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天,南市的雪,下了一夜……

  离圣诞节还有一星期,那个星期天我和少秋小胖他们打完篮球,约好了一起去吃烧烤,少秋本不想去,我问他一句是不是兄弟,他也不说话,算是默认了。然后我带上小夕,四个人就轰轰烈烈的想着街角的烧烤摊子走去……

  经过几个月的磨练,在学校各路人请的无数酒场上,我的酒量已经和胖子相差无几,只是这小子仗着自己肚子大,硬是要喝啤酒,我俩谁也不服谁,一箱子啤酒转眼只剩下三瓶,小夕一直在旁边劝我不要多喝,我就把就递给旁边的少秋,少秋正在玩弄着手机,斜着眼看了我一眼,话也不说,直接把酒喝完了。

  我那个吃惊啊,以往的少秋从来都是不喝酒不吸烟的三好青年,以前无数次的我和胖子给他端酒碰杯什么的,他向来看都不看一眼,今天竟然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喝完了。

  我诧异的问道:“呀喝,少秋啊少秋,你丫的不是不喝酒吗?”

  少秋抬起头对着我微微一笑,说道:“因为我们是兄弟!!!”

  说完拿起一瓶酒咕嘟咕嘟一口气给喝完了!!!

  胖子这时候不乐意,摸了摸屁股拿起一瓶酒递给少秋说道:“啊呀我操,秋哥你不喝了这瓶就不把我当兄弟了”

  少秋看了看胖子,嘴角一丝邪笑,拉开胖子厚厚的裤子,拿起啤酒对着里面一倒,瞬间啤酒喷涌着倒进了胖子裤裆里……

  胖子立马跳了起来,边跳边喊着:“哎呦我操,我操,少秋我日你大爷啊,你想冻死爹啊”

  大冷天的,外面还下着蒙蒙细雪,胖子也不管形象了,鞋子一甩,把裤子一脱,跑到空调边上扭起了屁股。

  我和少秋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小夕捂着脸爬到我怀里。

  到后来我和胖子喝的晕头转向,小夕搀着我,少秋搀着胖子,晃悠着踩着雪咯吱咯吱的走在冰冷的大马路上,一路上谈天说地,笑哈哈的也不知寒冷。

  少秋突然严肃的对我说道:“少刚!你看后面”

  我酒意正酣,骂道:“看个鸟蛋看,难道有鬼啊?”

  同时我扭着头撒向后方……

  这一看,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远处的人行道上,五六个少年紧紧的跟在我们后面,手里拿着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楚。

  我眯着眼睛细细一看,心里顿时一凉,这几个人个个手持钢管,来势汹汹的向我们走了。

  胖子也酒醒了了大半,自己攥着拳头也不让少秋扶了。

  我和少秋暗暗对视一眼,接着我暗道:“跑”拉着小夕的手就往前拼命的跑我不怕那群少年,也不怕自己挨打,我怕就怕小夕有事!她的安危,时刻揪着我的心!

  我和小夕跑了大概一百米,看到前面比我还跑的快的胖子,暗暗笑道。这胖子真他妈是个活宝啊。刚才装的和真的喝醉一样,现在跑起来比我还快!

  我心里突然一惊,暗叫不好,扭头看去,果然!

  少秋他不但没有跑,反而冲向那群手持钢管的少年,雷雨之间双方已经打了起来。

  我顿时停了下来,小夕诧异的看着我。

  我对着她的唇深深的吻了一下,说道:“小夕,你先走,回家了给我打个电话。”说完挣脱了小夕紧拽着我的手,疯狂的跑向被包围的少秋,留下了愣在那里的小夕……

  当我跑到那里时,少秋手中不知从来变出一把匕首,对着那五个手持钢管的少年比划着,时间刻不容缓,少秋随时都有挨闷棍子的可能,我抄起路边的一辆自行车,二话不说对着俩少年就砸去,那一帮人愣在那里,没想到又冒出了个我,少秋趁着这个空档,身子一闪,跑到了我身边,对方的少年反应过来后,立马一个个恶狠狠的走了过来,我把少秋往后一推,也不管对方手里的钢管了,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啊!我的脑袋”我还没冲过去,一根钢管就飞了过来,正中我脑门,我顿时疼的抱住脑袋,蹲在了地上,这也是我犯的一个大错!

