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手机之后,小樊哥和青哥就先走了,我和兴哥慢慢在江边逛,江边风呼呼的吹着,树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往下落,我和兴哥回忆着小时候偷栗子,掏鸟蛋,还有就是在厕所里放鞭炮的儿时回忆,两个人不觉都哈哈大笑,时光匆匆,而今我和兴哥都大了,儿时的欢乐却依旧,虽然他小时候总是欺负我,但是有谁会记恨呢?

  到技校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路两边站了一大堆混混,起码有七八十个。樊哥和青哥站在前面,看见我和兴哥来了,急匆匆的跑过来樊哥递给了兴哥一根黄鹤楼,表情凝重的说:“咱学校八十个兄弟都叫齐了,师范的耗子说在加油站那等着咱”

  兴哥点上烟,看着校门口的一大堆人皱着眉头说道:“肖山豹那边呢?”

  v+更新6_最*!快'上O酷匠{◎网;

  青哥说道:“听说在黑窑领了100多个人要和咱干呢”

  兴哥竟然大笑,说道:“对,这是豹子的作风嘛”

  转身对着我说道:“小刚啊,你先去网吧玩会儿,一会我回来了咱几个喝酒去”

  我一听这话,原来兴哥今晚是准备干群架,领队去了。

  心里有点不乐意,从小到大别说群架,我连打架都不超过三次,想去看看吧兴哥又不让我去,默默的低下了头。

  小樊哥像是看破我的心思似得,凑到我脸前面贼笑道:“嘻嘻,小刚想去长长胆?”

  我抬起头,眼一亮“不行!那么多人伤着他怎么办?小樊你别胡闹”兴哥急忙说道,同时瞪了瞪小樊。

  我鼓足勇气,对着兴哥说道:“刚哥,让我去吧,我,不想再被人欺负!!!”

  兴哥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你……”

  旁边默不作声的青哥突然冒出一句:“连干架都不会,那他以后会干啥?”

  兴哥看了一眼我坚毅的眼神,叹着气说道:“那好吧,一会你跟在我后面,见不对劲就跑,知道不?”

  我狠狠得点了点头。

  兴哥接着又对樊哥说道:“你带上俩兄弟,去绿树林看看豹子他们到没”

  “小青,你带着60兄弟去桥下,等着我的信儿”

  青哥急忙说道:“阿兴,你就带二十个兄弟,万一那狗日的……”

  兴哥摆摆手说道:“你不懂,这次人不能多”

  很多年后,当我回首过往,才发现,兴哥之所以能够混的那么大,就是因为他足够睿智,足够有胆识!

  当他还在技校的时候,就展现出来他惊人的策略和领导能力,这样的人,他焉能不成大才?

  在去江边的路上兴哥告诉我,这次是要和一高的肖山豹干架,具体原因他没说,干架的地方就是江边的绿树林。

  兴哥带着我还有他技校二十多个兄弟就轰轰烈烈的出发了,加油站距离技校没多远,我们到了加油站和那个名叫耗子的人回合,而小樊哥也在。

  我原以为耗子起码会带上50个人,我们或许还能和肖山豹有的一比,可是那个名叫耗子的人竟然只带了十个人!这里面还是加上了耗子和小樊哥啊这让我大吃一惊,我暗地里问兴哥我们会被会被打,兴哥则是微微一笑,不再做声。

  兴哥和那个名叫耗子的人商量了一下,然后我们就朝着河边的绿树林跑去,而耗子小樊他们十个人则是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看的我一肚子气,这他妈是打架??

  快到绿树林的时候,兴哥就朝着不远处的桥下看了过去,那下面:可是藏了兴哥六十多个兄弟啊,一旦这里不对,那六十个弟兄只需要不到一分钟就能跑过来支援。

  兴哥指着河提边的绿树林说道:“兄弟们,把家伙都扔了,一会过去,都不准说话,我不让你们打架,到时候我喊个'跑'你们有多远给老子跑多远,到凌晨再联系”

  我惊讶的看着兴哥,心中说不出的疑问。

  兴哥说了一声“走”一群人就跟着进了树林里,不远处的树林里三五成群的少年在里面抽着烟嬉闹骂咧,黄昏的霞光照进树林,那群少年看见我们过来,立马就聚集在一起,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我略微一看,一大片的人聚在一起,这,这起码有150个人啊!!!

  黑暗中走出了一个结实的身影,他左手拿着一把钢管,右手夹着一根烟,嘲笑似得看着我们……

  兴哥一下子走了过去,笑呵呵的说道:“豹子哥,别来无恙啊哈哈”

  我暗暗一惊,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城南一高肖山豹!!!

  肖山豹大声喊道:“呦呵,阿兴啊,你就带这蛋点人和老子拼啊?”

  兴哥不慌不忙的从兜里掏出一盒黄鹤楼,递了一根说道:“豹子哥,我想来想去江边那块夜市摊我也是争不过你,今天来就是来和你谈和的”

  肖山豹没接烟,冷哼一声:“识相”

  就这样,兴哥和肖山豹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双方的人都有点懈怠了。

  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兴哥大喊一声:“豹子你个王八蛋别得寸进尺啊!!”

  那边的豹子一听,立马拿起刚刚仍在地上的钢管,说道:“咋的啦,你个怂货也配和我谈条件?”

  兴哥满脸通红的看着他,一转身,走到了我们这里,在兴哥和我擦肩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他一脸的阴笑,狰狞而可怕!

  “啪,啪,啪”兴哥拍了三巴掌,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边处突然窜出了八九个手持砍刀的人,直直的冲着肖山豹的人杀去,我眯着眼睛一看,那不正是耗子小樊哥他们嘛,对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倒在地,一大群人瞬间失了分寸,左右逃窜。

  “妈的!跑个球,他们十个人,干死他”豹子说着就拿着钢管朝一个拿砍刀的砸去……

  就是这个时候,兴哥突然大喊一声:“兄弟们,跑!!!”说着就拉着我的手往桥下面跑,自己的人看着兴哥跑了,也都跟着跑,豹子他们好歹也有一百多人啊!一看我们四处逃窜,也不怕了,一百多号人抄着家伙就跟了上来,“跑你爹啊跑”

  “陈昊兴你个龟儿子,有本事站住!!”

  “技校的孙子们,给爹站住”

  后面嘶骂声不断,我扭头一看,二十多号人还有耗子小樊他们都紧紧的跟在我们后面,一起跑向桥底下……

  因为那下面,可是有着我们六十多个蓄力待发的兄弟啊!!

  “小青,抄家伙!开干!”兴哥大声的对着桥下咆哮。

  “兄弟们,干”随着青哥一声令下,原本悄无动静的桥下面突然窜出来一大群人,我们迎面跑了过去,躲在了他们身后,而那六十个兄弟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根钢管,如同潮水般涌向对面……

  对面肖山豹领来的150多个人此生就剩下不到八十个,此时一看桥下数不清的人,也不打了,扔了家伙就跑。

  “啊!啊啊!”

  “快跑啊”

  尖叫此起彼伏,滔滔不绝于耳……那个秋天的江边,我参与了此生的第一场群架,虽然以后的岁月我干过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群架,可是却没有一次有兴哥拉着我手跑的那种心灵上的澎湃和激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