

  下午上课我也直接睡了一下午,等到晚上的时候就和少秋和胖子他们一起去了,这次没有叫小夕,不知道为什么预感不能叫她,总觉得不应该叫她。

  事实证明,我这次没有叫她,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因为过不了多久,一场更大的浩劫,正在悄无声息的向我涌来!!!

  后来放学后我就和少秋胖子他俩背着书包沿着大道上走,我们准备去的是文化宫附近的火锅店,路不远,也不近,我们在路上抽着烟打屁聊天。那时候冬天天黑的早,当时路上的路灯都开了,走在路边人也不多……

  少秋这人有一点,是我和胖子都最敬佩的,就是这小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非常细心,非常警惕的。当时前面不远的地方站在一群人,我是也看到了,但是没怎么在意。

  少秋就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脸色非常难看,对着我俩说道:“少刚,胖子别走了”

  胖子这货就是个大粗人,问道:“咋的啦,你大姨夫来了??”

  我这时候也觉得不太对劲,就问道:“咋了?”

  少秋话不多说直接喊道:“跑”我和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少秋就已经扭头跑了,我一看他扭头跑,也就跟着他往回跑,胖子就别提了,这小子哪次不是打架比我跑的还快,他就属于那种自己人打得过了,他打的比谁还兴!要是自己这边看着不行,他一跑一个准!!!

  我还扭头看了一眼后面,那群人果然追了上来。我们仨就跑的更兴了,生怕被逮住。

  后来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们仨才停了下来,真是有惊无险,要是刚才被逮住,那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

  胖子这时候就去小卖部买水喝,我和少秋坐在路边,我点着一根烟,递给了少秋,这小子竟然也吸了起来,我看他吸烟的方式,那一看就是吸烟的老手,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俩。

  我俩正在想着到底是谁想干我们呢,突然路边一辆面包车在我俩前面刹住,那雷霆之间下来几个青年人,我反应都没反应过来,一个黑色的麻袋就套在了头上,几个人抬着我往后备箱一扔,震得我脑袋发蒙。

  我这时候也不害怕,经过上次的事情脑袋就像缺根筋似得,对着麻袋对外面骂道:“我x你妈,那个王八羔子,你日你大爷,老子也绑,老子出去非干死你们,x你妈”边说边用脚乱踹。

  “你爹,你踹在我了!!!操”

  我一听这不是少秋的声音嘛,敢情这小子也让绑票了?

  我这时候虽然眼前一片黑漆漆的,但是却笑了,想着被绑架有个伴也不是太吃亏啊哈哈,就对着外面说:“少秋?咋的你他妈也被绑了??”

  少秋也不说话,就在那里扣着手机,我想着对啊,虽然被绑了,但是手机还是可以用的,就立马往兜里掏手机,可是掏了半天却手机却一点踪影都没有!关键时候掉链子,这他妈不是坑人!!!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也不是很害怕,就是有点瞌睡,在袋子里腰都伸不开,非常难受。

  少秋这时候就说了一句话,使我立马精神起来了。

  隔着麻袋少秋说道:“少刚,点根烟呗!”

  我骂道:“你娃子现在还有闲心吸烟啊?操老子难受都难受死了”说完我就立马觉得不对,脑袋一想,立马就明白了。

  也不喝他废话,摸了摸困住我的麻袋,是布的!我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就点,一点还真烧出个洞来,我就继续烧着,不过烧到自己的棉袄,差点把我给点着了。

  烧了一个大洞,把麻袋一扯,扭了扭脖子,浑身都感觉轻松了,然后后来也把少秋的袋子也点了,我俩坐在后备箱里。摆弄着后备箱的开关,弄了半天也没弄开,我气了,照着那车就踹,嘭嘭嘭的响,没把门踹开,倒是引来了后座的几声叫骂,让我们老实点怎么的。

  大概在车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备箱就打开了,一个手电筒照到我脸上,刺得我眼都睁不开,那几个人也没多说话,拿着绳子就把我和少秋绑了起来,我看了看四周,乌七八黑的,都不知道在哪里。这小子我有点绝望了,心想这在里被埋了都找不到!

  两车七八个人压着我和少秋就往前走,地上全是石头子路,脚走着十分不爽,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狗吃屎。前面那人拿着手电筒往前照,我这时候才发先这他妈都出城了吧?眼前赫然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到了里面到一个屋子里。几个人在屋里打牌,有个身材很壮的人斜着眼看着我们,他脸色有块刀疤,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刀疤男看着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