  另外四个少年看我蹲着,一起围了过来,一根根钢管接连而上的砸在我身上,身上如同被野兽撕咬一般疼痛。

  突然,一块砖头飞了过来,正中打我的那个少年,那小子吃痛,向后退去,紧接着一块接着一块砖头接连砸向那群人,一群人连忙闪躲,有一块险些砸中我,不过他们倒也退了回去我抬头一看那个一口气抛出五六块砖的胖子,那一刻,我觉得他无比的威武和雄壮!

  胖子抹了一把脸色的汗,咧着嘴笑道:“打架,咋能忘了俺郭福福捏?”

  少秋和胖子扶着我起来,我摸了摸头,手上湿湿的一片,沾满了粘稠的黑血儿。

  胖子从地上捡起钢管递给了我,我们三人警惕的望着对面的五个少年。

  那群少年也没有再过来,其中一个从兜里拿出手机,开始拨弄。

  我们三个正纳闷呢,突然对方站出来一个人,对着我们喊道:“谁叫白少刚?”

  我大声喊道:“你爹我在这,他妈玩阴的,有本事和老子单挑,你个怂炮。”

  那个少年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骂道:“刚子蛋儿,知道老子为啥打你不?”

  我笑道:“孙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找刺”

  就这样我们互相骂咧着,却是谁也没敢上前一步。

  就这时候,远方突然出现了两辆白色面包车,两车车门同时拉开,从里面迅速跳下十几个少年,全部手持砍刀,冲我们而来。

  我暗叫不好,原来刚才那几个砸碎是故意拖延时间等援兵呢。

  我们三个那是撒丫子就跑啊,谁都知道那砍刀砍在身上是什么滋味,后面的人紧追不舍,快到马路口的时候,少秋大声喊道:“都分开跑!”说完自己便顺着马路拐向了右边,胖子在我左边,就顺势向左边的马路跑去,我一看就只有前面的了,也不管红灯,甩开胳膊拼了老命的跑,边跑边回头看,这一看可不得了,那十几个人没有追少秋,也没有追胖子,他妈的一窝蜂的冲向我来了?

  我他妈的和你们多大仇啊?

  后面的嘶喊骂咧声越来越近,我腿上越来越软,随时有可能摔倒,我嘴角一丝苦笑,看来我今天是载这里了。

  “少秋”不知是谁喊了我一声我抬头望去,不远处的路口,一辆豹纹摩托车正飞快的像我驶来,开摩托的带着头盔,而后面坐着的,正是小夕!

  我心里一阵惊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豹纹摩托在我身边来了个急刹车,头盔男说道:“上车”

  T¤酷R匠sU网首^{发$z

  我早已没了力气,一头栽在小夕怀里,坐了上去。

  摩托车发出嗡嗡的声音,对着冲来的十几个少年一飘逸,转个弯嗖的一声扬长而去。

  留下了气急败坏的一群人……

  坐在摩托车上,若不是小夕紧紧的抱着我,恐怕虚弱的我真会一头载下去。

  看着骑着摩托飞奔的头盔男,我纳闷的问道:"兴哥?”

  那头盔男带着头盔骑的飞快,并没有回答我。

  倒是小夕抱着我的背,说道少刚:“我看你们几个都跑过去,就知道你会被打。急的我都快哭出来了。”

  小夕又摸了摸我额头上已经凝结的伤口,接着说道:“刚刚你喝晕了,手机在我兜里,我想起你以前给我提的那个兴哥,就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兴哥的手机号码,就打了过去。”

  我看了看前面的头盔男,怎么看也不想我所熟悉的兴哥。

  正纳闷呢,头盔男一个急刹车,停在了长江医院的门口,我此时张嘴就要问,那头盔男摘下头盔,赫然是青哥,

  青哥甩了甩头发对我说道:“走吧,上去看看你兴哥。”

  我心里突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难道兴哥……

  我急忙问道:“青哥,怎么回事,兴哥怎么了”

  青哥没在理我,径直走向了医院,我拉着小夕跟了上去,到走在路上心理忐忑不安,“兴哥会不会死啊?”

  “兴哥会不会瘫痪啊?”

  这样的念头一直在我心里徘徊,弄得我心神不定。

  等到我见到兴哥的时候,兴哥咧着嘴对我一笑说道:“来了啊”说完继续啃着手中的苹果,当然我真的是有够无语的,不过纠紧的心也松开了。我跑了过去,哭笑不得的说道:“兴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兴哥一把拍在我头上,骂骂咧咧的说我诅咒他什么的。

  小夕站在我身后,尴尬的有点无所适从。

  兴哥看了一眼笑道:“呦!这就是弟妹啊。”小夕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上,低着头,手紧紧的拉着我说了声“恩”兴哥突然严肃的说道:“弟妹啊,我弟弟可是个纯洁的男人,你可要好好对他啊,你要是欺负他,我可跟你没完哦”

  说完青哥和兴哥就哈哈大笑,我也发觉他们这是逗小夕呢,谁知小夕竟浑然不知,脸更是红扑扑的,哼咛着“恩”了一声。

  聊了一个多小时,我大概知道了经过,原来前两天兴哥哥和肖山豹开火了,兴哥一不留神就被暗算了,直接被打的瘫在了地上,等到青哥和小樊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晕了过去,刚刚兴哥接到小夕的电话,立马就催青哥去救我们,我疑惑着为什么小樊哥没去呢,门突然一把被撞开,几个满脸是血的年轻人低着头走了进来,领头的正是小樊!!!

  小樊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说道:“阿兴,被阴了。兄弟们都回去了。”

  兴哥脸色异常平静,摸了摸床头,点了一根烟,凝视着窗外,说道:“豹子这个人,我倒是小看他了。”后来我看屋子里气氛静的可怕,知道再待下去已经不合适了,打了一个招呼,就拉着小夕走了,走出去的时候我眼前霍然一明:难怪有人敢暗算我!

  难怪今天小樊哥没有带人来救我。!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我一面之缘的人:肖山豹!!!

  在外面我一看手机,已经十一点了,连忙打了一个的士,把小夕送回了家。

  刚把小夕送回家,手机就响了,我一看是少球的连忙接了。

  “喂,少刚,你没事吧?在哪里啊,我们去找你。”

  “恩,没事没事放心吧。对了,胖子和你在一块吗?”

  “在,在,我们俩在无名网吧,”

  “好,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我打了个的士,匆匆赶到了网吧……

  在网吧,我问少秋哪里来的匕首,他把裤腿一拉,露出来缠在腿上的绷带,在上边紧紧的插着一根匕首,暗笑道:“从初一开始,就一直带在。”

  我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样的人啊!竟拥有这样的心机和毅力!!!看了一眼少秋,对他倒是刮目相看!!!

  胖子满脸的不屑,说道:“你们俩傻比,公路边施工的地儿砖头多了去了,都不知道顺手捡儿。”

  少秋则是没理他,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在学校也没得罪过谁,到底是谁呢?”

  胖子一拍大腿,说道:“哎呦我操,你俩记得上次在篮球场上打的那个红毛不?我估计十有八九就是他。”

  说完胖子就问我:“少刚,你没得罪谁吧?”

  我点上烟,慢慢的抽着:“我在想,明天该怎么办。”

  他俩诧异的望着我,丝毫不明白。

  我继续说道:“三中看着我很风光,其实真正的校霸还是小杰,三中多半的人都听他的,红毛暗算咱们,他会不知道?还有,我兴哥前两天也被人暗算了,住了院,想来这都是一个人的策划。”

  “谁?”他俩同时问道我厉声说道:“肖山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